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三十九章 一技傍身,吃喝不愁
    大搜捕开始了,一张张画像被发下,一队队教士,贵族,城防军,在大街小巷中如水一般流动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全城的大小势力,无论贵族平民,无论白的黑的都被动员了起来,为了搜寻“刺客“而努力。

    艾萨克子爵也拿着画像,带着一队手下在伦土城中不断的搜寻。

    他满腔怒火,手中的画像被他紧紧的抓在手里,看了一遍又一遍,上面画着的那个异族人,那个刺客,那个十恶不赦的罪人,已经被他深深的印刻在脑海里。

    一扇扇大门被他敲开,一家家旅店被他封锁,一个个生面孔被他盘问。

    随着时间的流逝,好的坏的消息也从四面八方向他传递过来。

    “马克牧师在城西发现了个被打昏的商人”

    “已经确认,刺客就是偷了他的祭礼车,才混进了教堂”

    “城南发现一伙可疑人员”

    “对方不肯表明身份,他们动手了”

    “马修男爵已经赶过去支援了”

    “经过辨认,被击毙的一伙人是附近的小海盗,曾打劫过我们城的商船”

    “那帮信仰真理的异教徒不肯让我们进去搜查”

    “普兰执事已经过去交涉了”

    “血镰旅馆的老板有个消息”

    “是个江洋大盗,已经被蒙哥马利执事击毙”

    “金牛大酒店已经搜查完毕,没有发现可疑人员”

    渐渐的,天色暗了下来,已经快到天黑了。

    无数的火把被点了起来,一个个队伍,变成了一条条火龙在街头巷尾中穿梭。

    城墙上也点起了一座座火盆,将整个城墙映得宛若白昼,一队队城防军被派上了城墙,不断的来回巡视。

    教堂准备了无数包子面包汤水,送到了各个不停搜寻的队员手上。

    火把灭了又点,每个区域都被一片又一片的扫过去,一遍又一遍的被询问,搜查,排除。

    又是一整晚过去了。

    又是一无所获。

    艾萨克子爵两眼布满了血丝,呆呆的坐在路牙上,茫然的四处张望,用已经喊哑了的嗓子,不停高呼着什么,像是失了魂一般。

    这一夜之间,他就仿佛老了十岁。

    这一夜之间,他就从一头暴怒的疯牛,变成了一只落水的老狗。

    艾萨克子爵从来不是个愚蠢的人,他清楚明白的知道,在这么偌大的一个城市里,去搜寻一个人,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但当整个城市的力量被使用,所有人众志成城,在仇恨和怒火的驱动下,每个人都发挥出了巨大的力量。

    没有人偷懒,没有人懈怠,每个人都专注而认真,所有有哪怕一丁点可疑的地方都被反反复复的的搜查。

    他又满怀希望,满怀信心,满怀动力。

    但是,除了几个盗匪,罪犯,海盗,小偷小摸,他们一无所获。

    明明是那么明显的一个人,明显的黄皮肤,明显的黑头发,明显的小个子,但却是那样的难以寻匿。

    这刺客仿佛是一个幽灵般,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

    搜查还在继续,只是队伍的流动没有一开始那么迅捷了。

    大家开始变得懒散了,每个人都知道,时间过去的越久,抓到刺客的希望也就越小。

    大教堂中,高瘦的普兰执事和中年的蒙哥马利执事也回来了。

    虽然并没有怎么动武,两人还是显得很是疲惫。

    三个执事长老聚在一起,全都满面愁容。

    先开口的,是老年执事“这样看来,这件事,靠我们是不行了,还是写信去巴黎吧。”

    “这件事会不会影响到那位大人的计划?我看,还是直接向圣城求援,这样的事情,还是交给审判所比较好。”高瘦执事建议。

    中年执事锤了下桌子,愤恨的开口道“这该死的刺客!偏偏在这时候。算了,我要亲自送信去圣城!”

    “好,那就简单写信给巴黎,告知经过就好。其他详细情况都直接送去圣城,交给审判所,让审判所来处理吧。”老年执事盖棺定论。

    “你说,这刺客会不会和前些日子来的那个火枪士有关?”高瘦执事说出了自己的疑虑“他好像正好赶在圣诞节前回去了。”

    “这我们不是调查过了么,他就是来追玛索家苏菲的,没有任务在身,我们这个小地方,还用不到火枪士出手吧。这之间应该没有关系,你不要多想。”老年执事道。

    “那城还封锁不封锁?”中年执事开口问道。

    “继续封,能关多久关多久,直觉告诉我,那个刺客很可能还在城里!”高瘦执事果断道。

    “那总不能老封着啊,这样我们教堂压力会很大,那些贵族,唉”老年执事叹了口气。

    “那再封三天,三天后许进不许出,等圣城来人再说。”高瘦执事表示妥协。

    “蒙哥马利,你今天就去圣城,直接到各个教堂换马,一刻不停,我们在这边先撑着。”老年执事道。

    “好!”中年执事答应道。

    城门一封,便害苦了整个码头。

    大批大批的货物堆积在码头上,将整个码头摆得满满当当。

    不断有没运出去的鱼死掉,发臭,被倾倒入海中,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腥臭气。

    大群的搬运工,水手,商人被滞留在码头上,一个个都气愤填膺,把那个“刺客”翻来覆去骂了一遍又一遍。

    张昂来到码头,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景象。

    至于为什么来码头,不继续海滩上练功,当然是因为天色晚了,肚子饿了。

    他一开始只顾着如何完成刺杀,如何躲避追捕,如何洗清嫌疑,却没想到要是被关在城门外该怎么办。

    他既没有准备食物,身上也没带钱。

    既来之,则安之,这城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开。

    所以,只好去码头,看看有什么认识的人,弄点东西吃,解决一下温饱问题。

    他来到码头的时候,已经傍晚了,大家都在准备吃食,有门路的能找到锅,就煮个海鲜汤,没门路的,就拿个树枝烤鱼吃。

    张昂看到那些原始粗糙的烹饪手法,不由有些手痒。

    “你们这样做海鲜,简直是暴敛天物!放着别动,让我来!”张昂大喊一声。

    他立即表面身份,走上前去,只是小试身手,就立刻轰动了整个码头。

    一道道美食流水一般出现在众人眼前,晃花了所有人的眼睛。

    没有求助熟人,也没有凭借贵族身份,张昂用自己出类拔萃的厨艺,换来了舒适的卧室,充足的食物,甚至还有商人派了仆人来服侍。

    张昂不由想起了以前老师常说的一句话一名出色的厨师,无论走到哪里,都有饭吃。

    哪怕是到了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