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十二章 狂暴的艾伯特
    看着眼前这五个吸血鬼,艾伯特满心都是怒火。

    但他闭上了眼睛,仿佛眼前的敌人并不存在。

    他喃喃自语着,不知道想讲给谁听“啊,我终于找到你们了,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们了,没有人比我更仇恨你们这些该死的吸血鬼了!”

    吸血鬼无一例外,全都来自于血族,而血族,这个古老的名称,则代表着整个大陆最最古老,最最邪恶的武道宗门!

    而血族的武道功法,也是整个大陆最最邪恶,最最残忍的功法!血族的弟子,学习这些功法的血族成员,则是全大陆人人喊打的吸血鬼了。

    血族功法的本质很简单,就是通过吸食他人的血液,再通过秘法的修炼来增强自己的功力,内息,强化自己的身体,速度,甚至寿命!而一般来讲,吸食的对象武功越强,则修炼的效果越好,但这功法并不是没有代价,它会让越吸越多,越吸越上瘾,一旦一定时间没有足够的新鲜血液补充吸食,则会神经错乱,生不如死,甚至严重的会实力倒退,乃至死亡。这是一条只能一路走到黑的没有尽头的邪恶道路。

    但狩猎武道强者是十分危险的,往往会阴沟里帆船,几百年来,被抓住处死,或者被就地反杀的不在少数。虽然一旦吸食了高阶武者的血液,他们往往能实力大进,将同伴甩在脑后,但有勇气去走上这条狩猎强者之路的吸血鬼还是少之又少的。

    所以很多时候这些吸血鬼往往并不关注吸食对象的实力,他们喜欢按着自己独特的偏好来,有人喜欢壮汉,有人喜欢孩童,有人喜欢少女,有人喜欢静静的用牙刺入脖子吸食,有人喜欢一边施虐一边扯开动脉大口饮用但无一例外,他们全都喜欢吸食活人,而对死去的人不感兴趣。

    反正只要的新鲜的血液都是有用的,那何必去招惹强者呢?反正低级武者和普通人到处都是。

    可以说,每一位实力强大的吸血鬼的背后,都有着成吨成吨的无辜者的鲜血,都有着无数个家庭的破碎和血泪。

    整个血族的实力也十分强大,虽然他们氏族众多,派系林立,但他们之中高手辈出,甚至武圣级的强大吸血鬼都不在少数。近千年间,作为大陆正义象征的督基武神教也曾多次派出大批强者,对血族名义上的总部德古拉堡进行过多次的征伐,但几乎每一次都是无功而返,甚至损兵折将。

    而艾伯特对这些吸血鬼,一直都怀着强烈的恨意。

    以前的艾伯特是个自由散漫,风流浪荡,喜欢到处吹牛打屁的人,典型的自暴自弃的纨绔子弟。但更早之前,不是这样的,他也曾是个苦修家传刀法,想要建功立业,出人头地的人。而他所有坚持不懈的努力和奋斗,都只是为了那一个目标,那一个梦想

    直到那一天,他失去了目标,失去了梦想。

    他看到了那个一直与他青梅竹马,从小长大,一直在他身边鼓励他,安慰他,陪他哭,陪他笑,甚至以后还会嫁给他的那个女孩的尸体。那惨白的,干瘪的,满是细密伤口的尸体。

    警察来了,火枪队也来了。然而很多天后,他只得到了一句“他们轻功实在太厉害了,我们的围剿失败了,没有抓到,现在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这样的回复。

    他愤怒过,发狂过,宣泄过,甚至闷在家里,如同行尸走肉过很长一段时间。

    最后,他放下了刀,拿起了酒,放下了勤勉努力,拿起了自由浪荡,变成了另一幅模样,变成了那个曾经被他唾弃的模样。

    然而现在,5个吸血鬼,5个活生生的吸血鬼站在了他的面前。

    刚刚在山崖上的,默默的祈祷得到了回应。

    他曾经朝思暮想的情景化作了现实!

    而他,现在也有了他曾经需要的,梦寐以求的力量!

    他不知道这五个吸血鬼是不是他当年的那个仇人,他只知道,所有吸血鬼都该死!

    “哈!哈!哈!哈!”艾伯特睁开眼睛,仰天大笑,泪流满面“奥利维亚啊,我找到他们了!”

    然后,他就化作了风

    “她攻过来了!”

    “好快!”

    “背靠背防御!”

    “她在左边!不,在右边!”

    知道碰上了大敌,那些吸血鬼匆忙的组织着防御。

    他们一个个全身血气沸腾,动作迅捷如飞,一道道鲜红爪影漫布天空,一道道尖锐的气劲向着四面八方激射!

    但他们挡不住。

    天下武功,唯坚不催,唯快不破!

    风无孔不入!风狂暴如锤!

    那是风一般的拳头,每一拳都威力不大,每一拳都不能被躲闪,不能被卸力,每一拳都能完整的轰在他们身上!

    那是风一般的拳头,击打在他们身上的每一个部位,头,颈,胸,腹,背没有遗漏,也不可阻挡!

    那是风一般的拳头,哪怕他们集合,哪怕他们分开,哪怕他们四散奔逃,都能一个不落的打在他们身上!

    仗之成名的鬼魅轻功毫无作用,无论怎么跑都甩不掉那不紧不慢的拳头。

    擅于卸力的血色罡气一击被破,拳头上附加的力量完完整整的在呈现在了身上。

    千锤百炼的强大身体宛若粘土,被打中一拳,就会多一个拳印,深深的印刻进肉里。

    衣碎!肉烂!骨折!血管爆裂!

    他们已经放弃了逃跑,放弃了抵抗。

    他们已经失去了逃跑的能力,失去了抵抗的能力。

    他们在狂风呼啸中,被吹动着,改变着方向,也改变着形状,慢慢的汇集到了一处。

    仿佛被无形的大手揉捏一般,搅动,聚合,挤压,最终从五团变成了一团,混杂在一起,不分彼此了。

    但风还是不停的吹着,久久不曾停息。

    张昂赶到的时候,只看到地上一大摊子肉泥,忍不住开口制止道“艾伯特,够了!”

    狂暴呼啸的风停止了,艾伯特出现在了张昂眼前。

    他的双手微微有些颤抖,拳头上是一片血红,但眼睛里却满是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