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全城封锁
    张昂在伦土城的大道上疯狂的奔跑,一身轻功发挥到了极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灵巧的躲开路上的行人,朝着伦土城的南门疯狂的飞奔而去。

    但四周的行人仿佛没有看到他一样,对张昂的亡命狂奔视而不见。

    张昂大口的喘着粗气,肺部火辣辣的疼,两条腿就像灌了铅一样,但他还是疯狂的奔跑,不停的奔跑。

    因为在他身后不远处,一个黑袍的牧师也在施展轻功发力狂奔,丝毫不顾及周围行人诧异的目光,他的目的地十分明确,同样是伦土城南门。

    城门越来越近,两人的距离也越来越近,还是黑袍牧师技高一筹,他一下就越过了张昂,跑到了前面。

    距离城门还有百米,黑袍牧师就开始疯狂的高喊“关城门!快关城门!有人刺杀了马丁主教!快给我关城门!”

    听到了他的呼喊,在城门口驻防的城防军官不敢怠慢,一声令下,巨大的绞盘被推动,沉重的城门开始缓缓合上。

    张昂并不停步,他猛地鼓足了全身力气,如同一支利箭,向着城门直扑而去。

    千钧一发之际,他一个侧身,从门缝一下子钻了出来。

    “砰!”一声沉闷的巨响,巨大的城门在他身后彻底合拢。

    张昂惊出了一身冷汗,但他不敢停步,还是继续奔跑起来,他跑过人声鼎沸的码头,跑过礁石嶙峋的海滩,一头扎入了海里。

    这时,“啵”的一声,他头顶一直悬浮着的一个白色五角星应声而碎,他的身形也在海水中慢慢显现了出来。

    “隐身星30分钟版”可使人隐形,持续30分钟。

    张昂脱掉身上的衣物,从岸边找了几块大小刚好的石头,摘下脸上的人皮面具,拿出已经射空的“暴雨梨花针”盒子,用衣物把面具,盒子和石头一起包裹了起来,再用腰绳捆紧,做成个小包裹。

    “人皮面具普通版”这是一张普通的人皮面具,相貌已固定,是最简单易用的易容产品。

    他又游了很远,才将这个包裹沉到了海里,彻底毁灭了证据。

    张昂游回岸边,从一个石头下面拿出另一个包裹,里面是他平时穿的练功服。

    张昂擦干净身子,穿戴好衣服,稍稍休息了一会,就向着城门走去。

    不多一会,城门口就堆积了好些大大小小的货车,一群群的搬运工和大小海商都堵在城门口进退不得,一时间沸反盈天。

    “这城门怎么关上了啊,这才中午啊。”

    “我这些都是刚捞上来的鱼,可耐不住放啊,军爷行行好,让我们进去吧。”

    “你们听好了,我这可是史迪威子爵家的货,可不能耽搁,快开开城门让我进去。”

    “不会是城里出什么大事了把,这大白天的封城门。”

    “唉,不知道要封多久,我正要赶回去吃饭呢。”

    “我也是,大伙都饿着肚子呢。”

    但城墙上的城防军不为所动,只是来回巡视,既不解释,也不开门。

    不多时,高大的城墙上冒出来一位穿着黑袍白边袍子的中年牧师,那是教堂的3位持事长老之一,专门负责教授信徒和收养孤儿的武艺,在伦土城很有威望。

    只见他运起内力,就是一声怒吼“肃静!”瞬间就把城楼下的吵闹压了下来。

    他一脸怒容,声音悲痛而愤怒“就在刚才,一个十恶不赦的刺客在教堂里,在神圣的圣祷大会上,刺杀了我们尊敬的马丁主教。他现在还在城内流窜。我们教廷,和所有正义的贵族,城防军战士一起,正在对这个恶徒进行抓捕。我们已取得了伯爵大人的支持,我现在宣布,现在整个伦土城开始戒严,全城封锁!不许出,也不许进!”

    城下哗然一片,却没人出声反对。大家只是抱怨了几句,臭骂着那个行刺的刺客,三三两两的,都散开了,只有少部分人执拗的坐在城门口等。

    张昂也回到海滩,怀着激动的心情,练起碧波神功起来。

    他并不多害怕,毕竟,哪里还有比案发时不在城内更好的不在场证明呢。

    大教堂内,马丁主教的遗体被摆放到了大厅前面的讲台上,一位老年执事正在检查伤口。

    他正是张昂的老熟人,教堂内掌管武功典籍的那位执事长老。

    他掌管各类武功典籍多年,是目前教堂中武道修养最高的人。

    他细心脱掉马丁主教华丽的白袍,贴身的丝帛内衣,露出那仿佛**糜烂般的可怖伤口来。

    巨大的伤口布满了马丁主教整个胸口和腹部,细密如同牛毛的无数钢针深深的扎进了马丁主教的身躯。

    “数量极多,形状及其细打击面积极大”老年执事喃喃自语。

    他伸出手去,一使劲,从马丁主教胸口拔了一根出来,仔仔细细的观察起来。

    “威力极大,速度极快,一击击破护体罡气,深可入骨”老年执事再次自言自语。

    他又拿出了一卷卷尺,开始丈量伤口大小。

    稍稍思索了一会,他问道“当时主教大人站在哪里?”

    “是这里。”当即有人给他指出位置。

    “那那位恶徒呢?”

    “应该是这里。”有人回答。

    “应该?到底是哪里?”老执事语气十分严厉。

    “我确定,确实是那里,误差不会超过半尺!”那人连忙保证。

    听到了这样的回答,老执事的眉头紧紧皱到了一起,坐下来思索了很久,都没有说话。

    “执事大人,您看出什么来了么?”一个黑袍牧师忍不住开口问道。

    老执事抬起头来“小马丁,我知道,你很愤怒,很害怕,很惶惶不安,迫切的想要得到答案。但这次,我们的敌人很不一般,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强,这么快的攻击,主教大人甚至连一点点反抗,一点点躲闪都来不及,如果这恐怖的暗器是由他自身实力发出的,那么,这个人的实力一定及其强大,这小小的伦土城,未必有人能打败他。”

    “如果他使用的是一种机械呢,就像是达芬奇学派的那种袖弩。”黑袍牧师反驳道。

    “能动用这么强大的暗器机械,只能说明,他身后代表的势力,更加强大!”老执事冷冷的回道。

    “说到势力,整个大陆,谁有我督基武神教大,我们不行,可以去巴黎找大牧首!去圣城请审判者!”黑袍牧师语气里满是不甘。

    “但是,我看不出这暗器的来历,想不到是什么样的手法,什么样的机械,竟能发出这样可怕的暗器,这不同与我看到过的任何一门武功。而且,完成了这样一次众目睽睽的刺杀,刺客却能这般轻易逃走,你不觉得这里面有些蹊跷么。”老执事摇头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