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十八章 村庄激战
    秋意已深,越往北,就越寒冷。

    而越往北,行人也就越稀疏,哪怕这一条道路是丹麦最繁华的商道也不例外。

    终于,那些来往的商队,成队的冒险者,独行的武者,全都不见了,宽广的大路上,只剩下张昂他们一行四人,还是不停的向着北边而去。

    这一路上,发现的被屠杀焚毁的村庄也逐渐增多了起来,甚至就连十分靠近城市的贵族领下村庄,也多有遭受侵害的。

    大道旁的森林里,也是走兽无影,飞鸟无踪,只剩枯败的落叶不断落下,让整个森林变得静谧而金黄。

    而他们经过的几个城市,全都城门紧闭,防卫森严,哪怕到了晚上,城墙上也篝火通明的模样,没有一丝要接纳旅人,或出城探测的样子。

    张昂知道,这些都是因为那些牧狼人,那一个个不知道为什么聚集起来的牧狼人部落,而他们现在已经离那些牧狼人很近了,下面的旅程,将变得危机重重,他们随时会迎来久违的战斗。

    为了应对有可能出现的突发情况,张昂让感觉最敏锐的艾伯特走在了队伍的最前面,而阿诺则走在最后面压阵,苏珊还是和原来一样,坐在阿诺的肩膀上。

    张昂发现,阿诺的肩膀已经成了苏珊的专座,宽广厚实,平稳舒适,现在很少下地走路。

    一行人也慢慢离开大路,沿着小路向着就近的港口而去。

    走了一段后,走在前面的艾伯特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张昂看向四周,放低声音问道。

    “前面好像有打斗的声音。”艾伯特一脸的严肃“我们是避过去,还是过去看看?”

    稍稍想了想,张昂下决心道“过去看看吧,万一是牧狼人呢,正好可以打听下消息,或多或少,也能救下些无辜的人。”

    又想了想,张昂对阿诺道“阿诺,你带着苏珊去那边的林子里躲好,我和艾伯特过去就是了。”

    吸取了上次的教训,张昂从戒指里拿出一面崭新的巨大盾牌和精钢钉头锤交给了他“不要乱跑,保护好苏珊,等我们回来。”

    又对艾伯特道“这次要真的碰上了敌人,那留几个给我,我正好实战经验太少,需要好好磨练一番。”

    两人运起轻功,尽量轻手轻脚的向着声音来源处摸去。

    闪过一棵棵大树,拨开一丛丛杂草,一个还算大的村庄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村庄破败,杂乱,矮墙有着破洞,房屋燃着星火,是个很明显的,遭受劫掠屠杀的村庄,而这打斗的声音,就出现在这个小村庄里。

    是牧狼人在屠杀村庄!

    张昂一跃而起,就想向着村庄里冲去。

    可是,却被艾伯特拦了下来“不对!别冲动!这个村庄在之前已经被劫掠过了,里面很可能不是牧狼人!我们靠近点看!”

    慢慢借助杂草的掩盖靠近后,果然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看着眼前几具明显不是村民或者牧狼人的尸体,张昂有些疑惑的朝着艾伯特看去。

    只见他眉头紧锁“圆尖盔,链子甲,短矛加盾牌,这是这是丹麦皇家卫队!”

    “什么意思?”张昂一时没反应过来。

    “里面被攻击的,肯定是丹麦皇室的重要人物!走,我们去帮忙!”说罢,他便腾空而且,向着村庄中冲去。

    张昂无奈,也只好跟了上去,进入了村庄里。

    村庄里的打斗非常的激烈,而且仿佛到处都有人在激斗,各处都有人在怒吼,喝喊,还有房屋墙被撞倒的声音,劲气激荡的声音和暗器的破空声更是此起彼伏。

    而首先出现在张昂和艾伯特面前的,是一位拿着双手重剑的重甲骑士,他的对手则是一位全身裹在黑袍子里的人。

    喜欢裹在黑袍子里的人有很多,但最出名的,只有两种,分别是教廷的审判者,和骷髅教会的教徒。

    而从那黑袍人裸露出来的干瘦如皮包骨手臂,和那青灰色的皮肤,不用艾伯特解释,张昂也知道,那是他以前听说过好多次的骷髅教会的教徒。

    那骷髅教徒并没有使用兵器,全靠一双细瘦如竹筷般的手掌对敌,他不断跃起腾空,拍击在那个骑士的重剑上,发出金铁交鸣的碰撞声。

    而他的力量奇大,那穿着重甲的骑士被他拍击得连连后退,挥剑左格右挡,却也拦不住那细瘦爪子的进攻,往往“啪”的一下,身上的精钢盔甲上就多了一个清晰掌印。

    看到你骑士支持不住了,张昂连忙出手,拿出精钢菜刀向着那个骷髅教徒冲去。

    以无厚入有间,恢恢乎其于游刃必有余地矣。

    庖丁解牛刀法中的招式被他淋漓尽致的发挥了出来,轻巧的躲过那骷髅教徒奋力回援阻拦的双掌,砍到了他的身上。

    又是金铁交鸣声起,然而结果却大不相同,满含锋锐内气的刀锋如同切开黄油一般,将那骷髅教徒的一只手完全砍了下来。

    “啊!”那骷髅教徒惨叫一声,眼中满是愤怒与惊恐“你们是什么人?敢管我们骷髅会的事情。”

    “要你命的人!”张昂不和他废话,直接挥刀砍去。

    “呜”发出一声呼啸,这骷髅教徒竟然反身就逃。

    可惜,他后面就是在一旁掠阵的艾伯特。

    褐色的身影一闪,他的头颅就高高飞起,身首异处了。

    “怎么样,没事吧,到底是这么回事?”张昂看着那个坐倒在地,不断倒吸冷气的骑士道。

    “我们是丹麦皇家卫士咳咳陪着王子殿下和安徒生先生来这边探查牧狼人,结果碰上了这帮骷髅教会的杂碎咳咳你们,你们是游历的武者么?我请求你们,去帮忙保护王子陛下,我们丹麦皇室会给你们报酬的。”那骑士抚着胸口,说的很是艰难。

    “那你们家王子在哪?”张昂连忙问道。

    “安徒生先生拖住了骷髅会的大司教咳咳王子他们应该往北边去了,你们赶紧过去帮忙,帮忙”那骑士吐了口血,说不下去了。

    “好,我们走!”张昂便带着艾伯特向着村庄北面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