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现在的法兰西没有皇帝
    晚风习习,月明星稀。

    结束了欢声笑语,热情洋溢的庆祝聚会,张昂独自离开大礼堂回到了自己的小屋。

    而艾伯特,已经在屋子里等候多时了。

    看着正在屋里踱来踱去,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的艾伯特,张昂走了进去,从怀里掏出一瓶酒,又拿出杯子给他倒上“不要急,坐下慢慢说嘛,我们有的是时间。”

    “这个这个”一向口才极佳,口若悬河的艾伯特显得十分犹豫。

    “没事的,我们一直是好朋友嘛,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问,一个个来,我会一一解答的。”张昂现在充满了自信,微笑着道。

    “你,这个,这么来里昂了啊?”稍稍沉默了一会,艾伯特问出了第一个问题。

    “我跟着巴黎烹饪协会过来的,我现在是协会的会员。”张昂抿了口酒,答道。

    “你什么时候成了这烹饪协会的会员啊,你不是练剑的么?”艾伯特也放下了拘谨,语气轻松了不少。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其实吧,我一直觉得自己不擅长练剑来着,后来偶然的机会,我发现自己对厨艺极有天赋,就加入了协会。”张昂的话半真半假。

    “那你现在,真的是武道宗师了?”犹豫了一会,艾伯特还是忍不住问出了最迫切想知道的问题。

    “嗯,是的。”张昂大方的承认了。

    “可,可这怎么可能呢?我记得我去年你还是个正式武士啊,一年多连跨三个大阶位,怎么可能晋升的这么快?”艾伯特张大了嘴巴。

    “我也以为不可能啊,觉得像是做梦一般,可是你也看到了,这是事实。不过具体的情况,是学院的机密,我不方便告诉你,你可以看作是我们学院的武功比较神奇吧。”张昂毫不客气的将责任全推给了学院。

    怎么可能有这么神奇的武功,艾伯特心里默默吐槽,但还是不打算深究下去“那你以后就一直在这米其林学院里喽?”

    “是啊,伯纳德院长是我的老师,我是学院的弟子,以后也可能是学院的老师之类的,所以以后会一直在学院的。”张昂保证道。

    长出了一口气,艾伯特好像心里放下了一块大石头,语气更加轻松了“我以后应该也会呆在里昂,以后我有空就来找你一起去喝酒啊。”

    “好的,没问题。”张昂答应了下来,虽然有所猜测,但还是反问道“哦,对了,你怎么也来里昂了啊,你不是和一帮人上城墙了么?”

    “唉,这事情也是说来话长啊,而且说出来你也不信,当时啊”艾伯特面露回忆。

    里昂城城主府。

    华丽的书房里点起了灯,塞拉侯爵在灯下踱来踱去,显得有些焦急。

    行走带起风,风吹动烛火,塞拉侯爵的影子也随着烛火的晃动摇曳着。

    并没有等待多久,他最信任的手下,也是他的女婿,杰瑞骑士就领着一个穿着棕色兜帽斗篷的人走进了书房。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塞拉侯爵的语气显得十分严肃。

    斗篷人掀开头上的兜帽,露出一副年轻气的面容来,他淡淡的笑道“我也想问,侯爵大人召见我,是为了什么事呢?”

    “是你们一直在求见我!”塞拉侯爵看上去有些发怒。

    “哦,求见了这么多天,侯爵大人你终于肯见我了,看来我的诚心起了作用。”帅气的年轻人依旧面带笑容。

    “说吧,你们究竟想要什么?”塞拉侯爵仿佛强压着怒火。

    “我们想要的一直都很清楚啊,想必侯爵大人也是明白的。”斗篷里的年轻人并没有直接回答。

    “我不知道,不知道你们革命军想要什么。”塞拉侯爵矢口否认。

    “好吧,那我先自我介绍下,我,欧仁德博阿尔内,是伟大的拿破仑元帅的继子。我代表法兰西革命军,正式请求,请求塞拉侯爵你能够带领里昂城的贵族和士兵们,赶赴马赛,支援我们革命军!这是拿破仑元帅给您的信。”年轻人深鞠一躬,掏出一封信来。

    塞拉侯爵并不说话,只是接过信,撕开封口的火漆,拿出信纸看了起来。

    好半响,他才放下信,艰难道“其实我是很想帮助你们的,可是现在明显是保皇党占据了优势,我无法彻底下注在你们那边。不过我不会没有表示的,我会偷偷准备一批物资,支援给你们,兵器,粮食,药物都有,不会让你白跑一趟的。”

    “我们不需要这些物资,我们只想让您出兵!”那年轻人明显一点都没有妥协或者见好就收的想法。

    “年轻人,不要太过贪婪,我这是看在拿破仑元帅的面子上,才给你这些物资的,出兵是绝对不可能的!”塞拉侯爵也斩钉截铁。

    年轻人并没有反驳,只是淡淡道“一个月前,里昂大主教带领了一批贵族和他们的私兵离开了里昂,您知道他们去哪里了么?”

    “这帮信徒的事情,我怎么知道,可能是去圣城朝圣去了吧。”塞拉侯爵揣着明白装糊涂。

    “他们去了巴黎!经过整训后,直接奔赴了马赛!现在,可能正在和我们革命军交战吧。”年轻人毫不客气的戳破了谎言,道出了真相。

    “那帮教徒的事情,我是管不了,他们想去哪就去哪好了。”塞拉侯爵继续嘴硬。

    “主教大人带走的贵族大概占全里昂城贵族的三成,作为里昂城的统治者,竟然有整整三成贵族是您管不了的么?”年轻人语气严厉,更像是在质问。

    “你这是在质问我么?哪个城市不是这样,那帮信奉武神的虔诚贵族,我们哪个城主能管的了?”塞拉侯爵的语气里再次充满愤怒。

    “如果保皇党赢了呢?”年轻人的声音很轻。

    “什么?”塞拉侯爵有些反应不过来。

    “现在您还能管的住七成的贵族!如果保皇党赢了,彻底打败了我们革命党,又想办法赶跑了英国佬,统治了法兰西,您认为,以后您还能管得到几成?”年轻人的声音一下子爆发出来,仿佛在发动进攻。

    “我,我是法兰西皇帝亲自册封的城主,当然,当然”塞拉侯爵的语气一下子弱了下来,有些说不下去。

    “现在的法兰西没有皇帝!巴黎的那位只是傀儡!教廷的傀儡!这些我们知道,您也明白。所以,我再次请求您,出兵吧,为了法兰西的将来,也为了您以后,能够真正的掌控全城所有的贵族,做一位真正的城主大人。”年轻人的话像一团火,想要燃起整片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