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庞大的舰队
    海面之下,海水之中,昏暗深沉,静谧无声。

    圆锥形,长筒状的黑色巨舰在海面下静静的航行着,是的,这艘潜水艇非常的安静,如果没有人说话的话,张昂甚至只能听见船头破开海水的声音,那电流流淌是丝丝嗡鸣,除此之外,异常的宁静。

    从船舱壁上那厚厚的圆形玻璃窗户向外看去,也是一片的漆黑,没有任何光亮。据摩尼船长介绍,只要潜得足够深,哪怕是白天,海水中也是漆黑一片的,所以很多时候,他们也是分不清白天黑夜,只靠着钟表来判断时间。

    还好,船上并不算无聊,摩尼船长和皮埃尔教授都是十分健谈的人,摩尼船长各种冒险经历丰富,尤其在海上,他所描绘的各种景象与惊心动魄的冒险让人流连忘返,深深沉迷。而皮埃尔教授则是一位非常博学的博物学家,博古通今,见解深刻,虽然没有很高的武道水平,但他的诉说十分的详尽与真实,他把海洋中见到的种种奇观,用他充满条理的话语娓娓道来,令大家大开眼界。

    当然,张昂也毫不藏拙的,拿出永灵刀,给他们好好整治了几顿美味的海鲜,让大家大呼过瘾,欲罢不能,并取代了原来那位鱼叉手,成为了船上临时的新任厨师长。当然,张昂不吝啬的传授了那鱼叉手几招,为他的厨艺之路指明方向。

    时间慢慢过去,鹦鹉螺号在海底一路航行,一路向北。

    这一天,大家如同往常一样,聚集在餐厅中,品尝着张昂精心准备的食物。

    “哦,这真是太神奇了,你是怎么把鱼片切得这么薄的,这简直就像是一张纸一般啊。”摩尼船长用叉子轻轻插起一片生鱼片,挡在眼前“我甚至能透过它看见墙上的光点!”

    “这没什么,只是最基础的刀工罢了,没什么了不起的。”张昂谦虚道。

    “哈哈,汤姆,你就不要谦虚了,我可从来没见过这么精细的刀工。虽然我在海上,但用刀的好手还是见过一些的,但想你这么精准细腻的刀法还是第一次见到。和那些只会追求力量,追求速度,追求杀伤力的刀法完全不一样。可以说是开了一派先河啊。”摩尼船长笑着夸赞道。

    “这个实在不敢当,可能因为我是个厨子吧,追求的目的和那些刀口喋血的人不一样。”张昂简单解释着。

    “是啊,海上不太平,除了商船,就是海盗军舰,彼此打来打去,无聊的很。还好,我们鹦鹉螺号不害怕任何海盗,我们”皮埃尔教授对张昂的观点表示赞同。

    “等等”艾伯特突然伸出一只手,打断了大家的谈话“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

    艾伯特皱着眉头,耳朵竖起,语气中带着一丝犹豫“好像是歌声,若有若无的,对,是歌声!有人在唱歌!”

    “艾伯特,你可不要吓人啊,我们现在可是在海底啊。”张昂吓了一跳“大家都在这啊,哪里可能有人唱歌?”

    “不,我确实听到了,现在更清晰了一些,确实有人在唱歌!”艾伯特转头看向摩尼船长“这难道是传说中壬塞壬女妖的歌声?装作美人鱼引诱水手坠海?”

    “哈哈哈”摩尼船长爆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哪里有什么塞壬女妖,虽然我耳力没有你这么好,但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鲸鱼的叫声,也就是鲸歌,只要在海底待得久了,是经常能听到的。”

    “噢,原来是这样啊”艾伯特眉头舒展了开来“是我太过紧张了。”

    用餐继续进行,渐渐的,大家都听到了悠扬的歌声。那低沉而又婉转的嘶鸣变得清晰起来,如同是真正的歌声一般。

    “好啦,让船上浮,让我们看看这唱歌的小伙子。”将手中的一杯葡萄酒一饮而尽,摩尼船长吩咐他的船员道。

    随着几名船员的操作,大家只感觉船身轻轻的一震,便开始向上的浮起。窗外的黑暗也快开始褪去,出现了淡淡的光亮,然后这些光亮开始变得越来越亮。大家可以在海水中看到那成群的游鱼在窗外川流不息,偶尔还有几条大胆的小鱼摇着尾巴贴在窗户的玻璃上,好奇的向船舱里面打量。

    突然,张昂听到了一声凄厉的哀鸣。

    那是鲸鱼的惨叫!

    怎么回事?

