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四章 理念与计划
    听到了张昂的话,阿道夫显得有些惊喜,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怎?2o??,怎么突然就”

    “只是有些好奇罢了,毕竟,我的家乡丹麦,现在也是积弊深重,到了不变革就不行的地步了,只是我们一直,一直都找不到方向”张昂脸上熟练的出现了一丝忧虑,看上去十分忧国忧民。 Δ 『Δ』Δ网┡.*

    果然,阿道夫被打动了,他面色严肃:“是啊,现在大6上那个国家不是这样呢?你们丹麦是小国,改革起来还算容易,像我们德意志这样的大国,更是已经走到了决定生死的十字路口,稍有不慎,举国都要坠入万丈深渊!不过,我相信,在我们德意志工人党的努力下,德意志是能够走上正确道路的!你们丹麦的情况我不是很清楚,但道理是相通的,只要你加入我们,和我们一起奋斗,不难找出改革你们丹麦的方法!”

    “那,你们德意志工人党具体的章程是什么样子的呢?”张昂决定先了解了解清楚。

    “哦,我们德意志工人党里大多都是在城里做工的平民,虽然人数不多,但也覆盖了各行各业,代表了底层人们的政治诉求。”一讲到这方面,阿道夫就显得十分兴奋,他坐到张昂对面,慷慨激昂:“但我们和那些只知道造反起义的莽夫不一样,我们是个爱好和平的政党!”

    “你一路走过来,应该也能够看到我们德意志的情况,外面被那帮莽夫搞的一团糟!那些叛乱起义的乱党,他们没有组织,没有纪律,没有自己的思想!纠集了几十个人,就号称要改变国家,要推翻政府,要杀尽容克贵族。结果呢,被帝国强大的军队一碾,便成了粉末灰灰。哪怕其中有几个高手,但也无非活的久一些,迟早还是会被剿灭的。他们最高的成就,无非就是屠杀哄抢了一些实力弱小的乡村贵族,屠戮劫掠一些防守薄弱的村庄罢了,这些人,只是想要泄自己的不满,泄自己身上所遭受的不公,他们全都是自私自利,把自己的痛苦转嫁到别人身上的懦夫!他们什么也做不成,什么也改变不了!”

    “但我们德意志工人党不一样,我们找到了我们德意志一系列问题的关键点,造成这一系列问题的源头!并正在付出努力的解决它。那是一层看不见的天花板,它挡住了我们底层人民上升的渠道,而只能被容克贵族们无尽的剥削压迫!掌控军功兑换渠道也好,肆意盘剥平民也好,特权被无限制滥用也罢,真正造成这一切的,就是我们德意志的容克贵族制度!”

    “并不是说凭借军功授勋爵位,封赏土地不好,这些都是好的,都是激励人民,鼓励大家上进的好政策。关键在于爵位,土地,甚至官员职位的继承!伯爵的儿子还是伯爵,财务大臣的儿子还是财务大臣,容克贵族们一代又一代的把土地,财富,地位,权势紧紧的握在手里,一丝都不肯漏出来!无论他们的武道实力如何,办事能力如何,人品道德又怎样,他们都可以这样无节制的继承享有这一切,一代一代,永无止境。我们想要打破的,就是这个继承的制度!就像我们旁边的法兰西,他们有个城市大比武的制度,就很好,虽然只考校武道水平,但每年也能刷掉很多不合格的贵族,为其他努力上进的人腾出位置。”

    “想要打破阶级垄断可不容易啊,而且你们这容克贵族的势力还这么大。”张昂忍不住说出关键点。

    “阶级垄断,这个词说的好,对,就是阶级垄断。我们要打破它!”阿道夫由衷的赞道:“当然,我们也知道容克贵族们的势力强大,我们远不是对手,所以,我们会一步一步来。”

    “就像现在,我们就在进行这第一步!我们就是要打破容克贵族们对军功评定,军功兑换的垄断!军功第一,这是我们德意志的国策,容克贵族们在这上面搞猫腻,就是在和我们的国策作对!和我们所有德意志人民作对!我们德意志工人党,每天都派人在柏林,在波兹坦,在奥拉宁堡,在塞洛,去措森,或者在我们贝尔瑙,不停的演讲,散布消息,来揭露这一黑幕,让大家看清楚容克贵族们的嘴脸。最终目的,就是动民意!让消息传进皇宫,让威廉陛下,让卑斯麦宰相对军功这一块进行整改!”

    “这个看上去倒是有些可行性”张昂摸着下巴思考着:“但阻力也会不小吧。”

    “是啊,毕竟无论是城防军,还是警察,都掌握在容克贵族们手上,一开始的时候,确实牺牲了不少同伴。”阿道夫显得有些悲伤:“但现在,我们吸取了教训,活动隐蔽了许多,已经动了不少人了。”

    “那要是这个计划成功了,下一步怎么办呢?”张昂接着问。

    “下一步,当然是参军获得功勋了,只有有了功勋,我们才能获得强力的武功,足够的资源。我们德意志工人党才能一步步展壮大,最后对容克贵族们起挑战!然后打败他们,彻底拯救这个国家!”阿道夫眼中满是希翼。

    “要获得武功的话,也不一定要参军啊,不是有武道学院么?”张昂有些不解。

    “唉,我们德意志和你们丹麦不同,我们这武道学院很少,很多时候,掌控一个强大的武道学院的,就是一家强盛的容克贵族世家。想要在学院里学习,就必须加入那个贵族世家,对他们家族进行效忠才行。这样虽然能学到武功,但为人奴仆,不是我们的选择!”阿道夫坚定道。

    “武道学院也全被贵族把持了?就没有什么自由的学院么?”张昂有些难以置信。

    “自由的学院也是有的,比如说维也纳音乐学院,那是有武圣镇压的强大学院,比如维也纳艺术学院,也是顶尖的武道学院。可是,它们都需要及其苛刻的天赋资质要求,普通人根本进不去。”阿道夫深情低落。

    “说起来也有些不好意思。”他指着那堆画板道:“我也考过两次维也纳艺术学院,但是,都失败了”

    “难道这也有什么黑幕?”张昂奇怪:“我看你画的很好啊。”

    “呵呵,对普通人来讲,当然还算不错。”阿道夫自嘲道:“但对那些报考维也纳艺术学院的天才们来讲,我画的这些东西,简直是不堪入目!这里面没有黑幕,我是输的心服口服的。考了两次后,就放弃了,我清楚,我并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这样啊”张昂若有所思,这样我戒指里的那些武功秘籍就能派上用场了!只是还要好好斟酌一番。

    “哦,对了,今天我们德意志工人党在城里正好有个小聚会,你愿意来参加么?”阿道夫邀请道:“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到时候会推荐你入党。”

    “当然,我很荣幸。”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