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少女与侏儒
    日光洒落林间,透过层层叠叠的树叶枝干,洒在了一群衣衫破旧,背着大包小包,结伴而行的女人们身上。

    她们都是被风狼氏族的牧狼人沿途劫掠来的女人,她们平日里饱受欺辱,殴打,甚至还要从事很大一部分辛苦的劳作,是牧狼人们发泄和驱使的工具。

    牧狼人的氏族是十足的男性主导的氏族,女人不仅没有地位,不能学习武功,甚至仅仅只被当作是生育的工具,打骂发泄的对象,丝毫不会被珍惜。对牧狼人们来讲,女人没了,再去抢就是了,这对他们来讲,简单的很。

    对被牧狼人们掳掠来的女人们来讲,她们就像是陷入了地狱,开始遭受永无止境的折磨。有些女人选择逃跑,但没有一个成功的,在狼群的追踪下,她们全被抓了回来,作了狼群的饲料。有些女人选择自杀,成功了的,也沦为了饲料,而没成功的,只能继续遭受更多更狠的折磨。所以大部分女儿还是麻木的忍受了下来,成了牧狼人氏族部落中的一员,最最卑贱的一员。

    然而,就在几天前,她们的部落遭受了灭顶之灾!原本乖巧听话的狼群一下子发了狂,几乎将部落里的男人们全部咬死了,上至长老,下至孩童,一个不留。而偏偏。却没有狼来咬她们,哪怕她们慌乱中拿棍子打到了狼身上,那些狼都对她们视而不见,自顾自的扑击向了旁边的一个男人。

    杀光男人们后,狼群褪去,营地里走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宣布一声“你们自由了,都回家去吧。”就带着狼群离开了。留给她们一个满目疮痍,伏尸满地的营地。

    自由和幸福来的太过猛烈,太过迅捷,简直有些让人猝不及防,但在过了一段时间后,部落里幸存的女人们聚集在了一起,一番感慨和商讨后,决定还是结伴而行,去周围最近的城市,没有牧狼人的那种城市。毕竟周围的危险还是很多,大家又来自不同的地方,而且大多数都失去了亲人,无家可归,这个时候,必须要团结起来。

    众人分散开,开始收集食物,以及可能用得上的杂物,或者任何可能换到钱的东西。一番搜寻后,她们一个个都有背上了大包小包,又打醒,安慰了几个刚刚失去孩子的可怜人后,就结伴走进了森林。

    “你确定是往这边走?”其中一个领头的女人问道。

    另一个有些瘦弱的女人声音怯怯的“我,我小时候来过,虽然模样不同了,但是这个方向没错。应该再走两天,我们就能”

    她还没说完,就被领头的女人打断了“等等,我好像听见什么声音。”

    大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一个个惊恐的蹲下来,躲到灌木丛后面,挤成一团。

    毕竟,虽然他们这个氏族部落是被灭掉了,但是保不齐森林里还有其他牧狼人部落,要是再被抓去这后果大家都不敢想。

    只有曾经失去自由的人,才真正知道自由的可贵。好几个女人已经偷偷摸出了刀,打定了主意,要是真的碰到牧狼人,干脆自杀了算了。

    在她们惊恐的,屏住呼吸的倾听和四处张望下,她们看到了一个红点,一个远远的红点。

    红点移动的很快,由远及近,越变越大,仿佛几个呼吸间,就站到了她们的面前。

    那是个穿着鲜红晚礼服的少女。她身材纤细,皮肤白皙透亮,长发披肩,手上带着黑色的蕾丝手套,头上红色的呢绒帽子上延展下来薄薄的黑纱,挡住了她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张涂抹着鲜红唇妆的樱桃小嘴,而她身上,浅红,鲜红,和深红交织的华丽长裙直拖到地上,毫不顾忌地上湿烂的落叶和泥土。

