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十章 马赛与巴黎
    马赛城前线,战争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保皇党和革命军的士兵互相交织在一起,疯狂的厮杀着。

    其中一个独臂的壮汉格外引人注目,他身形高大,力大无穷,全身重甲,手里挥舞着一柄巨大的钉头锤。每一次挥舞,都能清空一大片地方,将一个个可怜的士兵砸得四分五裂。

    不时有士兵被组织起来,掩护了武道高手冲上去,可是他们手中的长枪就算能刺到那个恐怖的壮汉,也刺不穿他身上厚重的钢甲,就算偶尔能刺进钢甲的缝隙,也刺不进他一身钢铁般的肌肉。就算有武道高手贴近了他,也大多会被他一锤锤飞,或者被他断臂处那块巨大大铁块撞得粉身碎骨。他就像一台钢铁的杀戮机器,在敌群中不断掀起死亡的风暴。

    终于,日渐西沉,号角声从双方营地内响起,大家停下了厮杀,小心翼翼的收拢着队伍往各自的营盘中退去。又有几辆大车从各自的营地内驶出,两小队人马井水不犯河水的收拾着袍泽的尸体,运回重伤无法行动的伤员。

    这样的情形已经在这里重复了很多次,多到双方的士兵都已经彻底麻木,彻底忘记了当初征战的目的,仿佛来这里只是为了献上他们的生命。

    小小的营帐内,阿诺独自拿着一块肉馅饼就着甜菜汤吃着。

    这时,一身雪白色轻甲的苏菲小姐掀开帐帘走了进来。

    “阿诺,今天表现的不错,我想,不用多久,你就能升任少校了。”苏菲小姐面带鼓励。

    阿诺还是呆呆的坐着,吃着东西,仿佛并没有听到苏菲小姐的话。

    “老伊万他,我已经派人送回伦土城了,应该会和莱昂纳多家里的人葬在一起。”苏菲小姐顿了顿,面带犹豫“你家少爷的尸首,我们到时候也会去搜寻的,无论怎么样,我们都会找到的。毕竟,是他救了我们,救了法兰西的未来。”

    “少爷他没死。”阿诺的声音并不大,带着咀嚼食物的嘟哝声。

    “什么?”苏菲小姐没听清。

    “少爷他没有死,我能感受到,少爷他,肯定没有死!”阿诺放下了手中的食物,盯着苏菲小姐认真道。

    苏菲小姐突然感觉很无奈“好吧,你家少爷他没有死,他只是失踪了,找不到了,我们以后回到巴黎,就去找他,好么?”

    “嗯,好!这边做的饼一点都不好吃,还是少爷他做的好。”阿诺并没有听出苏菲小姐话语中的敷衍,脸上带着回忆与憧憬道。

    走出营帐,苏菲小姐突然感觉有些酸楚,脸上出现了一些落寞与伤心。

    然而,这样的软弱只持续了片刻,她就又恢复了原先那自信满满,精明干练的模样,带着淡淡的微笑往中军大帐走去,去参加今天的例行会议。

    “英军仍然被罗兰传人挡在里尔城外,根据分析,英军应该不会再组织大规模进攻了。”

    “德意志虽然依旧屯兵边境,但并没有发起进攻的预兆,据德意志国内传来的消息,他们国内已经发生了多次暴乱,虽然被镇压了下去,但损失颇大,应该没有余力来介入我国的战争。”

    “今天的战斗,我方阵亡344人,重伤165人,轻伤没有计数,另有57人从对面逃脱过来投奔我军,经过筛选鉴别,其中并没有对方的探子,现已经将他们编入后备第三营,进行整训。”

    “根据巴黎传来的消息,教廷的两位武圣仍然没有离开巴黎,现巴黎城内保守估计还有三万以上的正规军,每月还有信奉教廷的贵族带人支援,实力每天都在增强。”

    “对面的保皇党大军也没有撤退的打算,虽然这几个月一直损伤惨重,但在后方源源不断的补充下,依旧咬死了和我军纠缠,他们很有可能是想要这样不断的消耗,来耗死我们。”

    将领们一个个汇报着国内外情报和这几天的战局,不少人都面带忧虑,神色凝重。

    端坐在主位上的矮小身影闭着眼睛听完了大家的汇报,然后钢铁般坚毅在大帐中响起“我知道你们的迷茫,你们的担忧,但是既然你们选择了我,那我必将战胜所有敌人,拯救法兰西。但这需要时间,需要准备,需要做到万无一失,所以,请大家耐心一些,再耐心一些”

    巴黎城内人心惶惶,气氛也十分紧张。

    虽然城里也算兵强马壮,但大家的士气实在不高,无数的阴谋论和小道消息在城里流传,警察们和士兵们一次又一次的全城戒严,前线也是坏消息不断。

    “比隆元帅再吃败仗,革命军再次推进了20里!”

    “教廷已经软禁了新皇,现在在皇宫里发号施令的是大牧首黎塞留。”

    “城又有一个支持教廷的大贵族被刺杀,据说杀手是火枪士。”

    “现在城里的那位神枪武圣是假的,她是教廷的圣女!这一切都是教廷的阴谋!”

    “拿破仑大人即将兵临城下,为了法兰西的未来,大家应该知道怎么做。”

    “传说中的罗兰传人现世,一人一剑挡住了北边的英国佬,不久就会来巴黎了。”

    这样的小道消息经过大家的口耳相传,往往在几天内,就能传遍全城,甚至传进暂住在小皇宫的皇帝陛下耳朵里。

    “啪!”一件精美的陶器被摔得粉碎,新任的法兰西皇帝陛下正在大发雷霆“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城里全是革命军的探子,各种消息来蛊惑人心,你们就一个都抓不到?”

    “陛下,这个,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不是已经抓到好几个间谍了么?”警务大臣抹着头上的冷汗道。

    “那也算间谍?几个在酒馆里喝酒吹牛的酒鬼,这算间谍?我要的是真正的间谍!革命军的间谍!”皇帝陛下的咆哮震耳欲聋。

    “陛下,其实,这个我们并不擅长抓间谍,这以前都火枪队的任务,我们只是从旁协助罢了,所以,所以,这个”警务大臣有心想解释。

    “火枪队?”皇帝陛下眼睛里满是怒火,声音再次加大了两分“现在哪里还有火枪队?不是战死了,就是失踪了,唯一一个能确认在巴黎的,还是个卑鄙的杀人狂!在暗中不断的杀戮着无辜的忠心耿耿的贵族们,而你们,你们这帮废物就这么干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