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围剿溃兵
    作为保皇党远征军的主帅,比隆公爵感到无比焦躁。

    说实话,当初他一点都不想来,带领军队和传说中的法兰西军神对战这种事,他更是想都没想过。可是现在一家老小都在教廷手上,他又是现在法兰西为数不多,硕果仅存的几个有领兵作战经验的元帅之一,不得不硬着头皮,带着匆匆汇集的一帮乌合之众奔赴向了马赛。

    初期战斗并不顺利,双方你来我往,各有损伤,自己虽然实力相对而言更强些,但并没有占到上风,反而一直打得束手束脚,就连野战都吃过几次大亏。好在教廷和新任皇帝决心很大,一个又一个的高手,一批又一批士兵补充了过来,让自己有了绝对的优势,让对方也不得不缩入城中,据险防守。

    虽然他不明白那传说中的拿破仑元帅为什么不用他最擅长的运动战,将战火燃遍法兰西,而要在这里,这样一个孤零零的小城,和自己打这种最最愚蠢的死仗,硬仗。毫无意义的让两边的军力都在一次次的攻防之间迅速损耗着。但他知道,只有他一直这样坚持不懈的强攻,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不难把城里那帮顽固无比的革命军耗光,完成这一次的战争,打破那个不败的神话。但是,这需要足够的时间!

    巴黎的催促信一封接着一封,身边的那些教廷高手也对自己毫不客气,不断催促,下达了什么命令都要反复确认了才去执行,对面的对手又异常的顽强,这一件件事都让他十分的焦躁,迫切的想要解释这场无奈的战争。

    但真正让他无比焦躁,犹豫不决,在继续进攻和果断撤军之中摇摆的,是前几日开始,在不远处艾克斯城慢慢聚集的那一票老牌贵族联军。

    他第一时间派了使者过去,却没有回信,之后又派了几批,依旧毫无回音,那些派出的使者全都仿佛融入大海的雨点,一下子全都消失不见了。这让他明白,在那里慢慢聚集的军队是敌非友,很有可能就是来支援马赛的革命军的!

    再次派了几批探子斥候过去,得到的情报也不多,但初略的分析下,艾克斯城里的联军军力绝对不在己方之下,如果真打起来,加上马赛城里那帮革命军,这胜负还是很难料的。

    或者说,如果对面的那位传奇元帅真的发起威来,两军兵合一处,自己这边很有可能全军覆没,被他们彻底绞灭。

    但关键的,并不是他说退兵就能退兵的,他手下那帮改容换貌隐姓埋名的教廷高手肯定是不同意撤兵的,就连这几天的暂缓进攻都被他们抵制了好长时间,苦口婆心,好说歹说,才勉强让他们同意暂缓休整,免得进攻时腹背受敌。

    就这样焦躁着思考了大半夜,他才在疲惫中勉强进入了梦乡。

    感觉才睡了一小会,军帐外就传来了喧闹的声音,他的亲兵也跑进了帐篷,不断摇晃着他,一边摇,还一边喊叫着什么。

    好不容易让昏沉的大脑清醒了些,他才听清楚亲兵的喊叫声“元帅你快醒醒!革命军出城了!正在和我军交战!”

    刚刚被叫醒的大脑运转的很慢,但第一个想法已经蹦了出来怎么可能?那帮残兵败将,守城尚且吃力,怎么可能出城野战?

    然而第二个想法又很快占据了他的大脑不对,拿破仑元帅不可能这么弱智,对,肯定是和艾克斯城那帮家伙联合起来了!

    比隆公爵已经彻底恢复了清醒,他的理智告诉他现在远征军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这时候千万不能乱,要赶紧维持秩序,争取突破围剿,回到巴黎!

    想到这里,他毫不犹豫,拿起手边的宽刃战刀,就出了军帐,高喊咆哮着召集各队将领。

    然而一出帐篷,他的咆哮声就嘎然而止外面天虽然已经亮了,但到处都是白蒙蒙的一片,不知何时,大片的白雾笼罩了整个军营,雾中能见度极低,他甚至不能看清不远处高耸的城墙,而他的周边,不断有人跑来跑去,有人在怒吼,有人在召集部属,还隐隐能听到喊杀声和兵器的交击声。

    对方正乘着这大雾对我们进行攻击!巨大的危急感瞬间笼罩了他的心头。

    “集合!集合!对面借着雾气杀过来了!大家不要硬拼!我是比隆元帅,我命令!舍弃军营!我们一起向北边冲,突破包围!冲出山谷!离开这白雾范围!”比隆公爵全身内气激荡,将他的声音向着军营四周传去,一遍又一遍,他疯狂咆哮着。

    然后他又疯狂的挥舞着战刀,企图吹散身边的白雾,可惜成效并不大,然后又召集着他能看到的所有人,向着军营北边冲去。

    一路上他们并没有遇到什么阻拦,那些喊杀声和交战声被他们远远的甩在了后面,又有一队队散乱的军队随着他的呼喊聚了过来,一点点自信和安全感随着人群的聚集,在大家心头滋生。没有人想要陷入包围,陷入这危险的白雾之中,死的不明不白,大家奋力向北边冲突而去,打算离开这三山包围,迷雾笼罩的山谷,冲到平旷的平原上去。

    出乎意料的的,一路上他们并没有遇到什么阻拦,虽然很混乱,很狼狈,但他们还是如愿冲出山谷,逃出了厚重的白雾,逃到了空旷的平原上。

    然而,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队队整整齐齐,排着整齐队伍的步兵方阵,和举着一面面各式各样不同家徽旗帜的重甲骑士组成的冲锋阵行,那是等待已久贵族联军。

    号角声吹响,箭矢如雨,箭矢之后,是步兵与骑兵们的狂暴冲锋。

    “明天,我们将出城进攻,我们将迎来一次重大的胜利,我们伟大的拿破仑元帅保证,会彻底击溃那支保皇党远征军。”年轻帅气的欧仁严肃的宣布着。

    “这怎么可能?你们现在哪里还有发动进攻的实力?”有人忍不住发问。

    “这个拿破仑元帅自然有胜利的办法,你们到时候睁大眼睛看好就是了。实在不放心的话,你们尽管可以去观战,如果我们失败了,那一切休提。但如果我们胜利了,那你们就帮我们收拾一下那些溃军。怎么样?”年轻的革命军骑士脸上满是自信,然后再次严肃道“爱惜羽毛,不肯遭受太多损失,元帅不怪你们,但是如果我们打败了对方,你们却连溃军都不敢上,那就实在说不过去吧?”

    “那你说怎么办?”一个大城城主道。

    “不需要你们多做什么,到时候你们在马里尼亚纳山下的平原整军,消灭那些溃逃的溃兵就好,毕竟,不能让他们为祸乡里,或者逃回巴黎嘛。”欧仁的声音并不算大,仿佛是在交代什么微不足道的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