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十九章 酒馆里的小冲突
    艾伯特这些日子过的还算不错。

    在杰瑞骑士的推荐下,他成了侯爵府的一个小幕僚,帮侯爵大人处理一些生意上的事。

    里昂城主塞拉侯爵拥有大片大片的葡萄园,四,五座大型酒庄,是里昂城乃至整个法兰西著名的大酒商。作为塞拉侯爵生意上的幕僚,自然是佣金不菲,地位颇高,是实实在在的肥缺。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艾伯特决定去酒馆喝上一杯。每天在一个个酒窖里走来走去,艾伯特自然是不缺酒喝的,但他就是喜欢酒馆那个氛围。

    不多一会,他就来到了他常去的夜莺酒吧,这里地方大,热闹,酒里也不大掺水,服务员也都比较放得开。虽然三教九流人员混杂,但艾伯特非常喜欢来这里,和慢慢熟悉起来的几个朋友喝酒打屁。

    今天的夜莺酒吧也是人声鼎沸,喧闹不休。

    “先给我来杯大麦酒。”艾伯特在吧台的一张空位上坐下,向着旁边的熟人道“最近城里有什么新鲜事么?”

    “还是老样子,一帮人为支持保皇党好,还是支持革命党好,吵了个不可开交。要说大事的话,明天倒有个好笑的事情。”旁边的熟人喝了口酒,接口道。

    “什么好笑的事?”艾伯特两眼放光,兴致勃勃的问。

    “哈哈,明天有个开院大典,一帮厨子,他们竟然想要开家武道学院,你说好笑不好笑?”那熟人哈哈笑道。

    “啊?厨子?是法兰西烹饪协会那帮厨子么?”艾伯特接着问。

    “应该是吧,城里应该就这么一帮厨子吧。”那熟人饶了饶头。

    “是他们的话,那就不是笑话了,人家实力强着呐。”艾伯特卖了个关子。

    “强?有多强?”那熟人明显不相信。

    “是啊,一帮厨子,能强到哪里去,难道比我家罗纳学院还强?”旁边一个水手明显不服。

    “这个嘛”艾伯特拉长了声音,有慢条斯理的喝了口酒,才在众人的环顾下,缓缓开口“大概是里昂第一学院,那么强吧。”

    “怎么可能!我们里昂第一学院明明是我们里昂商业护卫学院,我们院长可是大宗师级高手!城里除了侯爵大人和大主教,就属他最厉害!现在大主教带人去了巴黎,他就是城里的第二高手!一帮厨子,怎么可能和我们学院相提并论?”旁边一个胡子拉杂的护卫更是不服。

    “嘿,这可不一定啊,大家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吧。”艾伯特反问。

    “你不就是帮侯爵大人卖酒的么,赶紧有屁就放。”那熟人最是见不惯艾伯特的装腔作势,推了他一把,道。

    “我是侯爵家的人,和侯爵女婿杰瑞骑士也有一番交情,自然知道一些你们不知道的事情。”艾伯特看到身边聚集的人更多了,便停下来喝了一口酒。

    在众人好奇的目光中,他缓缓道“大概半年前吧,那法兰西烹饪协会的会长,叫嗯对,叫伯纳德,这伯纳德大师啊,是正经巴黎来的厨艺大师,也是原来巴黎厨艺协会的会长,他带了两个人去我们城主府申请办学院。”艾伯特又慢悠悠喝了口茶。

    “当时城主大人就召集了全城大小学院的负责人来讨论这件事,毕竟里昂城虽大,这习武天分高的天才还是有限的,这新开家学院,又是正式的大学院,自然是在和大家抢人才,城里学院的这些负责人听了,当然不同意啊,都说不让他开。”艾伯特将喝空的酒杯放到了吧台上。

    “既然大家都反对,他们怎么可能明天开院呢?”有人忍不住发问。

    “问的好,当然是一个个都被打服了啦。这伯纳德大师不光是厨艺顶尖,连武功也是绝顶的厉害,是真真正正的大宗师级的强者!第一个上台的人就被打成陀螺一般,全场乱转,最后昏死过去的,那人就是你们罗纳学院的院长!”艾伯特指着那个水手,毫不客气。

    那水手当即脸涨的通红,不说话了。

    “可,可我们贾斯帕院长也是大宗师啊,是我们里昂城的传奇人物,是我们佣兵护卫们的领袖,他没有站出来反对么?”那护卫有些结巴的分辨道。

    “当然站出来反对了呀,只是是也被打服了啊,就算境界一样,这实力也是有差距的,具体情况我不知道,反正你们家院长是输了,而且输得非常快,非常光明正大。”艾伯特拿起了第二杯大麦酒。

    “这怎么可能?我们院长可不是那些只有境界没有实力的废物,他这么多年闯南走北,一身武功都是在生死搏杀中练出来的,怎么可能输给一个厨子?你肯定是骗人!”那护卫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信。

    旁边他的好友也开口帮腔“就是就是,肯定是骗人的,这么大的消息我们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肯定是你编的,贾斯帕院长怎么可能输给一个厨子?”

    “对,这人肯定是骗子,在这胡编乱造的吹牛,哗众取宠,大家都散了吧。”有人一脸的鄙夷。

    “嘿,那你们说,如果我是编的,那明天为什么会有那个开院大典?其他学院会让他开?”艾伯特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大声问道。

    “可能他们使了钱嘛。”有人说。

    “对,厨子嘛,终归有些家底,买通了城主大人也说不定啊。”有人赞同。

    “肯定和其他学院立了什么契约,每年赞助给其他学院多少钱之类的。”有人思维广泛。

    “反正就算开学院,也是个小学院,小打小闹的,怎么可能比得上我们里昂商业护卫学院?”那护卫一脸得胜后的骄傲。

    “要不我们打个赌怎么样?”艾伯特朗声开口,压下四周的嘈杂。

    “赌什么?”那护卫骄傲道。

    “明天正好我有空,到时候我们一起去看看,这开院大典到底是不是小打小闹,看看这厨子的学院算不算得上是里昂第一。”艾伯特的声音里满是自信。

    “好,赌就赌,赌注就是明天请整个酒吧的人喝酒,怎么样?”那护卫毫不畏惧,大方下注。

    “那就这么说定了!”艾伯特欣然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