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一章 信仰的本质
    崎岖的山路上,一辆小巧的华丽马车在飞速的奔驰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山路很坎坷,马车的速度却很快,车身随着凹凸不平的路面不断上下起伏,想必坐在这马车里的人一定不好受,屁股必然会被颠得生疼。

    一个稍显瘦弱的褐发少年正坐在这辆马车里,他愁眉不展,一脸的苦相。

    他愁的不是这一路的颠簸,也不是发愁自己只是个厨师,不懂得如何造水泥铺路,也不懂得如何做减震弹簧。

    他愁的是自己刚刚死里逃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办。

    那是他对未来的担忧和害怕。

    好半天,他才懦懦出声“那个被杀死的是”

    但他的话被打断了。

    “被杀死的是莱昂纳多男爵。”开口的是做在车厢主位软垫上的一位少女,她长得娇艳绝伦,美丽不可方物,但现在脸上布满了寒霜,语气也冷冰冰的。

    “啊?”褐发少年呆住了。

    “莱昂纳多男爵已经死了,被教廷的审判者一拳打死了,他,已经死了!”少女继续道。

    “那我又是谁?”少年还是不明白。

    “你是谁不重要,一个厨师,一个商人,一个流浪武士,是什么都好,反正不是已经死掉的莱昂纳多男爵。”少女的语气有些不耐烦。

    张昂沉默了,他知道,如果不是眼前的少女让自己换上仆人的衣服,再安排其他人穿男爵礼服吸引目标,他已经死了,死在那个恐怖无比的黑人手中,死在那轻飘飘的一拳之下。

    张昂知道,哪怕他刀法大成,内功大成,哪怕“暴雨梨花针”仍然完好无损的握在他手里,他也绝对挡不住那个全身裹在斗篷里的黑人,挡不住那个毫不讲理的审判者,挡不住那轻飘飘的一拳。

    这一拳,不仅打掉了他努力保住的爵位,细心经营的酒店,忠心耿耿的仆从,还打掉了他作为一个穿越者的自信心,打掉了他自恃金手指在身的狂妄骄傲,打掉了他引以为豪的一切,使他如同丧家之犬一般仓皇逃窜。

    沉默了半天,张昂才继续开口“那审判者就真的这么强,一点办法都没有么?”

    “是的,如果只是普通的审判者,我父亲加上家族里的一些隐藏力量,是能勉强对抗的,至少不会让他随意杀人,但这位审判者不一样。”苏菲小姐解释道。

    “有什么不一样?”张昂有些不甘。

    “因为他是怜悯者,他武功更强,非常强,远强于那些普通审判者。教廷的审判者有很多,但只有少数能获得称号,他们每一个都是高手中的高手,精英中的精英,每一个称号后面,都堆积着累累白骨,寸寸血泪。不是我们这样一个没落的伯爵家族所能对抗的。”苏菲小姐语气里满是无奈。

    “无法对抗的话,这怜悯者的实力应该已经超过武道宗师的境界了吧。这武道宗师后面究竟还有哪些境界?”张昂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内力锻体圆满,浑身内力满溢,为大师内力自由离体,随心意隔空伤人,为宗师体外罡气圆满,可御气飞行,为大宗师交感自然,内力生生不息,是尊者武道意志显现,以凡人之躯,窥神明之道,是为武圣!武道意志凝结,破碎苍穹,横渡虚空,飞升成神,便是武神!”苏菲小姐用词精炼古朴,语气也很严肃。

    张昂也只是勉强能够理解她用的那些生僻的法语名词,他继续问道“那么,那个怜悯者是什么实力呢。”

    苏菲小姐思考片刻,才道“就我知道情报的来看,他的实力不会低于大宗师,很可能是位尊者。放心吧,别说你现在理论上已经死了,他不会找到巴黎去的,就是他来了,以玫瑰剑术学院的实力,也能保住你。”

    “那这个审判者也算是神职人员吧,为什么行事这么肆无忌惮,随意杀人,他们难道一点都不在乎信徒在伦土城的发展么?”张昂问道。

    “你以为督基武神教的信仰的是什么?”苏菲小姐反问道。

    “不是信仰已经成为武神的稣耶督么?”张昂不解。

    “虽然表面看上去是信仰那位已经飞升的武神,但本质上却不是的。”苏菲小姐分析道“他们真正信仰的是武道,追求的是实力,崇拜的是强者。而督基稣耶正是大陆千百年来武道的最佳代表,实力的最高象征,名副其实的最强强者。他们只信仰这些,无关善恶。强者理应拥有一切,理应对弱者生杀予夺。这才是他们的信条。那些平日里的慈祥友好,积德行善,只是为了吸引更多的信徒,好一次又一次掠夺他们的财物,挑走他们习武天赋出众的孩子,还要让那些信徒们感恩戴德。”

    苏菲小姐语带嘲弄,继续说道“所以他们常说,自己是主的牧羊人,为主放牧羔羊。牧人们放牧羔羊作什么,还不是为了剪它们的毛,吃它们的肉?千百年的血腥掠夺下,督基武神教成为了最强大的武道门派,威压整片大陆。所以,他们根本不会在乎那些被放牧的羔羊的死活,何况是那些不属于他们的,自由的羔羊呢?”

    张昂被苏菲小姐的长篇大论彻底惊住了,他想到了圣诞节那天,城里流动着的那一台台华贵的祭礼车,那站在教堂门口面带微笑的马丁主教想到了那个领着一群孩子们练武的中年人,那些孩子以后也会变成那样可怕的人想到了那些被卖出换取金钱的武功秘籍,那些武功秘籍不可能全是由信徒们捐献的。

    一切,都豁然开朗。

    不知过了多久,车厢外传来了车夫低沉的声音“小姐,帝都快要到了。”

    苏菲小姐打开车窗,朝外望去,他们仍在山道上,但从窗户里望向山下,那里有一片巨大恢弘的城市高大洁白的城墙四面环绕,大大小小的房子鳞次栉比,高贵华丽的宫殿坐落河边,还有一座笔直的铁塔直冲云霄。

    这里是巴黎,这里是法兰西的首都,这里是皇帝的居所,这里也是是整个法兰西的政治,经济,文化,艺术,以及武道的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