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一章 酒馆里的演讲者
    “遁符·千里一瞬”使用后,可将使用者瞬间传送至千里之外

    这是新换到的特殊道具,虽然张昂以前也拥有过一个类似的,不过一个被动触,一个主动使用,还是有些差别的而上次那个也没用在自己身上,这一次,才是他第一次使用这种类型的道具

    捏破它的一瞬间,张昂就感受到了呼呼的风声,以及,强烈的失重感!

    他竟然正在飞的下坠!

    坠向下面波光粼粼的水面!

    这是搞什么啊?怎么会传送到了半空?

    可现在没有多少时间给他继续思考,万般无奈之下,张昂只好又拿出一张“遁符·千里一瞬”,再次捏碎

    天旋地转之间,张昂感到自己踩到了地面,后退几步稳住身形后,才又闲暇打量四周

    这次是没传错,是传送到了6地上,旁边是一座座房屋,以及狭小的街道,街道上空旷无人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玩意还能把人传到天上?

    仔细回想,张昂才现其的差别

    “护命星·一瞬千里”在遭受致死攻击前的一瞬间,将使用者传送到千里之外的安全地点

    一个是注明的安全地点,一个没注明,好吧,难怪“护命星”是七星道具,而“遁符”只是六星,果然一分钱一分货啊,贵是有贵的道理的

    主动触也不见得好,如果反应不够快,就算拿在手里,来不及捏也是白费被动触的话,就保险多了

    想明白了这些,张昂开始仔细打量四周,看看自己到底来了什么地方

    房屋倒是挺多,街道也算干净,应该是个城市!

    路上没什么人,是有宵禁么?还是这里的人到了晚上就不喜欢出门?

    关键是,这到底是哪里?是什么国家?是这个国家的那个城市?

    张昂在街道上慢慢的走的,从小街道走到大街道,倒也看到几个歪歪扭扭,醉醺醺的醉汉,很明显,在他们嘴里,是问不出什么消息的

    又走了一会,一家酒馆出现在张昂面前,里面亮着灯,人声鼎沸,还算热闹

    张昂拿出“百变面具”,重新细心捏了个帅气逼人的脸,小心的戴到了头上

    毕竟,现在无论是李昂·莱昂纳多,还是汤姆·克鲁斯,这两个身份都是不能用了

    唉,这一次,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没有考虑多久,张昂便走进了这个小酒馆

    酒馆里的摆设和法兰西那边有些不一样,更加的杂乱一些,不过气氛十分热烈,大家大声谈笑,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看上去十分快活

    咦,不对,吃肉?要知道,法兰西的酒馆就是酒馆,很少提供酒以外的食物,而在这里,很明显,酒馆和饭馆合并到了一起

    所以,自己很有可能已经离开了法兰西,来到了另一个国家!

    来到吧台,张昂要了一杯大麦酒,虽然那些食物看上去油滋滋的十分诱人,但张昂仅仅凭借鼻子嗅,就对这个酒馆的烹饪水平有了直观的了解所以他果断拒绝了老板推荐的什么秘制烤肠,只要了一杯酒

    “最近有什么新鲜事么?”张昂向着正忙着烤香肠的酒保道

    “哦,得了吧,一杯麦酒的钱可不够打听消息”酒保看上去并不想搭理张昂

    “我明白你的意思,这是酒钱”张昂掏出一枚丹麦金克朗递过去

    “咦,你是丹麦人?”酒保停下了手头的工作

    “是啊,云游天下,磨练武技罢了,你捡些最平常的说说就是了”张昂抿了一口杯子里的酒,这酒味道出奇的不错

    “唉,我们这能有什么新闻?无非就是哪里哪里又暴乱啦,哪里哪里又被镇压啦,就是这些,你说说这些人,是不是蠢?皇帝陛下和宰相大人励精图治这么多年,才换来我们德意志的强大,可这些乱党偏偏要捣乱像上次法兰西这么好的个机会,就这么白白错过了要是真能出兵啊,我觉得我们至少能赚来5个城,不,6个也说不定”酒保一脸的痛心疾

    “是德意志啊”张昂喃喃自语

    “好吧,扯远了,就说城里吧,现在我们这也不算太平,老是有些乱党的人到处煽风点火,难道在自家国土上打仗就那么好玩么?城主大人也是,你不派兵围剿也就罢了,还任由他们到处演讲,蛊惑人心,把城里搞的一团糟”酒保看起来很是愤怒

    “乱党?”张昂不解“那是什么?”

