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七章 港口
    丹麦,哥本哈根,阿美琳堡王宫。

    装饰华贵的房间里燃着精致的火炉,将整个房间熏得暖洋洋的。

    火炉旁是张豪华的床榻,铺着柔软的天鹅绒垫子,点缀着金色流苏的层层帘帐,而一位面带威严的白发老人正躺在这张大床上,半眯着眼睛,不时发出一阵阵的咳嗽声,而一位穿着华贵长裙的端庄老妇人正在给他喂食药剂。

    而在床的旁边侍立着一位位穿着简易礼服的中年男子,他正一脸悲戚的看着床榻上的老人,目露哀伤。

    而床榻的另一边,一群高矮胖瘦不一的大臣们正在报告着什么。

    “报告陛下,现在已经发现的,被袭击的村庄达到了37座,几乎全部被屠杀一空,只要极少部分幸运儿幸存了下来,我们已经进行收容了。”

    “报告陛下,几个岛还好,最严重的还是港口,希茨海尔斯,腓特烈都被攻破了,现在有部分还在向北,下一个可能是斯卡恩。”

    “我们海军已经派了一部分舰船前往支援了,但我们能力实在有限,无法帮助他们抵御敌军,只能想办法救一些幸存者。”

    “这次来的牧狼人部落极多,我们陆军现在是捉襟见肘,能抵挡住他们,保护好城市就已经是极限了,根本没有能力消灭他们。”

    “保护城市?说的好听,他们根本就没有攻击城市,他们去的是北边,攻击的是港口!你们不去支援,龟缩在城里,像话吗?”

    “我们怎么支援?怎么支援?那帮牧狼人虽然攻城不行,但一个个实力强劲,都是野战的好手,我们派兵去支援,不是羊入虎口么?”

    “你们就是胆我们那么多陆军,难道怕这么区区几支牧狼人?”

    “区区几支?你知道他们多少人么?成千上万!还有同等数量的巨狼!反正他们马上会走的,现在何必让我们的士兵白白牺牲呢?”

    听到他们越说越不像话,让整个房间如同吵闹的市场一般,中年男子不耐烦的打断他们“够了!都给我出去!”

    大臣官员们陆续退出房间,而床榻上的国王则咳嗽得更加厉害了些。

    “唉,多事之秋啊”年迈的国王虚弱的声音从帘帐中传出。

    中年男子连忙单膝跪地“父亲不必担心,我马上就带兵出征!去驱逐那些牧狼人!消灭他们!为无辜惨死的人报仇!”

    “不,不许去!咳咳,给我在家好好呆着!”躺在床上,病魔缠身的国王却阻止他。

    “父亲,为什么,那帮恶徒现在正在屠杀我们的子民啊!”王子话语里满是悲愤。

    “我们不是对手的,不要去,咳咳,他们会走的,会走的,我们要忍耐,要更忍耐一些”国王虚弱的重复着。

    “可,可是”王子奋力锤了下地面“要是卡提那还在就好了,不然,现在也不至于”

    “在也没有!卡提那是慈悲之剑,高洁之剑。咳咳,不应该被用在仇恨上,不应该为了报仇,为了杀戮使用它。而且,就凭你现在的实力,你驾驭不了它的。”老国王慈爱的看着眼前的爱子,告诫道。

    “那,那就看着他们屠杀?看着他们犯下那些恶行?”王子殿下还是愤愤不平。

    “唉,算了,你去请安徒生先生,和路德牧首阁下来吧”老国王吩咐着,话语里满是疲惫。

    斯卡恩是个港口小镇,位于丹麦最北边,背靠山崖,面朝大海,这里的大多数人都靠着捕鱼航海为生,这里不是战略要地,不是重要贸易港,这里的人们也一直过着平静祥和的生活。

    而这一天,平静被打破了。

    高高的城墙上,人们看到了漫山遍野而来的狼群,以及狼群后,那一个个野蛮凶残的牧狼人。

    几百年中,不断修缮,不断加固的城墙,没有等到它原本想要防御的海盗,而是即将面临着狼群的撕咬。

    狼群没有立即进攻,而是在城墙下陆陆续续聚集着,越来越多,越来越秘,然后一棵棵大树被砍伐,一个个帐篷被搭起。

    而斯卡恩的城墙上,则是一片的混乱,大钟被不断敲响,召集着所有拿的动武器的人。

    有人驾着船逃了,但更多的人还是上了城墙,想要阻挡墙外那些想要侵略,破坏他们家园的恶徒。

    而很显然,他们中并没有什么武力强大的武道高手,大部分都只是普通人罢了。

    傍晚的时候,牧狼人们发起了进攻,或者说,并不算进攻,而是小小的试探,小小的耍弄。

    只有十几个人,离开了他们营帐,不紧不慢的骑着巨狼来到了城墙下,随意的拨开飞射过来的稀稀落落的箭矢,一个纵身,再在城墙上踏一脚借个力,这十几个人就上了并不高大的城墙。

    他们也并不用兵器,只是狰狞的看着那帮大吼着冲上来的渔民们。无视他们手中的鱼叉,短刀,木盾。张开大手,轻轻松松的将渔民们的脖子扯断,将带着脊椎的头颅挂到腰间,等到腰间挂满了,才停下手来,看了看那些四散奔逃,大吼大叫,或者瘫软在地,屎尿齐流的可怜家伙,才一个个跃下城墙,慢吞吞的回到自己的营中,引起营地里的一小片欢呼。

    城墙上的所有人都被这残酷的事实击碎了希望,原本的勇气和战意一扫而空,只剩下无尽恐惧。

    “我们逃吧,我们有船,大家都逃吧。”

    “我们挡不住他们的,他们人那么多,还那么强。”

    “我们的城墙太矮了,他们一跳就能上来,我们挡不住的。”

    “他们还没进攻,我们还有时间,都跑吧。”

    “他们就是猎人,我们是猎物!他们只是在玩弄我们戏耍我们,打不过的,跑吧。”

    “我不管,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我不能死,我不能死,我要带我老婆孩子离开。”

    “我们的军队呢?我们的海军呢?他们为什么不来,为什么不来救我们?”

    每个人都惊恐不已,每个人都想要逃跑。

    “那就跑吧,大家把船都搜集起来,女人和孩子先上,男人最后上!全都往南边走,能跑多远就跑多远。我们这边船肯定不够,家里的木板,酒桶全聚集起来,绑到船上!等多跑几个就多跑几个!”镇长无奈的下达了命令。

    而就在同一时间,漫山遍野的狼群开始了冲锋,如同一道黑色的巨浪漫了过来,漫过了山野,漫过了城墙,漫过了小镇,漫过了港口,也漫过了所有正准备惊慌逃窜的人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