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火之花的熄灭
    战争一天天继续,城墙上一天天厮杀,张昂也一天天的送汤。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还好和他搭档的那位皮甲小哥非常的有经验,每次都能卡准攻城的间隙,完成送汤任务,除了几次在双方用投石机互相轰击时比较危险,其他大多数时间都算有惊无险。

    根据打听来的消息,虽然巴黎已经彻底被围困,但英国佬主攻的一直是西门,其他三个门都只能算是佯攻。

    但即便的佯攻,每天也有无数具尸体和惨嚎着的重伤员被抬下来,可想而知,作为主攻地点的西门那边该是怎样的景象了。

    据说总领全城防务的莱迪吉耶尔元帅现在就常驻西门,皇帝陛下也多次去西门那边慰问,鼓舞士气。

    这是围城的第三十九天。

    天气已经变得寒冷起来,深秋萧瑟的寒风不断的灌入人们衣服的空隙,让大家略微的品味到冬天的气息。

    张昂照常挑着铁皮桶,跟着皮甲小哥上了城墙。

    相比较之前,现在的汤更加清亮了些,里面的佐料也愈加的少了,变成了清亮的汤水,看上去一点都不浓稠。

    但是,既没有人抱怨,也没有人咒骂,每个人都机械的将汤水往嘴里倒,没有任何想要动弹一下的想法。

    城墙上的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天天的减少,虽然每天都要不断的新兵补上来,但补充永远比不上消耗。

    而那些新补充来的新兵大多都是最最低级的武术学徒,有些甚至连武功都没有,这不禁让人怀疑,他们有多少能在这激烈的攻城战中活下来。

    这里的攻城战远比张昂想象的惨烈,基本靠的都是武功高手,他们突破阻拦后冲上城墙打开一个点,再支援其他人上来,扩大战果,占领城墙。而那些被选中的点,大多都是那些新人菜鸟的防守区域,在我方高手没赶到之前,他们只有用生命换取时间,用血肉之躯来阻碍对方。

    那是实实在在的屠杀,强者们的一招一式都能带起偌大的血雨,都能让整段城墙淌满鲜血。

    是的,最后他们会被守城方的高手们赶走或围杀,但这之前,他们每一个都会杀死足够多的人。

    在角楼里的军官和强者们也少了很多,达达尼昂与开始时相比显得虚弱了许多。他看样子受过不少伤,身上裹着大片的绷带,隐隐有血迹从绷带中渗透而出,身体也消瘦了许多,破破烂烂的盔甲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他半靠在墙上闭着眼睛。

    还好军官们的伙食并没有被克扣,张昂连忙给他装了两大碗浓香扑鼻的浓汤,放到他手边。

    张昂知道,这么多天,达达尼昂一直在城墙上奔走战斗,他不断冲杀在最危险的地方,想要救下更多的袍泽,想要救下更多的新兵,想要救下这整个国家,然而,他往往只能救下那一小部分,那小小的一小部分。

    想到这里,张昂不经有些担心起艾伯特来,打听了一个月,也没打听到他们那群人的消息,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

    西门的城墙上,双方的战斗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

    一个恐怖的壮汉挥舞着两把大刀在一段城墙上卷起了屠杀的旋风。

    艾伯特擦了一把头发上流下来的血水,大吼着“不能退!不能退!再冲一波,把他赶下去!有盾有没有?什么盾都行,凡是有盔甲的都跟我站前面来,我们再冲一波,把他赶下去!”

    几面带着破损的木盾,铁盾,钢盾被聚集了起来,摆到了队伍前方,一群人在艾伯特的指挥下呐喊着朝着壮汉冲了过去。

    弱者对付武道高手,能想到,并能实际使用的只能是最简单,最粗暴的办法。

    而这一次的方法,就是仗着人多,把对方撞下城墙!

    这样的撞击是一往无回的,没有躲闪,没有格挡,只有看准目标全力去撞!

    大部分人都会死,但这段城墙能保住!

    狂放的刀气斩碎了第一面钢盾,又斩碎了盾牌后的那具盔甲和盔甲里的人。

    第二道刀气向下横扫,斩断了最前面一排人的双腿,让他们扑倒在地。

    可后面的人又越过倒地的人,又撞了过来。

    第一把刀的锋利刀刃劈碎了右边来的木盾,也劈碎了它的主人。

    第二把刀的刀面拍击,拍倒了左边冲过来的战士,将他身上的盔甲拍得粉碎,还带倒了一片人。

    然而,碰撞还是发生了,一群人扑到了他的身上,有些人拽手,有些人拽腿,有些人抱腰,一个个鼓足了全身的力气,想要将他推下城墙。

    壮汉全身真气鼓动,几个人被震飞,但还是有几个死死的抓住他,角力还在继续。

    双刀挥击,又砍死几个,但更多的人扑了上来。

    看来这段城墙是拿不下了,壮汉看到了远处正奔过来救场的那个剑客,打算先逃下城墙。

    “拦住他!别让他跑!索菲娅大师就要过来了!”艾伯特一眼看穿了他的打算,冲过来高喊道。

    “就你特么话多!”壮汉大吼一声,就对着不远处的艾伯特挥出了一道凌厉的刀气。

    但这刀气还没斩到对方,对方竟然就凭空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仿佛这个讨人厌的指挥官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啊?”壮汉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无数道剑气就充斥了他的眼帘。

    在西门的最中间位置,战斗更加激烈。

    城墙上,高高的天空中,一朵鲜红的蔷薇花和一团金色的光影不断的撞击着。

    燃烧着火焰的长枪和闪耀着金光的长枪不断的碰撞,发出阵阵的轰鸣。

    那是双方的武圣在天空中一决生死。

    那是法兰西最后的神枪武圣阿拉密斯,和不久前刚刚臣服于英格兰护国公的,曾经爱尔兰的护国武圣“光之子”库丘林。

    阿拉密斯的枪炽热如火,库丘林的枪快如闪光。

    然而,还是“光之子”的实力更强一些,随着时间的流逝,阿拉密斯渐渐落在了下风。

    在城墙上下所有人的瞩目下,空中那朵绚烂的炽焰蔷薇正在慢慢的凋零,慢慢的枯萎,不断有鲜血从空中洒落。

    飞翔在空中的黑甲骑士仍然挥舞着长枪,但所有人都知道,那个饱受创伤的疲惫身影坚持不了多久了。

    不逃的话,就会死。

    有人痛哭流涕,跪着求他们的神枪武圣赶紧撤下来,有人持剑在手,高叫着把敌人交给他,由他们来抗

    城墙上的每一个人都在衷心的期望,期望他们最后的那位神枪武圣能活下来。

    然而,法兰西的硕果仅存的那位护国武圣终究没有逃跑。

    直到一道绿色的彗星划破长空,将那朵风雨飘摇的火之花彻底熄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