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止步不前的援军
    马赛城是法兰西最重要的城市之一。

    它三面环山,一面靠海,地势险要,风景优美,也是法兰西最大的港口和渔业城市,被那些饱经风霜的航海者称为“法兰西母亲的臂弯”,是他们魂牵梦绕的归航之处。

    然而,现在它早已不复原先的美丽与温柔。宽广古老的城墙上,坑坑洼洼全是触目惊心的伤疤,几个巨大的豁口处,胡乱的堆积着填补的的碎石和泥土,一层层火烧后的焦黑混杂着没有干透的血迹几乎铺满了整片墙面,偶尔还能在残垣断壁下看到零碎的尸体和残破的兵器。就连港口外不远处的海面上,也沉着一艘艘或大或小的破损船只,一具具惨白的尸体随着海浪起伏着。

    深沉的夜色中,全城死了一般的寂静,宛若一片真正的鬼域。

    但你若仔细观察,还能看到一些侧靠在墙上,胸口稍有起伏的黑影,如果不是那一丝丝微弱的呼吸声,他们和死人并没有什么两样。而你若细心倾听,还是能在昏暗的的烛光下,听到一点点若有若无的呻吟和痛呼,它们是那样的无力,更像是人临死前最后的悲鸣。

    只有城门不远处的中军大帐,还保留着一点最后的生气。

    大帐里的人稀疏了许多,远不如当初众将云集的模样,稀稀落落的就7,8个人。他们说话的声音也没有了之前的一往无前,勇猛精进,显得很是有些虚弱。

    “今天来犯的十多廋敌船被我军摧毁了6艘,俘虏了3艘,其余溃逃,出于稳妥考虑,我军没有进行追击,现在进港水道仍然掌握在我们手里,支援物资仍可以通过海路运进来。”

    “今天敌军没有进行大规模进攻,只在黎明和午后各进行了一次试探,被我军轻松击退。”

    “由于今天的战斗并不激烈,战损,伤损都不算大,总共死亡了112人,重伤无法作战的31人,无后续补充。”

    “傍晚的时候新到了一批支援物资,是图卢兹城过来的,仅仅是物资,没有增援一个兵力。”

    “据欧仁送来的情报显示,愿意增援我军的那部分城主现在大多聚集在艾克斯城休整,互相争论扯皮不休,短时间内没有直接增援马赛的可能。”

    “敌军这几日攻势一直显得十分疲软,没有一开始的猛烈了,我很有怀疑他们可能打算撤军,毕竟现在滞留在艾克斯城的老牌贵族援军十分强大,他们应该没有两面作战的把握。”

    “我建议,要抓紧时间再次和他们沟通,争取让那帮老牌贵族赶紧来援,我们双方一起夹击,不难把敌人的远征军留在马赛城下!”

    “不,我觉得不可能,他们要是真的打算来,就直接来马赛了,何必在那个什么艾克斯城休整?他们只想看到我们两败俱伤,然后来捡个便宜罢了。还不如去多要些物资实在。”

    主位上的统帅听着属下们的报告和建议,沉默着,他显得消瘦了许多,也憔悴了不少,身上的元帅服也肮脏破损了不少,但比起这一屋子的伤员,显得还算稍稍体面一些。

    沉吟了一会,他才缓缓道“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是最愚蠢的行为,想要真正获救,真正打败敌人,还是要靠我们自己!他们不想出兵,想看戏,那好,我们自己出兵,用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逼他们出兵!”

    “可是,可是我们现在哪里有能力去出兵呢?我们挡住每天进攻都已经竭尽全力了,我们的士兵们都已经疲惫到了极致,根本没能力出城作战啊。”小臂上裹着绷带的苏菲小姐忍不住开口了。

    “我们并不是直接出城作战”法兰西的军神缓缓述说着自己的计划。

    艾克斯城的城主府大厅里,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城主依旧互相争论不休。

    “我觉得这样不好吧,光支援物资,不支援士兵和武道高手,那帮革命军早晚会耗光的啊,到时候光凭我们,怎么打得败那帮保皇党呢?”

    “这个,当然不会让他们耗尽的啦,等双方打的差不多了,我们再介入就是,到时候既能轻松打败保皇党的远征军,又能救下危在旦夕的革命军,这样,还算立下了大功,拿破仑元帅也不好说什么的。”

    “我觉得还是稍微支援一些人过去吧,每家出了百八十人,凑个一千,从海路送过去嘛,不然万一玩脱了怎么办?”

    “不会的,拿破仑元帅可是我们法兰西的军神,哪里是怎么容易被打败的,再说这艾克斯城离马赛近的很,我们探子也派了不少,不会玩脱的。”

    “这样是不是太阳奉阴违了一点,万一以后拿破仑元帅掌控了法兰西,秋后算账怎么办?”

    “这有什么秋后算账的,我们好歹又送物资,又出兵的,那些没出兵,光送物资,或者既不出兵,又不送物资的城主贵族也多的是,他难道一家家清算么?”

    “对,就是这个理,我们帮忙打败了远征军,不还要去打巴黎?到时候还不是要靠我们?就算是军神,没兵没将,他怎么打巴黎?”

    “我们现在是雪中送炭嘛,干嘛不干脆点,送到底,也给拿破仑元帅留个好印象嘛。”

    “留个好印象?说的轻巧,现在去支援,保皇党的远征军可不是吃素的,里面教廷的高手可不少,到时候你知道要死多少人?我们手下这些力量可积攒的不容易,再说万一有个万一,自己都可能搭进去,还是稳妥点吧。”

    “呵呵,还留个好印象?你个三流的小城主,留好印象做什么?想加官进爵做大城主?还是想进巴黎做大官啊?”

    “你们不去,我自己去!可以吧,只要吧船队借给我,我把我的人走海路运过去,行不?”

    “就你带来的几百人,去有个屁用,万一路上碰到了保皇党的船队怎么办?我们这几艘船来的也不容易,借给你喂鱼么?”

    正在大家争论间,一个带甲的骑士了跑进来,高声报告道“革命军特使,拿破仑元帅继子,欧文大人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