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给我滚
    看着三个人影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视野之,艾伯特悠悠的叹了口气,原本紧握在腰间匕上的手,也软绵绵的垂了下来

    “艾伯特姐姐,老师他,他”那是泪眼婆娑的小苏珊正在拉扯他的衣角

    闭上眼睛,深呼出一口气,艾伯特转过头来,安慰道“没事的,要相信老师,不会有事的反正知道雇主是谁就好,等把你们送回里昂,我再跑一趟巴黎就是了”

    “艾伯特姐姐你一定要把老师救出来啊”小苏珊抿着嘴,眼神里满是难过“我也会帮忙的!”

    “不用不用,不就是巴黎么,不就是将军么?我能救一次,就能救第二次,放心好了”艾伯特摸摸苏珊的头,再次保证道

    又向旁边一脸懵逼的瑞德哈特先生稍稍解释了一下,艾伯特就走进了旁边的破烂小屋之

    简单的检查了一下,艾伯特现他们呼吸匀畅,气色正常,除了身体稍微有些虚弱外,并没有什么大碍,当下运起内力度过去,想要唤醒他们

    小汤米现在竟然已经练就了内功在身,先一步醒了过来“啊,不要过来我这是在哪?你是,你是是老师身边的那个艾伯特姐姐么?你们回来了?老师呢?”

    “你老师有事”艾伯特简单道“由我负责接你,带你们去法兰西的里昂城”

    “里昂城?那个,那个坏人呢?”小汤米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你老师是一家顶级武道学院的老师,那所武道学院就在法兰西的里昂城,既然你要跟着他学习,有只有母亲一个亲人,当然是和我们一起去”艾伯特指了指仍旧在昏迷的汤米母亲道“你母亲应该马上就会醒过来,你们可以商量一下”

    和悠悠转醒的母亲商量了一会后,他们下定了决心,将房子送给旁边的邻居后,便随着艾伯特他们离开了贫民区

    **********

    将众人在旅店里安顿好,艾伯特一个人上了房顶,看着天上的半弦月亮出神

    自从他的未婚妻死后,他就一直是个没什么奋斗目标的人,平日里喝酒打屁,和人吹牛聊卦,哪里有热闹就到凑到哪里去,浑浑噩噩,醉生梦死

    后来打起仗来,在一腔报国热血的激励下,也是奋力搏杀在战斗的第一线,其实说穿了,也就是想要个求仁得仁而已,结果却生了无法解释的诡异事情,终究还是没死成

    再后来,又是随军出征,原先还想立些功劳,结果一场乱战,被人一刀撂倒,失去了战斗力,也失去了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

    再然后,心无旁骛,一心练功,把所有的愤恨,恼怒,不甘,郁闷全都泄在了练功上,结果实力一日千里,而副作用是自己越来越像一个女人了无论是不认识的人还是认识的人,每一个人都是姐姐,小姐,姑娘的乱叫,自己又不好意思去反驳解释就算像解释,可最重要的证据不再手上,又这么解释得通呢?无奈下,还是接受了现实,女人就女人吧,反正也没有多大区别了

    而这些天来的冒险,则是他这么多年来最舒心快意的时光巴黎城内力辟群雄,苍茫森林千里寻踪,月夜河边狼潮汹涌,大海之下瑰丽如梦,冰原之上生死一线这是他原来从来不曾想过的大冒险,虽然非常辛苦,非常危险,很多次都在生死之间徘徊不定但他喜欢这样,喜欢这样的激情,这样的搏杀,这样的直面危险,这样的血色浪漫喜欢得不得了

    他摊开手掌,看着自己现在修长瘦削的手指,叹了口气“果然,现在的自己还是不够强啊,要是能更强一些”

    突然,他断了思绪,抬起头来,看向前方

    不知何时,就在他不远的另一个房顶上,竟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这人影并不大,甚至可以说的矮小,如同一个孩子

    不,不是孩子,是侏儒!

    可他白天的时候不是带人走了么?怎么现在又回来了?难道还是要杀入灭口么?

    看了一眼下方的旅店,艾伯特拔出了腰间的匕

    与此同时,那个身影也逐渐走进,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出了真容

    他的确是个侏儒,却不是白天那个

    他穿着漆黑的劲装皮甲,而背后,则背着两把漆黑的短剑

    他的容貌和白天那个白胡子侏儒很像,只是他的胡子是黑色的,而且精心修饰过,显得比较短

    他的气质也和白天的那位不同,更加的锋芒毕露,仿佛一柄出鞘的利剑,充满了压迫感

    “你是谁?来这里干什么?人你们白天不是带走了么?”艾伯特凝神戒备,开口质问道

    “哈哈,不用害怕,我只是有些好奇,特地过来问几个问题”那黑胡子侏儒止步停下,声音很轻,如同蚊鸣,但十分清晰的传入了艾伯特的耳朵里

    “什么问题?”艾伯特没有放松一点警惕,牢牢的盯着他

    “不要想个护崽子的母兽一样嘛,我并没有什么恶意的”黑胡子的侏儒脸上带着笑意;“我只想知道,你们到底是用了什么方法,竟然能够消灭掉那么多牧狼人呢?”