    张昂不经从窗户边回头,看向驾驶室里的摩尼船长。

    只见摩尼船长一挥手,船上浮的趋势一下子停顿了下来,他的脸上也出现了不解的神态“没理由啊,都这么远了,应该不会有人到这里来捕鲸啊。”

    喃喃自语着,他从旁边的船壁上拉下来一根铜管,然后一边调节着铜管上的旋钮,一边朝着铜管里面看去。

    “咦?”他轻咦了一声,带着不解,说道“黑黄色旗帜,红色的狮子,这是西班牙的国旗啊。他们怎么会到这里来?而且这么庞大的舰队,什么时候西班牙有了这么强的海上实力?”

    “算了。”他停止了观察,对大家道“现在上面有一支庞大的西班牙舰队,他们正在猎杀鲸鱼,唉,看来给我们唱歌的小伙子们是在劫难逃了啊。”

    “啊,怎么会,能让我看看么?”张昂十分的好奇。

    摩尼船长自然无不可,将位置让给了张昂。

    从铜管里的玻璃镜子看出去,只见不远处的海面上正缓缓航行着一支巨大的舰队,一艘艘都是巨大狭长的大舰。高高的船壁上开着一个个小口,一支支带着铁链的长矛从这些小口中射出,射向了一群正在海中翻滚着的鲸鱼。鲸鱼们不断挣扎着,鲜血不断的涌出,将蔚蓝的大海染的一片深红。而又不断有铁叉插入它们的身体,将它们从海中向着船上拖去。

    那一艘艘大舰的船帆上,大多数都绘着红毛狮子蓝爪,带着蓝色皇冠的狮子,船帆上还有黑红相间的旗帜,那是西班牙的国旗和皇室徽章,这支庞大的舰队毫无疑问是属于西班牙人的。而只是粗略的数了一下,这支舰队中大的战舰就不下于百艘,其他运兵船,补给船,冲锋船更是不计其数,看上去十分的浩荡雄壮。

    摩尼船长当然不会为了一群鲸鱼和这样一支船队做对,一声令下,鹦鹉螺号再次下潜,避开了那支庞大的舰队。

    “你说,西班牙人来这里干什么?”张昂忧心忡忡的向着艾伯特问道。

    “还有什么可能,肯定是和那帮牧狼人有关啊,这地方越往北越冷,不是冰山就是荒岛,鸟不拉屎的地方,难道还想攻占了作为国土不成?”艾伯特瞥了张昂一眼“不过着西班牙隐藏的实力还蛮强的嘛,不知不觉竟然给他们积攒出这么庞大的一支舰队。是大陆上发展不顺,开始专注海上的霸权了么?这西班牙国王还是挺有脑子的嘛。”

    “但他们要是是来对付牧狼人的,那不是和我们的目的冲突了么,万一打起来,这一不小心,苏珊的爸爸”张昂感到头好大。

    “放心,应该不会,你没听安徒生先生说么,现在是牧狼人们实力最强的时候,武圣级就有好几位,尊者大宗师更是数不清,就连督基武神教都不敢在这个时候和他们作对。那支舰队的指挥官只要不傻,就不会到陆地上和那些牧狼人硬拼的。”沉吟了一会,艾伯特继续道“我想,他们应该是准备在牧狼人们回程的时候,在海上对他们进行伏击吧,不是说那个祭典结束后,牧狼人们的高手会减少一大半么,而且牧狼人应该并不适应海战,在这个时候在海上伏击,应该能将损失减小到最小。”

    “哦,这样啊,这样就好,我们把苏珊爸爸救出来,然后就离开,让他们狗咬狗就是了。”听到了艾伯特的分析,张昂长出了一口气。

    “只是,我不明白,西班牙好不容易偷偷积攒了这么庞大的一支舰队,为什么不辞辛劳,跑到这边来和牧狼人血拼呢?这不符合常理啊,这么大的舰队,无论是与葡萄牙争夺海上霸权,或者压制英格兰的海军发展,或者对我们法兰西沿海进行报复都是很好的选择。哪怕不想引起战争,那去打击海盗,保护海上商路也是极好的啊。”艾伯特眉头紧皱。

    “可现在他们偏偏跑到这里来,还要伏击牧狼人,这说不过去啊,就算能赢,可牧狼人顶尖武道高手那么多,他们的损失也会很大啊。再说,就算打赢了,又会给他们西班牙带来什么好处呢?最多也就无非是些声望,让整个大陆知道,是西班牙人消灭了牧狼人,让整个大陆的森林都变得安全了。可这声望与所付出的代价,实在是不匹配啊。”

    “这,管他呐,不关我们的事,万一是那西班牙国王脑子一发热,做出这样的蠢事呢?只要不会妨碍我们救人就好。”张昂却没有想那么多。

    “好吧,看来是我想多了”艾伯特拍了拍脑袋,就回房休息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