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八章 明信片与邮差
    聊了一会天,阿道夫有些意兴阑珊了。   中Δ┡网 .

    “算了,马特,这些事就2让那帮大人物来解决吧,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的。你可以去街上逛逛,为我们以后的任务想个好办法。不过我今天的工作还没完成,就不陪你去了。”阿道夫苦笑道。

    “工作?”张昂有些不解:“你不继续去酒馆演讲么?”

    “卡恩部长说的对,在酒馆里演讲不是个好主意。”阿道夫神情沮丧:“再说了,我总得赚些钱,填饱肚子,才有力气去演讲啊。”

    “噢,那你的工作是”张昂有些好奇。

    只见阿道夫从桌下拿出一沓厚厚的硬纸片来,又拿出了一些颜料,调色盘和几支画笔。

    “喏,就是这些。”阿道夫介绍道:“我每天得画二十张明信片,傍晚的时候会有人来收,你知道的,现在已经中午了。”

    “好吧。”张昂闭上了嘴巴,决定不再打扰他。

    阿道夫画的很认真,作画的度也不算快,等张昂做好了午饭抬给他,也不过才完成了两张。

    刚画好的明信片被放到火炉边晾了起来,上面画着精致的建筑,以及漂亮的风景,一笔一划之间,栩栩如生,可以看出,阿道夫的画工着实不错。

    “喔,这是你做的么?这真是太美妙了,这是什么?”旁边传来阿道夫惊喜的声音。

    “椒盐排条和烤面片罢了,我原来当过一段时间的厨师。”张昂不欲解释更多。

    “是你们丹麦的特色美食么,我还是第一次吃到这样的美食,真是,真是太美味了。”阿道夫毫不吝啬的夸奖着。

    “有人提供住宿,有人提供伙食,同志之间,就应该互相帮助嘛。”张昂不以为意。

    吃完饭,阿道夫继续忙碌着,张昂不打算上街,也不好意思光天化日下去睡觉,便坐在一旁思考着掌控这个小党派的方法。

    照现在这个进度看,恢复到原来的实力还需要一段时间,而这个德意志工人党最强的高手也不过是个稍强一些的武术大师,等实力恢复后,很容易碾压。只是,想要服众却是有些困难,毕竟自己现在表面上的身份是个丹麦人,加入这个政党容易,但想成为党魁,却会困难重重,毕竟这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爱国政党,让一个外国人当领,想必很多人都不会接受。

    而自己本身,也并没有掌控一个政党的能力,自己原先开一家酒楼就已经殚精竭虑,脑子到了极限了。设身处地的假想,自己如果在这个贝尔瑙分部部长位置上,都无法做到比那个卡恩部长更好,更不用说一党党魁了。自己毕竟只是个厨师,并没有那么强的政治直觉和决策能力。

    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一个有足够能力,足够野心的人推到前台,而自己隐居幕后!但这样的人选很不好找,有野心,有能力的人,往往很难控制,彼此之间的信任和默契也很难说

    既然没有人选,那就只能自己培养一个!而现在最合适的

    张昂目光一转,数据之眼打开,朝着伏案绘画的阿道夫扫了过去:

    阿道夫·希特勒

    等级:正式武士

    天赋:优秀

    力量:5

    敏捷:

    体质:3

    精神:4

    武功:短刃搏杀十二式(略有小成),制式短弩的使用(初学乍练),本笃派呼吸法(融会贯通),伪·马拉松之奔行(融会贯通)。

    喔,这天赋倒还不错,只是实力实在太差劲了些,武功也是些大路货,招式是明显的军队中的制式武功,内功则是教堂传授的最低等的粗浅内功,就一门轻功还算有些意思,结果还是个伪劣产品。底层武者的境遇,实在是催人泪下,自己虽然实力还没恢复,也只是个正式武士,但是打上十个这样的,还是很轻松的。

    可是,该怎么把他引到正道上来呢?

    “碰,碰,碰。”

    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打断了张昂的思绪。

    把门打开,外面却是一个大腹便便,穿着制服的胖子。

    他瞥了张昂一眼,面色不愉,不耐烦道:“阿道夫在么?我来收今天的明信片!”

    “哦,哦,哦。”阿道夫连爬带跑的从房间里冒了出来:“邮差大人,请稍等一会,还有最后一张,马上,马上就好!”

    “怎么又这么慢!大家都像你这样,我要等到什么时候下班?”那胖邮差满脸的不耐烦。

    “一刻钟,一刻钟,马上就好。大人您稍等一会,马上就好!”阿道夫则是满脸的乞求。

    “那便等你一会。”说罢,那胖邮差便大摇大摆晃了进来,“砰”的一声坐在一张椅子上,让它出了不堪重负的吱呀声。

    他又拿起旁边的茶壶晃了晃:“怎么回事?你这怎么连口水都没有!”

    阿道夫对着张昂连使眼色,张昂无奈,只好道:“对不起,大人,我这就去烧水。”

    阿道夫也连忙回到画桌前,忙碌了起来。

    待得水烧开,给那胖邮差泡开一杯红茶,阿道夫的工作也到了尾声。

    二十张精美的明信片被从夹子上取下,细心的摞好,递到了胖邮差的手上。

    胖邮差一边喝茶,一边漫不经心的将这叠明信片翻来覆去的看着。

    不一会,他的便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脸上渐渐出现了怒容,终于,他的怒气到达了顶峰。

    “啪!”的一声,那叠明信片便在阿道夫的脸上,撞得四散纷飞。

    “你就用这样的东西应付我?”那胖邮差声音尖利,如同野猪夜嚎,刺人耳膜:“这种明显赶工出来的垃圾,也想来换钱?我看,这份工作,你以后就不用干了!”

    阿道夫的面庞有些扭曲,神色有些挣扎,但他还是蹲了下去,将四散的明信片一张张捡了起来,赔着笑脸道:“大人啊,我这个,真的很努力了,我保证,以后会画得更好的,绝对比今天的好,您就行行好,就收下吧。”

    “我们邮局是有制度的,是有标准的,不是什么垃圾都会收的。”胖邮差昂着脸,说话丝毫不客气。

    这一番对答,只看得张昂睚眦欲裂,只想抽出菜刀将这肥猪了账算逑!

    可阿道夫却不着声色的挡在了他的前面,一只手紧紧拉住了他,嘴里依然赔着笑:“您大人有大量,不如这样,今天的这些,就算半价怎么样,您也总不能白跑一趟,就行行好”

    “好吧,就算我今天看你可怜,了善心,再给你一次机会吧。”那胖邮差伸手接过阿道夫恭敬递过来的明信片,放到背包里:“那今天的,就听你的,算半价吧。这不是我要扣你钱,我只是为了告诫你,以后不要这样滥竽充数,画画就要踏踏实实的,这样才能达到我们的标准,才能把这份工作继续做下去!”

    然后,他便从怀里摸出个银币,丢给了阿道夫:“好了,我走了,你以后要好自为之!”

    说罢,便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