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九章 一剑挡千军
    “经脉?那是什么?”伯纳德大师重复了一遍这个古怪的单词,发问道。

    “经脉是人体中气血运行的主干道!它密布与整个人体,勾连五脏六腑,连续毛发五官,遍行四肢躯干,畅通体表内外,是人体中非常重要的一套系统!”张昂尽量简单的解释起来。

    “你说的是血管?动脉?”伯纳德大师对人体也是非常的熟悉,当即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不,经络并不是血管!”张昂否定道,接着解释“它虽然联通整个人体,但他并不是实实在在能被人观测到的实体。哪怕把人解剖了,也是找不到它们的。”

    “那你怎么知道它们存在的?”伯纳德大师一头雾水。

    “通过内力!”张昂贵顿了顿,斩钉截铁道“经络虽然看不见,但是用内力是可以确切的感知到的!”

    “喔?用内力感知?怎么感知?”伯纳德大师连声问道。

    “这个,大师您先盘膝坐下”张昂连忙上前指导道。

    “等等,这不会有什么危险吧,这经脉,听都没听过,还不能被看到,这么可能存在?”杜卡斯大师忍不住站出来劝阻,一脸的担心。

    “没事啦,就是试验一下,我相信李昂,他不会害我的,就算不靠谱,也无非就是失败嘛,这么多天,我们经历的失败还算少么?”伯纳德大师并不担心,只是挥了挥手,就盘膝坐下了。

    “好,我将这个经络系统总共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为十二正宫,第二部分为八大奇宫。按照顺序,我们先调动内力,来感知十二正宫的第一宫,我叫它白羊宫我们调动内力上行,到手部然后”张昂开始详细的讲解起来。

    便于大家理解,张昂将十二正经的名字和十二星座之类的概念联系起来,毕竟像冲脉,带脉,太阴肺经,手阳明大肠经之类名称的实在不太好解释,而十二星座,地水风火之类的概念就比较容易理解了。

    不多一会,盘坐在地的伯纳德大师就额头见汗了,又过了好一会,他才睁开眼睛,带着疑问道“我好像是感受到了一个可以流转容纳内力的通道,只是内力的流转非常艰涩,这是为什么呢?”

    “就我的理解,是这道经脉还没有被开发,没有被打通。需要足够多,足够强的内力,不断的冲击,不断的突破,才能打通一道经脉。使内衣在这道经脉中不断积蓄,流转如意。简单讲,就是一个管子被堵住了,需要内力来疏通,冲刷。”张昂说出了自己的理解。

    “这样啊,那我再试试。”伯纳德大师再次闭上了眼睛。

    伯纳德大师这一盘坐,就是大半天,直到天色暗下来,他紧锁的眉头才舒展开来,脸上露出了舒畅的快意。

    旁边围着的几个大师一脸的担心,张昂也忍不住开口问道“伯纳德大师,您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感觉非常好!那个白羊宫我已经彻底打通了!”伯纳德大师细细体味了一番,脸上堆满了笑容“我觉得我的内力至少强大了两成!而且在手部就能积攒一部分内力,把丹田内的内力调用到手部也更加的灵敏了!”

    “喔?真的么,我也来试试。”卢布松大师闻言,也迫不及待的盘膝坐了下来。

    “这第二宫在哪里,让我再试试!”伯纳德大师根本顾不上天色,也顾不上吃饭,一脸兴奋的看着张昂。

    “好吧,这第二宫叫金牛宫,它也在手臂上,你要先”张昂再次耐心讲解起来。

    看着小小的会议室里,四名大师盘腿坐地,一个个都在奋力的冲击着经脉,张昂觉得前路一片光明。

    里尔城外,军帐连绵,那是英格兰大军的驻地。

    作为英格兰军火头营的主管,特雷弗满心郁闷,烦躁欲狂,感到前路一片灰暗。

    几个月前,护国公大人重整兵马,大军开拔,准备再次出击,彻底覆灭法兰西,占领这片肥沃美好的土地。

    然而,大军前出现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非常年轻的青年剑士,他一身低劣破旧的麻布衣服,背负着一把剑,腰间挂着个号角,看上去并不起眼。

    但就是这个青年剑士,斩出了那惊天动地的一剑,挡住了整个大军的攻势。

    那一天,特雷弗只听见一声响彻天地的剑鸣,大军前的地面上就出现了一道深不见底的剑痕。

    “过此线者死!”青年剑士运起内力将这句宣告传遍全军,然后就默默的盘腿坐在了剑痕对面的地上。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一向勇猛无畏,所向披靡的护国公大人却没有令大军进攻,或者派武道强者们去攻击那个青年剑士,只是默默宣布撤军。回来后就一直修建工事,巩固防御。

    如果仅仅是这样,那事情也轮不到特雷弗来操心,无法就是感到有点郁闷罢了。

    可偏偏这强大无匹的青年剑士十分的无赖,一到饭点,就飞过来,闯进伙头营里大吃大喝,酒饱饭足了才离开。

    伙头营虽然不参与作战,但高手也有那么几位,特雷弗自己也是宗师级的高手,可大家一拥而上,不是被打昏就是被打飞,人家甚至连剑都没拔出来。

    硬拼不行,之后伙头营只好选择智取,改变饭点时间,在美食里下毒药,放陷阱,甚至看到剑士过来就往饭菜里丢脏东西,吐口水。可是这些统统没有作用,无论改到什么时间,剑士总能准时出现,被下药的美食他根本不动,刚看见人,可还没来得及捣乱,就被打飞了。

    大军的饮食要保障,还要和这该死的剑士斗智斗勇,几个月下来,特雷弗主管就感觉自己至少老了十岁。

    他就不明白,不就是个武圣么?我们英格兰又不是没有,库丘林大人,罗宾汉大人,都是十分强大的武圣啊。退一万步讲,就算我们没有武圣,无非就是打么,我们这么多人,还怕堆不死个武圣么。

    特雷弗不明白伟大的护国公大人是个什么想法,只好徒然的看着那个剑士在营地里大吃大喝一番后,剔着牙,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