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七章 来龙去脉
    “什么!”

    听到这样的噩耗,房间里顿时乱成一团,大家都不自2觉站了起来,每个人脸上都惊怒交加,椅子被带倒了都浑然不觉。Δ 中Δ 网『.Δ

    “我们工人党是和平的党派,他们为什么要”

    “我们又没参与刺杀事件,为什么拿我们开刀?”

    “总部的人怎么这么不小心!宪兵队是这么找到他们的?”

    “这下,这下柏林那边不全完了?”

    “啊,他们,他们不会找到贝尔瑙来吧。”

    “不可能啊,这不可能!我们一直这么低调,什么出格的事情都没做,怎么可能”

    “不要啊!我们党,我们的这么多年的努力!这下,这下全完了”

    “够了!都给我坐下!”鹰钩鼻子的卡恩部长一声爆喝,压下了众人的喧闹。

    卡恩部长积威深重,一开口,房间里就瞬间安静了下来,一番混乱后,大家再次坐好,房间里只剩下众人粗重的呼吸声。

    沉默了好一会,卡恩部长才缓缓开口:“事情的具体情况我们还不了解,可能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

    又停顿了一会,深呼吸了几下,他才继续道:“贝肯鲍尔大人是积年的武术大师,是离宗师境只差一步的强悍存在!而且这么多年经历过的风风雨雨数也数不清,没那么容易被宪兵队抓住。只要他还在,我们德意志工人党就还在!是的,这一次我们牺牲了很多同志,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创!但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有更多的同志加入我们,我们会比原来更加强大!”

    他环顾四周,在每一个人脸上扫过:“大家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慌张!不能自乱阵脚!不能对未来失去希望!我今天就派人去柏林打听情况!大家今天先回去,放心,一旦有什么新的消息,我会尽快通知大家的。至于安全问题,我保证,只要是在贝尔瑙,我卡恩有能力保证大家的安全!”

    他又拍拍手:“好了,大家散了吧,这样危急的时刻,才更需要大家团结在一起坚持下去!大家就像平常一样,努力完成自己的任务!”

    回来后,阿道夫就一直愁眉不展,两眼黯淡无光,头垂在那里,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

    张昂却有些不明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贝肯鲍尔大人是什么人?”

    阿道夫的回答有气无力的:“唉,这一次是真的要完了啊,贝肯鲍尔大人是我们德意志工人党的创建者,是我们的精神领袖,也是我们党的党魁。我们德意志工人党就是他在柏林创建的,贝尔瑙这边只是个分部罢了。”

    “这次的损失真的就这么大?”张昂有些难以置信:“不是才死了十几个人么?而且贝肯鲍尔大人不是逃掉了么?”

    “唉,我们德意志工人党和那些乌合之众不一样,我们虽然成员不多,但每一个成员都是非常出色的人才,是未来党展壮大后的骨干!像是柏林的总部,也不过只有四十几名,不到五十名的成员罢了。这一次,一下就牺牲了十几个,还不知道被宪兵队抓走多少。唉”阿道夫还是唉声叹气的。

    “可那个贝肯鲍尔大人”张昂还是不理解。

    “报信的不是说了么,是下落不明,有可能逃掉了,也有可能是给宪兵队抓走了啊。”阿道夫脸上满是悲戚,眼角落下泪来:“贝肯鲍尔大人是个非常伟大的人,我一直都非常的尊敬他,他看破了我们德意志的各种积弊,带领着我们不断努力改变,但是现在”

    “可能没那么坏呢,卡恩部长不是派人去巴黎了么?”张昂安慰他。

    “唉,可是,现在巴黎的总部已经完了,就靠我们这几个分部,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才能达成我们的理想啊。”阿道夫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语气低沉。

    “卡恩部长不是说贝尔瑙是安全的么?”张昂想了想,又道:“对了,卡恩部长好像很有势力的样子啊。”

    “卡恩部长和我们不一样,他是城主大人的儿子。当然很有势力,能做这个保证了。”阿道夫解释道。

    “啊,那岂不是,他也是个容克贵族?那他怎么会加入我们工人党,还当了我们会长呢?这不是”张昂表示不明白。

    阿道夫的心情好像平复了些,声音也平静了下来:“因为容克贵族也不是铁板一块啊,他们之间,也是有三六九等,有各种矛盾的。”

    他接着解释道:“卡恩部长他是第三子,上面还有一个姐姐,两个哥哥,那个姐姐早已远嫁我们不管她。而卡恩部长和他两位哥哥的关系一向不太好,而你知道的,我们这边的容克贵族都是嫡长子继承制的,以后继承城主之位的,是他的大哥,而他的二哥则专心在军队中展,据说还攀上了一位强大的女侯爵,未来的道路一片光明。只有卡恩会长一直一事无成,到不说他没有能力,而是这个容克贵族的制度根本不给他挥能力的机会!”

    “你今天也看到了,卡恩会长是个非常有能力的人,武道实力也不差,比他那两个哥哥要强的多!但是呢,在现在这个制度下,等老城主过世,他最多最多,也就只能分到几块乡下的农田,以后去乡下当个小地主。你说,像卡恩部长这样心高气傲的人,怎么愿意接受这样的结局?所以,他加入了我们,不仅提供了各种方便,还提供了大笔的资金供给柏林那边,再加上他能力强,办事果断,当这个部长,完全是名至实归的。”

    “这样啊,我有些明白了,我今天还听说有人给那个斯巴达克党提供了一大笔资金,想必也是和卡恩部长一样的不得志贵族吧。”张昂分析道。

    “是的,这很有可能。”阿道夫也点了点头。

    “那,那个你们说的刺杀事件是这么一回事呢?”张昂接着问道。

    “那是那帮斯巴达克党搞出来的‘大事’。斯巴达克党原本是个下层军人中的小团体,集中了一批不得志,或者饱受打压的军官或者士兵,他们崇尚斯巴达克斯式的治国方法,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就在一周多前,他们策划了对防务大臣的刺杀行动,结果因为他们大多实力低下,行动不出意料的失败了,参与者被清扫一空,只逃出一小撮,逃到我们这些个柏林周边的小城市休养生息。”阿道夫解释道“想必这一次柏林总部也很有可能是被他们连累到的,毕竟,帝国宪兵队还是非常强大的,远不是我们现在所能抗衡的。”

    “这样啊”张昂摸着下巴思考着。

    现在整个德意志工人党风雨飘摇,正好可以乘虚而入,时机合适的话,完全可以彻底掌控它!只是,这个时机不太好把握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