    这样的美貌和装束,在任何酒宴上,都应该会吸引绝大多数男人的目光。但出现在森林里,就显得十分的古怪了,显得十分的格格不入,以及诡异。

    “你是谁?”领头的女人还算有些勇气,向着这位看上去十分奇怪的不速之客问道。

    “唉。”晚礼服的少女叹了口气“林子里晃了这么多天,总算让我碰到人了啊。”

    “你是迷路了?”领头的女人从灌木后面站了起来“要是不介意的话,和我们一起走吧,我们正要去最近的城市。”

    晚礼服的少女并没有答话,只是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两眼放光的看向那个领头的女人“终于不用饿肚子了。说真的,这动物的血真特么难喝!”

    红影一闪,晚礼服少女就靠近了领头的女人,在众人的惊呼中,一把掐住她,顶在了树干上,又一口咬在了她的脖子上。

    随着血液的涌出,领头的女人疯狂的喊叫,挣扎着。

    但是,慢慢的,她的喊叫停止了,原本挥动推攮的手也软绵绵的垂了下来,了无声息了。

    然后手一松。

    “啪”

    苍白干瘪的尸体就倒在了地上。

    “你你是你是吸血鬼!”一个有些见识的女人当即喊了出来。

    “她是恶魔!是专门吸血的恶魔!大家快跑!”另一个女人狂叫着,试图惊醒那些已经惊呆了的姐妹“大家分散跑!能跑多远跑多远!”

    众人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全都从灌木丛里跳了出来,惊恐的开始了四散的奔逃。

    而晚礼服的少女脸上却一点都没有猎物要跑掉的担忧,而是优雅的拿出一张鲜红的手绢,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什么恶魔,说的真难听,人家叫玛丽啦。”

    “那帮该死的家伙,竟然把我五个向导都打死了,不知道我容易迷路么。”她又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好在,现在终于能饱餐一顿了。”

    瞬间,她就从原地消失,化作了一片血影,在森林里蔓延开来。

    一个原本牧狼人部落的废墟里,两个矮小的身影正在缓缓前行。

    “唉,这是第七个被毁灭的氏族了,这帮小朋友真是做了了不起的事呢,你说呢,哥哥?”说话的是一个穿着劲装皮甲,背负着两柄漆黑短剑的人,只是他十分矮如同一个孩子,但他一头灰发,还留着长长的灰胡子,却是一名少见的侏儒。

    “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但那帮狼崽子要是回来,肯定气疯了。”另一个也是侏儒,却是一身单薄宽大的麻布衣服,也没带武器,任由凌冽寒冷的北风刮在他身上,将他一头的白发和白胡子吹得凌乱不堪。

    “还能怎么搞,无非就是欺负那帮狼崽子没留武圣级看家呗。”灰胡子的侏儒嗤之以鼻“反正我们不怕。”

    “弟弟,你不要冲动!这次和以前不一样,客户说要活的,而且最好不能受伤,别到时候收不住手啊。”白胡子的侏儒告诫道。

    灰胡子侏儒挥挥手“明白明白,我又不是沙比,不会和钱过不去的,只是,我们找了这么长时间,这帮小子到底去哪里了呢?”

    看着不远处波涛汹涌的海面,白胡子的侏儒面色凝重“你说,他们这么恨牧狼人,不会追出海去了吧。”

    “哥哥,你不要吓我啊,要真出了海,这人可不好追啊。”灰胡子的侏儒吓了一跳“要是他们真的追到铁森林去了,那不是死定了?那鬼地方,还是现在这个时候,我们去了也是个死啊。”

    “这我们也没办法啊,人家要寻死,我们还能拦住不成?”白胡子侏儒感慨道“算了,我们再找找线索,大不了也出海嘛,毕竟,这次的报酬可不菲啊。”

    “是啊,毕竟是绝世级的剑法”灰胡子侏儒面带憧憬,然后衷心道“还是希望他们福大命大才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