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营地
    作为狂狼氏族的大长老,卡玛拉是见过世面的。

    他是一名狼孩,一名由野狼群抚养长大的孩子,为了争夺他,据说狂狼氏族死了几十人,其中甚至有一名强大的尊者。

    他是天生的控狼人,一来到部落,教导他的,就是氏族里最富有经验的控狼者。无论是食物,女人,还是功法,氏族里全都任取任求,全力供应。

    而他也不负众望,只花了五年,他就青出于蓝,成为了氏族里最强大的控狼者。又过了5年,他就成了整个月神教牧狼人中排名第一的控狼人,哪怕是那位有几十年经验的,以天才著称的著名控狼人,都要在他面前俯首称臣。他更是通过不断练习和尝试,重现了好几门只存在与部落典籍中高级控狼术,成为了所有牧狼人心目中的传奇。

    他也不是没有经历过战斗,他带着狼群与那逐日教的人战斗多,与那闯入森林的强大冒险者,云游武者战斗过,更是战斗过强大恐怖的教廷审判者!

    在他精妙绝伦,如臂使指的控狼术下,他们无一例外都被打败了!哪怕是那个强悍无比,实力远在他之上的教廷审判者,也被他硬生生的耗尽了最后一滴血。

    对战强者,耗死他们,这当然很有成就感,但他最喜欢的,还是劫掠村庄。

    他不喜欢一下子就派狼上去咬死全部的人,他喜欢放走一些,让他们在森林中疯狂的奔跑,疯狂的逃命,给他们一点点希望。然后再派一些狼,不紧不慢的寻找他们,跟在他们后面,再追逐他们。直到他们力竭,直到他们绝望,直到他们品尝到足够的恐惧,他才会打一个响指,让一只狼儿上前,仁慈的咬断他们的喉咙。

    哦,这样的感觉是多么的美妙呀!那种被恐惧驱使的奔逃,那陷入绝望的喊叫,那毫无作用的求饶,这是多么美妙啊!

    然而现在,一切都颠倒了过来,狼儿们开始追逐他,追逐他的族人。现在变成了他们在奔逃,在恐惧,在陷入绝望!

    事情不应该是这样子的,我明明已经发现了异常!

    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我的呼喊没有回应?为什么我的命令得不到执行?为什么它们对我视而不见!这完全不符合常理!

    她只是个孩子!没有经过任何专业的训练!没有使用任何秘传的技巧!

    可为什么狼群全都听她的?这根本不合理!哪怕她也是个狼孩,有比他更逆天的资质也不合理!

    如果不是身后的狼嚎和狼们奔跑起来的沉重的喘息,卡玛拉大长老甚至以为自己在做梦。

    但他无暇愤恨,只能狼狈的逃跑!突然,他感到有些不对劲。

    猛的,他突然反应了过来,想起了自己的职责!

    “啊!不能朝那边跑!那边的营地,不要把狼群引到营地里去!营地里低矮单薄的墙根本保护不了你们,你们只会害死其他人!”

    他疯狂的叫喊着。

    但没有回应他,没有人听从他的命令,每个人都被恐惧扼住了咽喉,他们现在只知道逃跑,只知道朝着他们自以为安全的地方逃跑!

    大多数狼群都被指引着,朝着远处的港口,朝着港口外的部落营地跑去。

    木已成舟,无可挽回,卡玛拉大长老叹息了一身,也折返过来,向着营地而去。

    野蛮原始的营地里,胡乱的堆着一圈土墙,土墙后面,留守的女人和孩子正在准备早餐,等待出去“围猎”的长辈们回来。

    大锅被架起,木材被点燃,锅里加了点水,又把抢掠来的面粉,土豆,盐块,肉干,还有从已经变成废墟的港口扒拉来的咸鱼,一股脑的丢了进去。

    一根脏兮兮的木棍在里面搅动着,讲里面的东西搅成看不清原本模样的糊糊。

    突然,一个孩子喊了起来“阿爸他们回来了!狼狼们回来了!”

    女人们,和孩子纷纷抬起头,向着声音指向的地方看去。

    远远的森林里,一个裹在兽皮的男子正疯狂的奔跑着,而他后面,是成群的狼!

    围猎结束了?可为什么跑的这么急?是太饿了?没关系,反正食物已经做好了,正好给累了一夜的男人们吃,还好准备的快,不然又得挨打了。

    这是大多数女人唯一能想到的事情。

    突然,奔跑中的男人不小心绊倒了,摔在了地上。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一只只咆哮着的巨狼张开的大口,扑击了上去,然后,就是一阵撕扯,咀嚼的声音,以及那个男人临死前痛苦绝望的哀嚎

    这这是怎么了?为什么?

    营地里的每一个人都被这样的景象惊呆了,她们当然看过狼群吃人,甚至看过狼群追逐捕杀她们的亲人,然后把她们从角落中拖出来,交到牧狼人们的手上。

    但是,她们从来没见过狼群攻击牧狼人!就像牧羊人放羊一样,这些狼在牧狼人面前就乖巧的像只会吃草的羊!

    这不可能!为什么狼会攻击他们?是别的氏族打过来了?

    这时,更多的人跑出了森林,跑向了营地,几个跑得快的,已经甩开了狼群,跑进了营地里面!

    然后,跑回来的人,越来越少,出现在视野里的狼,越来越多,慢慢的,只出现了狼,不再出现人了。

    终于,营地的矮墙外,全是一只只沉闷咆哮着的狼,密密麻麻,黑压压的一片。

    但奇迹般的,狼群并没有进入营地里,即使这道土墙很矮,只需要一跃,就能轻松翻过,它们只是静静的站在墙外,好像等待着什么。

    逃回来的人不多,只有十几个,有几个位置靠后的控狼者,几个腿脚麻利,一直躲在后面,没有出战的新手,还有,指挥这次围剿,留下来负责看管保护他们的大长老!

    然而现在,大长老的脸色非常差,没有一丝血色,甚至隐隐透着一股绝望,他靠在一个木桩上,大喘着气,两眼无神,嘴里呢喃不清的说着“完了,一切都完了”

    狼群的静立没有持续多久,在大家好奇,担忧,又惊恐的目光中,森林中缓缓走来了一行四个人。

    如同分开海浪一般,在他们所行之处,狼群纷纷让开,让出一条道路来。

    终于,他们来到了营地的门前,其中一个看上去挺年轻,长相普通的青年开口道“你们那个首领还在么?我想问几个问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