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苏珊的哭泣
    19苏珊坐在小板凳上,在家门口等待着父亲回家。

    她的手里拿着一封信,那是下午的时候,信差送过来的,那是米其林学院的信,送来正式通知她通过了学院的所有测验,可以在下周去学院报道入学了。

    其实苏珊心底里并不想上什么米其林学院,以后当个厨师什么的,她更希望像父亲一样,做一名兽医,为动物们祛除病痛,恢复健康。她从小就非常非常的喜欢动物,喜欢和它们呆在一起,和它们说说话。虽然苏珊并不能听懂动物们的嘶鸣吼叫,但她可以很清晰的感受到它们的心情,是害怕,是疼痛,是饥饿,还是欢喜舒服,她都能明明白白的感受到。而动物们也十分的喜欢亲近她,有时会蹭蹭她,舔舔她,围着她让她抚摸,这让她感到十分的快乐。

    然而父亲还是坚持不让她学习兽医的手艺,总是用什么“太辛苦了。”“太肮脏了。”“太危险了。”“不适合女孩子”之类的话来拒绝她。

    苏珊很想告诉父亲,她一点都不怕辛苦,也一点都不怕肮脏,更是一点都不感到危险,就连上次马戏团摔伤的那只大狮子,她也觉得十分的亲近平和,大狮子在她面前也是十分的乖巧,还偷偷的舔过她的手,像大猫咪似的,一点都不凶恶,完全不用紧紧将它紧紧绑在木板上。

    但是这些话终究还是没有勇气说出口,而在父亲的强烈要求下,她还是乖乖去报考了现在城里最火热,最有前途的米其林学院。

    说实话,苏珊感觉自己表现得并不算很好,但出乎意料的,她还是通过了所有项目,得到了这张珍贵的录取通知书。而这,想必能让辛苦了一天的父亲,脸上展露出微笑吧。

    然而她等了很久很久,甚至错过了晚饭时间,父亲才一脸疲惫的回到了家。

    “爸爸,爸爸,我通过米其林学院的考核啦,下周就可以去上学了。”苏珊欢呼雀跃的,将手里的通知书递到了父亲面前。

    “哦,我们家小苏珊就是努力,表现的很好,爸爸很高兴。”中年人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来,摸了摸女儿的头。

    “爸爸,你怎么了?怎么不开心啊?”苏珊眨着眼,有些担心。

    “没有没有,爸爸很高兴的,很为我们家苏珊高兴的,就是今天太累了,好啦。现在天色这么晚了,苏珊你先上楼去睡觉吧,我和你母亲还有事情要讲。”中年人脸上掩饰不住的愁容,但还是放轻声音催促女儿去休息。

    苏珊很听话,虽然有些不舍的,但还是默默上了楼。

    但她并没有回自己房间,而在楼梯尽头的墙边蹲了下来,将耳朵贴在木板上,想要偷听父母们的讲话,想要知道,是什么让父亲愁眉不展。

    “唉,这次城主大人是真的决定要打仗了啊。”父亲的叹息声幽幽的传来。

    “打就打嘛,我们又不是贵族,总不能逼你上战场啊。”母亲的话语充满了不忿。

    “哪有这么简单哦,城里一共才几个兽医?两个!城主麾下的骑士有多少?1多个,基本每个人都有马,有的还两匹马换着骑,还不包括其他几个大贵族手下的私兵,里面骑兵也肯定不少。马受伤了怎么办,还不是要找我?唉”那是父亲无奈的声音。

    “就一定要你随军出征么?让老肖恩去啊。”母亲的声音带着些抽泣。

    “别说老肖恩老了,而是这一次我们两个一个都跑不了,都要去的。今天城主大人还拜访了医药师协会,那帮正经的医师也要去大部分,这一次,是怎么都避不过了。”父亲的声音更加无奈了。

    “那,那,万一让我们娘俩以后怎么办啊。”母亲的哭泣声更大了。

    “没有万一的,不要乱说,就算我去了,应该也是在后军,什么辎重营,后勤部之类的地方,还是比较安全的,当然,我会尽量保护自己,活着回来的,你不要胡思乱想!”父亲的声音有些严厉。

    母亲还是呜呜的哭泣着。

    “要是我真的回不来了,我们家杂物间的地板下面还有一笔钱和一些金子,要是城里呆不了,你就带苏珊躲到乡下我哥哥那里去。哦,对了,苏珊她已经考上米其林学院了,应该很安全的,总之,万一我没回来,战火烧到了我们里昂,你就直接收拾东西去乡下,苏珊的话,你到时候看情况,能带就带,如果学院安全,你就自己去。”父亲的声音有些沙哑悲伤,但透着一丝决绝。

    苏珊虽然年幼,但并不傻,她明白父母在讨论什么事,她最最敬爱的父亲马上就要被征调上战场了,很有可能回不来,现在,他是在交代后事。

    泪水已经彻底模糊了她的眼眶,但她还是强忍着不出哭泣声,也强忍着没有下楼去和父母一起抱头痛哭。

    她不断鼓励自己,要坚强,要忍住,不能让父亲担心,要看上去像是什么事情都没生过,但是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蹑手蹑脚回到自己的房间,她钻进被窝,借着被子阻挡哭声,细细密密的哭泣了一整晚。

    “什么?我们里昂要要参战了?”张昂张大了嘴巴。

    “是啊,现在马赛那边已经彻底到了最紧张的时刻,革命军随时会被不断支援的教廷力量和虔诚贵族们彻底绞杀,如果革命军真的没了,那我们法兰西就彻底没希望啦。”艾伯特叹息道。

    “可城主大人不是一直都没接见两边的使者么,怎么这次痛下决心,打算为法兰西出力了啊。”张昂不解。

    “还是不是为了权势地位,要真的保皇党掌控了法兰西,你以为他那个城主还当的下去?就算还让他当,权势地位和现在肯定是不好比的。那时候,我们法兰西就是教廷的天下,地上神国你懂不懂?掌控全城的将是每个城市的教堂,和那帮教廷的虔诚信徒,就没有现在的这帮老牌贵族的位置。”艾伯特解释道。

    “那城主大人就是去援助革命军么?”张昂有些明白了。

    “那倒不一定,据说现在已经有好多大大小小的城主带入赶赴了马赛,不过就算不和革命军整编合流,也会和他们合作的,应该会彻底覆灭教廷在外面法兰西的势力。”艾伯特想了想,道。

    “那你也会跟着一起去么?”张昂问出了最关键的问题。

    “是的,我也会随军出征!”艾伯特欣然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