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晋级决赛
    骑士挥剑的动作立马停下了,钢铁头盔中传出了他苦涩的声音“我输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主持的劲装壮汉壮汉也是没有反应过来,说话都有些结巴“啊,这个,呃,这场比试玫瑰剑术学院胜!”

    观众们心目中的龙争虎斗并没有发生,只三四个回合两人就分出了胜负,擂台下顿时哄然一片

    “什么情况,怎么就认输了?”

    “这一剑不是挡住了么?为什么会认输啊。”

    “挡住个屁!剑刃都贴到脖子上了,能不认输么。”

    “我也看清了,是剑身变形了,变成了弯的,躲过了盾牌。”

    “是换了特制的软剑么,刺剑怎么可能这么柔软。”

    “好像不是吧,就是玫瑰学院的制式刺剑啊。它这么就变得这么软呢。”

    “这剑如果真的能软能硬,那这剑法的变化就多了不知道多少,看样子这次玫瑰剑术学院要崛起啊。”

    又是几场普普通通的比赛,虽然上台比试的学生代表们十分卖力,但大家都沉浸在刚刚那奇异的一剑中,对这些比赛并不热切。

    终于,擂台上又出来了一位热门选手,那是一位十分有气质的帅气少年,他手里拿着一把小提琴,穿着高档华贵的礼服,缓缓走上了擂台。

    看这模样,并不像是来进行比赛,更像是来举行音乐表演的,他这是爱乐宫的代表。

    他一出场,台下就有一帮少女少妇们拿出花了向擂台上丢去,嘴里还喊着

    “帕格尼尼,我爱你!我爱死你了!”

    “帕格尼尼大人,我想听您的小夜曲!”

    “帕格尼尼,加油,加油啊!”

    “帕格尼尼大人,您就是我的梦中情人,求您看我一眼。”

    这让张昂感到十分强烈的即视感,这和那些追星的粉丝有什么差别,而且这是比武擂台好不好,又不是音乐会。

    而这小提琴演奏家的对手是个脸上画着十分厚重的浓妆,穿着花花绿绿衣服的人,他将一把把飞刀在空中丢成了一个圆,看上去十分滑稽。

    据周围人介绍,这是巴黎马戏团的代表,难怪滑稽,他原本就是小丑嘛。

    比赛正式开始。

    云杉木的小提琴被拉响,悠扬婉转的小夜曲在擂台上流淌。

    小丑手一张,飞舞在空中的飞刀们落在了他的手里。

    他手脚并用,在擂台上到处翻滚,在翻滚的间隙,一把把尖锐的飞刀被他飞快掷出。

    这无数柄飞射而来的飞刀没有对小提琴演奏者产生任何影响,甚至连曲子都没被打乱哪怕一个音符。

    因为这些飞刀一旦进入到那个忘我演奏的小提琴家的周围,速度就立马降了下来,其中一些改变了方向,射到两边,另一些则直接无力的掉落到了地上。

    小提琴的声音在慢慢变高,演奏的曲子也在慢慢变得急促。

    小丑仍然在翻滚,捡起散落四周的飞刀继续进攻。

    但这翻滚的速度却越来越慢,丢出的飞刀也不如原来有力。

    小提琴最后拉出了一个尖利的高音,沉寂了下来。

    随着琴声的解释,小丑的翻滚也是一顿,然后一个踉跄,扑倒在地,再没爬起来。

    那帕格尼尼收起小提琴,单手抚胸,对台下行了个鞠躬礼。

    这一场,当然是爱乐宫胜了。

    “这是什么回事,明明什么都没碰到,这么就倒下去昏了?”张昂忍不住问旁边的人。

    “啊,你外地来的吧,这都不知道?这爱乐宫的音波武功啊,就是这么诡异,即可以震颤周围空气,也可以扰乱别人内息,要是到了宗师境,更能发出无形音波内劲,没有内力加持,钢盾都能给你震碎喽。是我们巴黎一等一的顶尖武功。”那路人侃侃而谈,如数家珍。

    又是几轮比赛,一半的学院被淘汰,另一半的成功晋级,开始了第二轮。

    据张昂的扫描观察,这些比试者中,大多是大武士,大师级极少,而铁塔学院的那个壮汉,爱乐宫的小提琴手,和玫瑰剑术学院的大辫子学姐,是其中最强的三个大师级高手。

    不出意料的话,赛场的第一会在这三个人中产生。

    第二轮,三人并没有碰面,只是淘汰了些小学院。

    而第三轮,铁塔壮汉的碰到了小提琴手。

    还是那首小夜曲,但结果完全不同,扰乱内力的音波对铁塔壮汉毫无效果。

    被壮汉近身后,小提琴演奏者就大方的认输了,在粉丝们的安慰声中走下了擂台。

    “唉,这帮铁汉,将内力都练进了肌肉里,这音波功根本扰乱不了嘛,去年也是,碰到铁塔学院就是个输,没第二种结果。”张昂旁边那个路人一直喋喋不休。

    后来又是几轮,终于轮到了大辫子学姐和铁塔壮汉的对决。

    比试一开始,壮汉就张着蒲扇般的大手冲过来,想要抓住辫子学姐,可被学姐踏着灵巧的步子躲开了。

    躲避的间隙中,银白的剑影劈头盖脸向着壮汉倾泄了出去,无数“叮,叮,叮,叮”的声音响成一片。

    壮汉护住头脸,就是连续的野蛮冲撞,但学姐一点都不慌,依旧从容的躲开,向着壮汉身上的同一个部位连续的倾泄攻击。

    壮汉古铜色的肌肤渐渐变得铁青,又泛出点点鲜红。

    壮汉大吼着,巨掌在身体周围疯狂游走,想要抓住那柄银白的刺剑。

    但是,银白的剑影在空中不断变换着形状,灵活得如同一条飞舞的银蛇,无数次从壮汉的掌中滑溜出来,依旧挥洒着无尽的刺击。

    终于,古铜色的钢铁肌肉被突破,一道浅浅的伤口出现在了壮汉的胸口。

    然后又是第二道,第三道

    背上,胳膊,大腿,一道道伤口接连不断的涌现。

    随着时间的流逝,壮汉已经浑身浴血,挥动的巨掌也变得无力起来。

    学姐也不轻松,极速的运动中,汗水不停的流出,秀发紧紧的贴在额头上,洁白的剑士服早已被打湿。

    但她的剑势还是迅捷无比,变化多端,瓦解着壮汉最后的抵抗。

    终于,铁塔般的壮汉倒在了血泊里,被抬下去治疗了。

    带着疲惫的身躯,扎辫子的学姐又打败了两个其他学院的幸运儿,成为了西赛场的第一名,晋级决赛。

    又休息了一段时间,其他三个赛场也结束了比赛。

    四名晋级者被集中到了埃菲尔铁塔下的总擂台上。

    与往常不同的,今年的四名晋级者都是娇俏美丽的少女,竟然连一个男的都没有。

    而且其中三个都穿着一模一样的洁白剑士服,剑士服上绣着鲜红的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