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十四章 冰与火之歌
    按照老规矩,最先被投入的还是6星小球。

    滴溜溜的一阵旋转后,指针停在了“特殊道具”上。

    金黄色的五角星从半空中缓缓落下,这个,难道

    张昂接过来一看,果不其然,还是“幸运星”。

    幸运星2小时版提高使用者的幸运,持续2小时。

    这幸运星爆率好高啊,自己最近运气着实不怎么样,这幸运星倒是十分相配。

    但看着手中剩下的两个小球,张昂有些犹豫,他现在最最紧要的,就是修复丹田,让自己可以重新修习内功,而只要是能抽到8星级乃至9星级的“灵丹妙药”,应该就能达成这一目的。

    但是如果抽到不是“灵丹妙药”,那即便内得到九阴九阳这种等级的武功,或者绝世神兵之类,又有什么用呢?

    想到这里,张昂还是一咬牙,将手中的金色“幸运星”捏得粉碎。

    捏破的一瞬间,张昂突然感到冥冥中仿佛有股力量加持在自己身上,让自己感到十分的舒心。

    稍稍犹豫了一会,张昂就将8星小球也投入了大转盘之中。

    “灵丹妙药”,“灵丹妙药”张昂紧紧盯着旋转中的大转盘,嘴里不断祈祷着。

    转盘慢慢停下,可指针指的并不是“灵丹妙药”而是一个非常细小的格子,张昂仔细看过去,却是“天材地宝”。

    天材地宝啊,这里面应该也有能增长功力,修复丹田的宝物吧。

    张昂看着空中缓缓飘落的一个白玉瓶子,安慰自己。

    好不容易接到那个白玉瓶,张昂只感到入手冰冷,好似接住的是一块大冰块,定睛看去

    “万年冰髓”此物由极北之地,万年冰川凝结所成,极其冰寒。乃寒属性顶级天材地宝。

    张昂不经有些无语,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这东西有什么用啊,看上去可能对修炼寒属性的内功有点用,劳资要是学的是韦一笑,左冷禅,游坦之他们的绝学,这当然是顶尖的宝物,可是现在劳资丹田破损,要的是能疗伤的东西啊。

    虽然有些懊恼,甚至怀疑这幸运星没发挥作用,但张昂还是定下心来,将白玉瓶收进了戒指中。

    又搓了搓手,双手合十,道了几声老天保佑,三清保佑,佛祖保佑,灶王爷保佑。

    然后他就将那最珍贵的9星小球投入了大转盘之中。

    不知道是幸运星真正发挥了作用,还是刚刚的祈祷有了应验。

    在张昂一脸的期盼中,指针停在了“灵丹妙药”上。

    半空中缓缓落下一个小巧的铜壶,张昂赶忙伸手接住。

    只见这铜壶并不大,表面光滑,壶口封着火漆,一面用尖锥刻着6个蝇头小字“丹劫葛洪泣制”。

    却并没有其他任何说明,什么功效啊,来历啊,如何服用啊,一概没有显示。

    但葛洪这个名字张昂却是知道的,他是两晋时的道教学者、著名炼丹家、医药学家。字稚川,自号抱朴子。著有抱朴子,肘后方等多门著作,是真正存在于传说之中的道教神人。

    如果真是他炼就的丹药,那的的确确可以称得上是9星级的“灵丹妙药”。但是“丹劫”这个名字却有些奇怪,“劫”这个字却是不有些好说啊,要是取名叫什么“仙丹”之类简单粗暴的名字,那当然是一点疑虑都没有,可这又是“劫”又是“泣制”的,就实在让人心里打鼓了。

    这玄武碑又偏偏不给任何解释,不作任何说明,连对症不对症都不知道。

    张昂不由感到十分犹豫。

    犹豫斟酌了好一会,张昂还是决定相信玄武碑一次,将这丹药服用了再说。

    他在玄武碑前的地上盘坐下来,然后一狠心,就按破了壶口火漆。

    这火漆一破,原本冰凉的铜壶一下子变得灼热起来。

    热力还在不断加剧,壶内似乎生出了一股力量,要把壶塞弹开,实在怪异到了极点。

    张昂已经下定了决心,不顾越来越烫的壶身,用力拔起这壶塞来。

    “啵”的一声,壶塞被拔出,一瞬间,几乎令人窒息的强烈热浪就扑面而来,灼得让人睁不开眼。

    他毫不犹豫,就将壶内的“丹劫”往口中倒去。

    他感觉不到任何丹丸入口,只是仿佛一股火热被倾入口内,一瞬间就流入了丹田,然后就无尽的灼热像千百股猛烈的火柱般从丹田往全身扩散,那焚尽一切的气势,仿佛要将他的全身彻底烧焦。

    张昂福至心灵,突然明白之前抽到“万年冰髓”是干什么的了,赶忙从戒指中取出白玉瓶,打开瓶口,将里面晶莹剔透的蓝色液体一股脑倒进了嘴里。

    无尽的寒冷直贯而下,向着现在炙热无匹的丹田汇去。

    一瞬间,寒热交击。

    张昂只感觉体内像是火山爆发和冰川崩裂同时发生,顿时眼冒金星,头脑昏沉,可偏偏无法昏死过去。

    冷暖流以他的丹田为中心,向着全身各处奔流交击着,张昂只感觉自己一会儿置身熔岩,一会儿深埋冰山,无尽的痛苦在他全身爆裂着。

    他张大了嘴想要咆哮,呜咽着想要悲鸣,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却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他四肢百骸间全是极冷与极热在交织,让他一动也不能动,可偏偏头脑清醒,最最直观的感受着这无边的痛楚。

    他全身一会儿通红,一会而铁青,他牙关紧锁,青经暴跳,抵抗着这不断传来的痛苦。

    在这每一秒里,他都感到时间的缓慢与永无止境,仿佛每一瞬间都有无数的想法在他心头滋生。

    他想起了很多人,从白发瘦弱但忠心耿耿的老伊万,到高大健壮但呆呆傻傻的阿诺。从冷脸威严但爱女心切的玛索伯爵,到美丽娇俏但自信聪明的苏菲小姐。从天才帅气但一往情深的达达尼昂,到沉默寡言但恐怖骇人的黑人审判者。从风流浪荡但欣然赴死的艾伯特,到实力强大但专注厨艺的众位大师们

    他想起了这个世界的很多人,然后他想起了前世,想起了白发苍苍在家等待自己回去的父母,想起了那个和自己互相牵着手压马路的女孩

    所有的记忆开始慢慢淡化,慢慢融合,最后汇成唯一一个意志回家!我要回家!

    这强烈的意志支撑着他,让他在这无边的痛苦中,保存下灵台那一点点清明。

    阳极阴生,阴极阳生。

    炙热变为寒冷,寒冷转为炙热。

    阴阳调和,冷热交融。

    一丝丝温暖在丹田绽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