    “那边那个家伙就是了”酒保努努嘴,指向了酒馆靠墙的里面

    哪里正围着一群人,吵闹的不行,不知道在干什么

    有些好奇的,张昂也挤过去,想要收集些情报

    只见里面被围着的,是一个小个子,他衣着整齐,头梳得一丝不苟,还留着个有些滑稽的小胡子

    而他正站在个台子上,热情激昂的高喊着什么

    “我承认,宰相确实是难得的好宰相,但是他的政策实在是太偏向那帮容克贵族了”

    “陛下他一直偏向那些容克贵族,无论他们做错什么,都可以得到谅解,而我们”

    “原先参军确实是条明路,但现在却不是这样”

    “容克贵族们把持着上升的渠道,没有一个好出身,哪怕你再努力,立下再多的功劳,也是不可能得到晋升的”

    可他的演讲经常被打断

    “得了吧,还立下功劳,你原先也不就是个传令兵?就你这个实力,还能立多大的功?能拿个勋章回来,算好了”

    “就凭你?就你这样的实力,还想当贵族不成?”

    “上个月陛下不是新册封了位新的容克贵族么?人家又有功劳,又有实力,哪里是你们可以比的?”

    “就你们这些杂碎还想当贵族,想获得封地不成?哈哈哈哈,笑死个人”

    绝大多数人都在冷嘲热讽,把这个小个子当成个笑话一般肆意取笑

    而那个小个子却一点都不气馁

    “我虽然实力不行,但至少我有勇气上战场!”

    “我也为国出国力,负过伤,流过血,立下过功劳!”

    “你们这些连战场都不敢上的人,有什么资格说我?”

    “你们没进过军队,你们不知道,所有晋升的渠道都被那帮腐朽的贵族们把持了,那些新晋升的容克贵族,不过是老贵族们的姻亲罢了”

    “我们这些底层的武者,没有功法,没有指导,就连原本最基本的,用战功兑换军武功秘籍的渠道都被他们把持了,你们知道么?”

    “不是他们的人,你就会被叫去执行最危险,最艰苦的任务!就算你完成了,功劳也会被他们抢夺!”

    “我们德意志已经到了不变革就不行的地步了!再这样下去,我们只会坠入无底深渊!”

    可醉汉们丝毫不估计他的声嘶力竭,他们只想看个乐子罢了,看到占不到什么便宜,便一个个走开了

    这种囊个也不关心这些,只坐到旁边,开始规划未来的计划

    不知不觉,也已深,酒馆里的让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张昂也差不多规划好了未来的道路,便向着刚刚那个酒保走去“你知道这边哪里有可以住”

    可还没等他说完,一个手掌拍到了他的身上

    “噢,我还以为我今天又是一个听众度没有,想不到还是有人能听完我的演讲的,你觉得我说的怎么样?”是那个演讲的小个子

    “啊,这个哦,讲的蛮好的,很是人深省”虽然没怎么听,也听不太懂,但张昂还是不忍心打击他“继续努力吧”

    又转过头向酒保问道“这附近有什么旅馆住宿的地方么?”

    “你要找地方住?”回答他的是那个小个子“我家正好有空房子,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腾一间出来给你”

    “哦,不用了我不喜欢麻烦别人”张昂一口回绝

    “不用客气的,我是好久没看到和我志同道合的人了,我不收你房钱,睡一晚没事的,明天我帮你找个靠谱的住宿地方好了”小个子一点都不灰心“走吧”

    只是睡一晚的话,毕竟这么晚了,张昂只好道“好吧,我就睡一晚明天就去找房子”

    “没事,都是同志嘛,互相帮助”小个子伸出手来“你可以叫我阿道夫”

    “哦”张昂也伸出手去“我,我叫马特·达蒙,你叫我马特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