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被打破的平静
    一个青石铺就的比武场上,五六个配着剑的年轻男女在场边站成一排。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场中一个中年男子正在和一个少年挥剑比斗。

    中年男子的剑术老练而狠辣,但明显没有使出全力,只是一下又一下的打掉了少年的进攻。

    少年的剑术有板有眼,十分标准准确,招式也中规中矩,但总是会被中年人轻易挡下,无功而返。

    突然,少年的剑势一变,变得奇怪起来,有时好好的一个下劈,突然就止住了,变成了一下横扫,有时一记凌厉的直刺,突然又收手,变成了一个软绵绵的上挑,而且这些变化往往毫无作用,并不能产生任何效果。

    如果说招式变化流畅,出招接连不断,也只能说是剑法差,当然是不显得奇怪的。偏偏少年的变招生硬无比,有时一个停顿就要好几秒,招式的衔接也是时断时续,整个看上去就如同提线木偶在舞剑一般,说不出的滑稽可笑。

    看到少年再次使出这种莫名其妙的“剑术”,中年男子冷哼了一声,手上一用力,就将少年的剑击飞了出去。

    “汤姆,我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你这种乱七八糟的变招是没有用的,你看看你,你这样使剑,没等你变好招,就被人一剑捅死了。”中年男子面带怒容“你先前表现不是挺好么,我跟你讲,学剑不要耍什么歪脑筋,什么出其不意的变招之类的。我们练剑,练的就是剑法招式,你只要练得足够快,足够有力,足够准确,就可以了。你需努力练习的是各个招式的应对,实战中的招式衔接转换,只要你足够熟练,你就可以在战斗中抓住敌人的破绽,用你最熟悉的招式打败他。不是你灵机一动,突然变个招,就能打败敌人的。”

    中年男子的声音降了些,继续道“汤姆,我知道,你天赋,资质都比较差,进步也不如其他同学快。但你要明白,练习剑法从来没有捷径,无非就是重复重复再重复,熟练熟练再熟练。我想,只要你足够努力,练成一门剑法是不难的。好了,以后我不希望你在耍那些小聪明,下去吧。下一位,乔茜,来,让我看看你最近进步怎么样。”

    张昂有些失落的走下了比武场,看着场中挥剑相斗的两个人呆呆的出着神。

    这里是托德大师的私人剑术培训班,托德大师是一位宗师级的剑术大师。他原先是位周游大陆的流浪武者,后来娶妻生子,在巴黎城内定居了下来,办了这个培训班补贴家用,在这一行的口碑名气都十分不错。这是艾伯特特意向张昂推荐的。

    张昂在这里学习剑术也有近半年了,托德大师是位好老师,讲解详细,教授认真。

    在这里,张昂把那些基础的剑术动作招式练得滚瓜烂熟,也练会了一套最大路货的简单剑法,让他能够用剑和人对战了。

    但这些并不能让张昂感到高兴,他这半年中一直都在自学独孤九剑,日日夜夜都琢磨思考不止,自己也偷偷演练了无数遍,但一旦和人对战,立马就变得十分尴尬,明明是计算好正好可以破解对方招式的变化,等使出来的时候,别人已经使出下一招了,乃至下下一招了,自己招式的变化根本跟不上当时的形势,变得可笑而滑稽。

    传说中的,后发先至,只攻不守,无招胜有招,无视内力差距等等特效,他的一个都没有发挥出来,反而屡次受到大家的嘲笑。

    课程结束,张昂在其他学生的嘲笑声中,离开了托德大师的剑术培训班,拖着疲惫的身体,向着住处走去。

    这半年里,巴黎也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最大的莫过于巴黎玫瑰剑术学院的重组扩张。苏菲小姐担任院长后,将塞纳河对岸正对着学院的那块地买了下来,又在河上修了座桥,一番整改后,玫瑰剑术学院有了两个校区,分别招收男学生和女学生,传授不同的剑法。而且私下里,甚至还有最核心弟子可以被传授绝世级剑法的传言流出,引得无数人争相报名,一时间风头无两,隐隐有成为巴黎第一学院的势头。

    还有火枪队绝世天才达达尼昂,他临阵突破境界,打败了几个英格兰国间谍,破坏了他们的惊天阴谋的传奇故事。

    还有教廷通告全城信徒帮忙寻找某个刺客,画像贴满全城,搞得声势浩大,最后却一无所获的饭后笑谈。

    当然,在艾伯特那里,更多的还是一些贵族结仇,富豪斗富,儿女情长,争风吃醋,各种决斗之类的花边消息八卦新闻。

    虽然练剑很辛苦,张昂还是经常会去偷偷经过玛索家的那所大宅子。

    跟据和苏菲小姐的约定,如果有要紧事情,她会在门口摆两盆红玫瑰,如果看到红玫瑰,张昂可以去索菲娅大师那边和她碰头。

    然而,一天天过去,一次次路过,张昂都没看到那两盆红玫瑰。

    偶尔的,他也会看到老伊万和阿诺,老伊万看上去越来越老了,现在都拄着跟拐杖才能出门行走。

    而阿诺则被苏菲小姐送去了铁塔学院学习,现在看上去越发的健壮有力了。

    这消息却是从艾伯特那得来的“你不知道啊,这铁塔学院今天收了个绝世天才,他虽然只有一条胳膊,但力大无穷,铁塔学院的招生的体能测试,一共有十五项,一般人要花五天才能全部测试完,这妖孽两天就全部完成了,而且打破了每一项的记录。这可不得了,学院里几个老家伙全跑了出来,为了抢他,一个个都不要了脸面,大庭广众下,几个人打作一团,真是笑死我了,那场景你是没看到啊,精彩的不得了”

    张昂行走在繁忙的大街上,看着慢慢沉下地表的夕阳,想到这日复一日的平静生活,叹了口气。

    他一边走,一边思考着,他有些犹豫要不要再联系一次苏菲小姐,让她去拍卖会再买些武功秘籍呢?

    这时,前面的人群发生了骚动,一个高举着血蔷薇旗帜骑士正在这巴黎城的主干道上策马狂奔。

    一边狂奔,他一边催动内力高喊着“英格兰大军东渡!已兵临敦刻尔克城下!”

    骑士高喊着奔入大皇宫,又有无数骑士从大皇宫中奔出,奔向四方。

    战争,开始了,所有人的平静生活,都被打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