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四十四章 救援
    看着远处那片覆盖着皑皑积雪的黑色山峦,张昂张大了嘴巴。ん1z

    倒不是因为这座山脉出现的太过突兀或者它太过雄伟,而是因为它的形状。在灿烂阳光的照耀下,哪怕上面满是积雪,张昂也能清楚的分辨出它的模样。

    它如同条趴在地上,蜷缩成团的黑色巨狼,条山脉般大小的巨狼。而且,它是那样的栩栩如生,无论体态还是毛,都如同真的般,点都不像是山岩。

    而那条条如同房屋般粗细的铁链从森林伸出,紧紧的锁在那座狼形山脉上,绷得笔直。远远的看过去,就如同是条被铁链紧紧锁住的巨狼般。

    看到这样的景象,不要人说,张昂就知道,哪里肯定就是牧狼人们的圣地,他们的祭祀之地,也是接下来最最危险的地方。

    “这,这真是,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他们怎么有能力将整座山脉雕刻成狼的形状?”张昂从震惊回过头,看向旁的艾伯特。

    艾伯特在震惊过后,却是面色凝重“这不定是山脉啊,这很有可能是牧狼人们的先祖,那只神话巨狼芬里尔!”

    “可,这,这怎么可能?那只是神话传说,怎么可能是真的?”张昂不愿相信。

    “我也不愿意相信,但事实摆在眼前,没有更好的解释了,只是不知道,这只神话的生物现在是否还活着。”艾伯特显得忧心仲仲。

    咽了口口水,张昂勉强让自己镇静下来“不管是不是活着,至少我们找到目的地了,那些牧狼人应该是在山那里没错。”

    艾伯特低头沉思了会,吩咐道“这样,前面可能会非常危险,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先过去看看,毕竟,我活下来的机会更大些。”

    沉默了会,张昂答应了下来“那你小心,我们在在这里等你,无论有没有找到人,天黑之前,务必回来!到时候我们起去。”

    倒不是他有多害怕,而是自身轻功太差,虽然在同阶里面算是等,但是和艾伯特比起来就差远了,阿诺的轻功更是不用说。而前面很有可能会碰到牧狼人们的武道强者,要是碰到实力强的,可能跑都跑不掉。

    找了个倒塌了半的破旧房屋作为休息,遮蔽身形之所,张昂就目送艾伯特个人没入了森林之。

    **********

    瑞德哈特从温暖的帐篷里钻了出来,走到篝火边的牧狼人面前,小声道“大人,我去那帮方便下。”

    那牧狼人拿着大棒子,铁着脸,在篝火边有下没下的拨动着火苗,嘴里不耐烦的崩出了字来“滚!”

    这当然不是不允许的意思,瑞德哈特如蒙大赦,慌不迭地的跑了开来,走到了不远处的林子里,脱下了裤子。

    说实话,他是万分不想离开帐篷的,虽然帐篷里面味道不好闻,但几个人抱团在起,互相取暖,也还算是温暖,但他总不能把屎拉在帐篷里吧。看样子他们还要在这山脚下熬过整个冬天,所以不得不忍着寒风跑了出来。

    他也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还要派个人来看管他们,这冰天雪地的,还是个远离大6的荒岛,就是让他们跑,他们也不会跑啊。毕竟营地里还有东西吃,还有厚厚的兽皮帐篷抵挡风寒,要真跑到了外面,饥饿和严寒会很轻易的夺取他们的生命。再说了,就算能偷些食物保住生命,可是没有船,更没有海图,到了大海上也是个死啊。不会有人想不开,在这个时候逃跑的。

    而被留下来看管他们的,却也是个脾气暴躁,性格粗鲁的家伙,他每天都只会直勾勾的看着眼前的大山,旦有人随便打扰到他,便是阵毒打。所以绝大多数时候,大家都呆在帐篷里,除了离开方便外,只有实在饿得受不了,才会起走出帐篷,进行请示后埋锅造饭。

    胡乱的擦了擦屁股,瑞德哈特正想站起来拉起裤子回帐篷里,却下子呆住了,嘴巴张了老大,他使劲的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他的眼前竟然出现了个女人!

    个身材苗条,风姿优雅的女人!

    个绝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女人!

    经过这么场时间的观察分析,他知道,牧狼人的氏族部落都是真正的男性氏族,女性是没有任何地位的,是泄和生育的工具,是不允许修习氏族武功的。而这次渡海而来的,全都是牧狼人们的武道高手,他们无例外,全都是男人,没有个女人!

    瑞德哈特的脑子转的飞快

    眼前这个女人不是和牧狼人们起来的!

    那就有两种可能,种是这个女人是在牧狼人们后面来的。

    而另种可能,这个女人原本就生活在这个森林里。

    相比较前种,她很有可能是原住民!森林那么大,又有那么多遗迹,有些幸存者也不是没可能。

    想明白了这些,瑞德哈特有些犹豫,他回头看了看那个仍然坐在篝火边,直勾勾看着大山,没有丝毫察觉的牧狼人,他在考虑要不要出声去提醒他。毕竟这女人是敌是友很难分别,但牧狼人应该会保护自己的,毕竟自己还算对牧狼人们有用。

    终于,还是未知更加让人恐惧,瑞德哈特张开嘴,就准备叫出声来。

    但是那女人眨眼之间,就跨过了长长的距离,来到了瑞德哈特面前,而且动作快如闪电,下子就捂住了他的嘴巴,掐住了他的咽喉。

    瑞德哈特奋力挣扎着,想要逃脱死亡的阴影。

    但那女人的手就如同铁打般不可撼动,让他无出哪怕丁点声音。

    “咦?”瑞德哈特听到那女人轻咦了声,然后他散乱纠结的毛就被粗暴的拨了开来,将他的面容从枯黄板结的油腻头显露了出来。

    “啊,终于找到你了。”那女人轻轻的舒了口气,声音婉转好听,如同空谷幽兰。

    但她说出的话却让瑞德哈特摸不着头脑找我?找我干什么?

    不过他的疑问立即被解答了,那女子吐气若兰“瑞德哈特先生是吧,没时间解释了,快跟我走,我是受你女儿苏珊之托,来救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