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四十八章 静心
    摇了摇头,看着追出去的两个大帅哥,张昂怀着杂乱的心情,回到了巴黎烹饪协会。

    协会里,伯纳德院长正召集着人手,准备着厨具调料,为明天的宴会作准备。

    张昂看到大家都这么忙碌,忍不住上前帮忙,正准备搬起一缸酱料,却被伯纳德院长挡住了。

    “汤姆啊,我能感受到,你的心很乱,这几天的宴会,你还是不要参加了吧,心静不下来,做出来的食物,也不会好吃的。”伯纳德院长拍了拍张昂的肩膀“我想,你还有许多事情好做,要解决,放心吧,这里就交给我们,你现在需要把心静下来。”

    “那”张昂不知道说什么好。

    “去吧去吧,该做什么做什么,无论厨艺还是武道,都需要一颗专注而平静的心。”伯纳德院长挥了挥手。

    “谢谢,那我走了。”沉默了一会,张昂离开了协会。

    首先,张昂去了城北的大军营,根据打听,张昂知道,革命军的战马,骡子之类现在都在这大军营里。

    而想要帮苏珊找爸爸,自然是那里的可能性最大。

    军营外自然把守严密,防卫森严,好在张昂也不打算硬闯,只是向着进进出出的人打听

    “请问,随军的兽医是在这里么?”

    “不好意思,请问一下,您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瑞德哈特的人,他是个兽医。”

    “你们有谁听说过有个叫瑞德哈特的人么?他是随军兽医,个子不大,脸型也比较瘦,我这里有他家人托我送给他的信。”

    一个个,一遍遍的重复了好半天,嗓子都快喊哑了,才终于问到一个靠谱的人。

    “你是里昂城和瑞德哈特先生一起来的?你知道他在哪里么?”张昂面前的是一个一脸苦相的小老头。

    “你真是里昂来,帮他家里人送信的?”小老头一脸的怀疑。

    “是啊,我是米其林学院的老师,他女儿苏珊现在是我的学生,我正好来巴黎办事,就帮她送下信,你知道瑞德哈特现在在哪里么?”张昂解释道。

    “唉,瑞德哈特他,失踪啦。”小老头收起了怀疑,叹了口气。

    “失踪了?怎么会?什么时候?是在战场上失踪的么?”张昂急忙问道。

    “不是在战场上,这个,整件事情很奇怪。当时我们在北边和英国佬打仗,很多马儿都受了伤,这个马儿用的药和人用的药是不一样的。瑞德哈特他就带了一队人去军营旁边的森林里采药,结果这一队人都失踪了,一整晚都没回来。第二天军队里派了好些让人去搜寻,翻遍了整个森林,也没找到人。唉,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啊。”小老头又叹了口气。

    “这,会不会是被英国佬抓去了,或者被杀了?”张昂忍不住问道。

    “这不可能啊,那森林就在我们军营边上,英国佬胆子再大也不会过来啊,瑞德哈特他们又不是什么重要人物,抓他们又什么用?再说,杀了人为什么不留下尸体,要带着尸体跑呢?这不合理吧,所以我们都说这件事很奇怪,很诡异啊。”小老头否定了张昂的猜测。

    沉吟了一会,张昂继续问道“这样啊,那个森林在什么地方,能告诉我么?”

    “哦,当时我们打的是杜朗,就在城外山下那个森林,我不记得叫什么名字了,反正那边就一个森林,很好找的。你不会是想去找他吧?我们当时派了有好几百人,都没找到人呢。”小老头一脸的不信。

    “这个,总得努力找一下嘛,毕竟不能让我的徒弟伤心啊。好啦,谢谢您了。”张昂道谢后,就离开了。

    第二站,张昂去了铁塔学院。

    铁塔学院里人并不多,但绝大多数人都认识阿诺。虽然他们并不知道阿诺现在在哪里。

    不断的打听后,终于,他还是找到了知道消息的人

    “你说阿诺将军啊,他中午的时候就被叫进宫了。明天就是登基大典,阿诺将军可是战功赫赫的大将,可能需要学习一点这个,礼仪啊什么的。这样明天才能站在皇帝陛下身边,享受那无尽的荣光吧。唉,我要是有阿诺将军那样的天赋和实力就好了。”那钢铁般的壮汉一脸的羡慕。

    天色渐晚,没有找到阿诺,张昂一时不知道去哪里。

    算了,等典礼之后,再带阿诺走吧。

    正想着,张昂不知不觉走到了那个原先艾伯特帮他租的小屋前。

    而小屋的门,却是开着的。

    有些好奇的,张昂走了进去。

    “汤姆克鲁斯,或者李昂莱昂纳多,我就知道,你会回这里来的。”房子里的坐着的一个黑甲骑士站了起来,那是达达尼昂。

    “你,你怎么在这里?”张昂有些吃惊。

    “嗯,当初救我的,是你吧,我当时就有些奇怪,一个普通人,怎么会有我们火枪队秘制的疗伤药剂呢。”达达尼昂开口道。

    “好吧,是的。”张昂摘下了面具,露出了本来的面容。

    “哦,原来是个面具啊。”达达尼昂走进了一步“当初第一眼我就觉得很熟悉,好像似曾相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原来是这个面具啊。”

    “首先,谢谢你当时救了我,要是我那时候还在城墙上,我很可能已经死了。”达达尼昂鞠了个躬。

    “啊,这个,没关系的,说起来,我们也算”张昂还没说完,就看到一个拳头砸了过来。

    他连忙退后两步躲开这一击“你干什么?”

    “可你为什么要让苏菲伤心!为什么?”抬起头来的达达尼昂满脸都是怒容。

    “嗯我心里有喜欢的人,我不能接受苏菲,我不能娶她,不能履行那份婚约,这无论对我,还是对苏菲,都是不公平的。”张昂并不生气,解释道。

    “那那你为什么不早点讲清楚,你知道你死的时候,苏菲她有多伤心嘛,上午的时候,她又有多伤心嘛。”达达尼昂还是怒气冲霄。

    “我一直觉得你蛮好的。”张昂放轻声音。

    “什么?”达达尼昂不明白。

    “但我现在不这么认为了,你喜欢苏菲,你爱他,想要和她在一起。那在她伤心失落的时候,你就应该陪在她身边,安慰她,关心她,想办法走进她的心房!而不在在这里,在我身上出气!”张昂把声音放大。

    “可是,可是苏菲她,她,她赶我”达达尼昂后退了两步。

    “我不适合苏菲,这你应该早就知道了。我实力低微,胸无大志,既不能帮助她,也不能支持她。而你不同,你有实力,有理想,愿意为她奋斗,帮助她,呵护她。现在我退出了,也即将离开巴黎,那你为什么就不能勇敢一点,不要怕挫折,更加坚持的去爱她,感化她,让她爱上你呢?不要再逃避似的,在苏菲她最脆弱,最需要人安慰的时候,离开他,去做那些毫无意义的事情。”张昂高声利喝道。

    沉默了一会。

    “谢谢。”

    说罢,达达尼昂纵身而起,化作一道火线,彪出小屋,不知去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