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十一章 围攻
    张昂闻言,也朝着悬崖下看去。

    “怎么会到下面去了啊?”张昂一脸不解。

    “当然是顺着绳子下去的啊,应该是遇袭后,那个男的就把绳子割断了,这样才救了那个孩子一命。”艾伯特指着那绑在树上的绳子,一脸的感慨。

    “那该怎么把他救上来呢?让我找找啊”张昂在戒指里翻找着“倒是有根绳子,就是长度不够啊。”

    拿着绳子,比对了一下,张昂就对着这道几乎垂直九十度的悬崖犯了愁。

    艾伯特白了张昂一眼,幽幽的叹了口气“算了,我来试试吧。给我两把刀!”

    “你不会是要”张昂有些犹豫,但还是拿了两把尖刀递给他。

    艾伯特接过刀,纵身一跃,便越下了悬崖。

    下落了一段后,“当”一把刀插入山壁,下降之势顿时一缓。

    再又往下,又是一刀,插入山壁,减缓了下降趋势,然后又轻盈的一跃,艾伯特便落到了那块小小的,突出崖壁的石头上。

    让小男孩趴到自己背上,艾伯特腾身而起,踏着刚刚插入山壁的两把尖刀,两下一跃,便翻上了悬崖。

    虽然早已见识过了葵花宝典中那门轻功的神奇,但刚刚艾伯特表现出的举重若轻,轻盈迅捷还是让张昂叹为观止。

    小男孩一落地,却没有先感谢两人,而是向着那一男一女的尸体扑过去,失声痛哭起来。

    看他哭的差不多了,张昂才走过去问他“这到底是这么回事啊,你们怎么会来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我们是来采草药的”小男孩哭哭啼啼的,将事情陆陆续续的讲了出来。

    听完小男孩的阐述,张昂叹了口气“唉,既然,这位尼克大哥拼死也要帮你割断绳子,那肯定是希望你能活下来,甚至以后为他们报仇,所以你要更加坚强一些才行。让我们一起,把他们好好安葬吧。”

    将两具尸体带下山,又从蛇谷里轻松取出了那位队长的尸体,三人便将这三人埋在在了山谷不远的森林里。

    然后带着小男孩往溪边走去。

    突然,艾伯特耳朵动了动“不对!前面有打斗声!苏珊他们出事了!”

    “你带好他,我先回去!”说罢,他就化作了一道褐色的闪电,几下一闪,就瞬间消失在了张昂的眼前。

    澄澈静谧的小溪边,一场战斗正在进行。

    阿诺全身肌肉鼓起,衣衫爆裂,无形的气劲包裹着他的拳头,带着无匹的力量,不断的向着四周挥击,拳风阵阵,劲气激荡,驱赶阻挡着那不断到来的进攻。

    而围着他伺机进攻的,足足有五个人!

    这五个人三男两女,脸色皮肤都惨白惨白的,但嘴唇和眼睛却都红得可怕,显得十分的诡异。

    更诡异的是他们身上的衣服,他们全都穿着非常厚重的礼服,雕花,蕾丝,精致,得体,都还披着黑面红底的宽大披风。

    这样的装束十分奇怪,就算再注重仪表的贵族也不会在进森林里打猎或者赶路冒险的时候,穿礼服出场。

    一来,太过拘束,行动不便,二来,全是布料,没有防御能力,三来,也容易弄坏,弄脏。

    但这五个人身上的衣服却依旧鲜亮干净,没有任何破损,而且好似也根本没有影响到他们实力的发挥。

    他们不断有人跃起,化作一团黑影,稍一盘旋,就穿过拳风,挥出了手上的匕首,或用指甲尖利的双手抓向那个原地不动,抵抗他们的独臂壮汉。

    而很出乎意料的,虽然壮汉的拳头威力无比,他们不敢硬接,但躲过去还是可以的,不过他们的攻击,打到了壮汉身上却丝毫看不出效果,哪怕是全力的直刺,也无非在壮汉身上留下一道白痕,而且不一会就消失了。

    而且这壮汉仿佛不知疲倦似的,一直保持着高速的挥拳,拳风越来越广,也越来越猛烈,让他们越来越难攻击到,这越打他们越心惊,越打他们越烦躁。

    终于,其中一个男子躲避不及,硬捱了壮汉一拳。

    当下,他便惨叫了一声,被打飞了出去,连连撞断了好几棵大树,倒在了地上,生死不知了。

    他的同伴也停下了手,一个去查看那个倒霉鬼的伤势,其他几个则防备着那个壮汉。

    “哎呀,这一拳可真特么的狠啊。”那个被击飞的男子被同伴搀扶着,慢慢走了回来。

    “自己不小心,还怪别人么?”一个女子白了他一眼。

    “唉,这块肉不好啃啊。”看着那个神情戒备的壮汉,另一个男子发出感慨。

    “怕什么,他就力气大,拳法着实不怎么样,我们硬耗,总能把他耗死!”另一个女子发狠道。

    “是呀,是呀,这荒山老林的,这么多天,就上午才喝到了两个,还有一个新鲜的看得到吃不到,这边这两个极品可不能放过了。”一个男子舔着嘴唇。

    “哈哈,你们小女孩我不管,这个壮汉的血我是喝定了!噢,这沸腾的炽热!这味道肯定好极了!”另一个女子忍不住咽了口口水。

    “是啊,这该死的任务,让我们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跑了这么久,一路上别说是人了,抓只野物解解馋也找不到,今天好不容易运气来了,可不能这么放过了。”扶着同伴的男子也随声附和。

    “他要保护小女孩,肯定不敢移动,我就不信他力气用不完,我们车轮战,终归是能把他耗死的。”有人出声鼓励。

    “关键是他那身锻体功夫,实在太强,我们几乎破不了他的防嘛!”一个女子看着自己手上有些卷刃的匕首,心疼道。

    “这特么哪里来的怪物,力量这么强,防御还这么狠,要是他两只手完好,再练上一门兵器,那不是同阶无敌了?”被打飞的那个男子看着自己垂下来软绵无力的手臂道。

    “大家都是宗师级,我们五打一,他还有个拖油瓶拖累,只要一直耗,总能耗死他的,我建议,等等我们就分成两波,一波去抓那女孩,让他回守,另一波乘着机会就攻击他。”看样子是领头的那个男的发出了建议。

    “好,我们俩有刀,负责攻击他好了,你们两个去抓那女孩!”另一个女子赞同道。

    讨论完毕,四人缓缓逼近,准备再一次发起进攻。

    突然,一道褐色的影子从林中一闪而出,挡住了他们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