    他的脸上带着疑问“虽然那帮牧狼人的高手大多都出了海,但留下来的人也不少,更是有数千头巨狼护卫,就算是我们两兄弟来办,都很难灭掉一整个部落而你们,只花了几个星期,就差不多灭掉了所有留守的牧狼人部落这有些让人难以理解啊毕竟,就我的观察,你们的虽然有些实力,但并不足以做出这样的大事来”

    艾伯特当然不会把小苏珊的秘密暴露出来,直截了当道“我不知道”

    “不要这样嘛,我想,你一定知道些什么的”那黑胡子的侏儒脸上依然带着笑容“你不知道的话,我只能问房子里的人了”

    他舔了舔嘴唇,慢慢上前“一个父亲带着女儿,一个母亲带着儿子,四个人,总有人知道的嘛”

    “我说了,我们不知道,不是我们干的!”艾伯特挡在了他的面前

    “这样就没意思了,虽然你是个女人,也请诚实一点好吗?那段时间,只有你们去了北边,走到哪里,牧狼人就死到哪里,你还敢说不知道?”黑胡子侏儒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语气变得阴沉起来“算了,既然你不肯说,我找其他人就是了”

    “我不会让你过去的!”艾伯特的匕在月光的照耀下,闪耀着白光

    “那你可以试试”黑胡子侏儒抱胸而立,没有丝毫想要拔剑的样子

    一瞬间,艾伯特化作了风

    狂暴的飓风瞬间形成,挥洒着银色的风刃

    风刃聚集,化作洪流,席卷向那个劲装负剑的侏儒

    “这度,有点意思”黑胡子侏儒轻笑一声,伸出一只手,搭在了剑柄上

    仿佛孔雀开屏般,无数道漆黑的剑刃凭空出现,层层绽放

    席卷而来的银色洪流一下子被击散开来,消散一空

    然而飓风依旧盘旋,带着钢针化作的雨点,劈头盖脸的洒落

    “度倒是不错,但仅仅凭借度,也是无法覆灭一整个部落的呀”在这狂暴的攻势势前,黑胡子的侏儒剑士却还有空开口分析

    依旧是一柄剑,黑色的剑光宛如一张黑色大幕,将所有攒射而来的钢针搅的粉碎

    破碎的铁粉却仍旧被飓风裹挟着,化作沙暴,在这黑色的大幕上摩擦,出阵阵尖利的声音

    “只有这种程度么?”那黑胡子侏儒再次开口“那下面,就轮到我进攻了”

    黑色的剑幕瞬间消失,化作了漫天的繁星

    四方上下,全是繁星点点,仿佛一剑之下,就挥洒出一片银河

    “嘭!”

    飓风消散,重新汇聚成人形,在房顶滚落,重重砸在寂静无人的街道上

    “说吧,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黑胡子的侏儒看着眼前浑身是血的美丽女子,语气有些焦躁“这是我最后一次询问了,不说的话,就死吧”

    艾伯特感觉自己虚弱无比,那一瞬间他不知道自己捱了多少下刺击,全身没有一丝力气他能感受到力量正从他身体上无数个小洞流出,打湿了他的衣服,也浸湿了身下的地面

    “不知道,给我滚”尽管虚弱至极,但他还是挤出一丝力气拒绝道

    “呵呵,那便去死吧”侏儒的声音响起

    艾伯特闭上了眼睛,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死亡,心满是愧疚小苏珊,抱歉啦,叔叔保护不了你了

    但死亡却久久没有到来

    勉强睁开眼睛向前看过去,却看到一袭血红色的长裙

    然后,他感觉到有根软软的指头在身上划过,然后一个娇媚的女声响起“哦,这鲜血的味道真是美味极了!这风味,我还是第一次尝到杀了我的5个向导,自己却成了这个样子,真是难看啊”

    “嗯”像是在回味,又像是在思考“正好我还缺个侍女,就救你一回吧”

    “你,你是”那是黑胡子侏儒忌惮带着恐惧的声音“你是‘血腥玛丽’!”

    “哦,想不到这里还有认识我的人”娇媚的女声再次响起,如同女王君临“认出来了,还不给我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