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九章 举世无双的拳法
    “他特么就想克扣你的钱!你明明画的那么好!”张昂怒冲冠,愤愤不平。ΩΩ『网 .┡

    “我知道,这又不是第一次了。”阿道夫脸上却十分平静:“可又能怎么办呢?说实话,我完全可以打他一顿,但打完之后呢?我会被治安官抓走,也会失去这份工作。”

    他面带忧郁:“世道就是这样,我只是个普通人罢了,还要养家糊口,不能这么冲动的。”

    “可是,可是”张昂憋了半天,才道:“这,组织里就没有帮助过你么?比如行动经费什么的。”

    “这个嘛”阿道夫面色有些犹豫,但还是直言道:“组织里当然是有行动经费的,毕竟卡恩部长并不缺钱,只是,这经费可没有这么好获得。要么,你有足够的武道实力,成为组织内的‘打手’,会有特别的津贴,但是相应的,偶尔也要去干一些危险的脏活。要么,你的任务比较重要,需要花钱才能办到,那就有特别的行动经费。要么,你做出了成绩,对组织有了突出的贡献,也会下一定的奖励。除了这些之外,我们都是各干各的,明面上里都有自己的身份,需要自己解决生活问题。”

    “这样啊,看来组织内的关系还是很冷酷的啊。”张昂感慨道。

    “这不是冷酷,这是规章制度!毕竟大家又不是为了赚钱才参加组织的,我们都有远大的理想,都有共同的,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奋斗目标!组织里的钱必须花在需要花的地方,不能随便浪费。”阿道夫反驳道。

    “可解决同伴的生活困难,也不能算浪费啊。你一直这样白天工作,晚上出去演讲,哪里做的出成绩?”张昂有些怒其不争:“大晚上的,大多数人都回家休息了,谁有功夫听你演讲呢?”

    “这我以后会想办法解决的。”阿道夫艰难道。

    “唉。”张昂叹了口气:“像你这么画一天,能赚多少?”

    “今天虽然是一个银芬尼,但大多数时候都有两个的。”阿道夫有些不好意思:“他也不是每次都克扣的。”

    “银芬尼?”张昂有些不明白。

    阿道夫拿出了那枚银币,银光闪闪的,十分精美:“银芬尼是我们德意志的货币单位,oo个银芬尼等于一个金马克,一个金马克的话,大概等于你们丹麦两个金克朗吧。”

    “为了这一个银芬尼,就这么糟践自己,值得么?”张昂有些无语,土豪之气爆:“算了,以后我资助你好了,毕竟我们是一组,早点做出成绩来再说。”

    “不用,不用,我这份工作一周只需要做五天,还是有两天休息的。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去做就是了。”阿道夫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而且,我还是有些积蓄的,也不准备把这份工作一直这么做下去。”

    他恢复了一点自信:“等我晋级了大武士级,我会申请去柏林总部工作,到时候,我会全身心的投入到我们的事业之中!”

    “可柏林现在”张昂表示不明白。

    “我这不是还没晋级么?我感觉,即便要晋级,也没那么快,大概也要一年多的样子,到时候局势应该稳定下来了。”阿道夫笑了一下:“到时候再说嘛。”

    “你倒是心态很好啊,既然你坚持,我也不说什么了。不过,要是以后缺钱的话,可以直接和我讲,不用不好意思。”张昂允诺道。

    “嗯”阿道夫突然诡异的沉默了下来,沉默了很久,才道:“你,这个,马特你很有钱么?”

    “啊,是的,我家嗯以前也算是小庄园主吧,几代积累,不然也支持不了我来德意志嘛。”张昂信口雌黄,胡编乱造。

    “那”阿道夫看上去有些犹豫,又有些不好意思,又是犹豫了好久,才道:“那你,能借我些钱么?”

    “啊,借钱?”张昂有些反应不过来,刚刚不是才拒绝了我的资助么?不过还是财大气粗道:“当然可以,你要借多少?”

    “我我这个,我想去教堂买本内功秘籍我现在修炼的这个内功,实在太粗浅了,很难再作突破,我想购买它的进阶功法,这样晋级大武士的时间,就能大大减少了”阿道夫面色红,一句话犹犹豫豫,断断续续说了半天,远不复他演讲时的口齿伶俐。

    “呃,不用这么见外的。”张昂看得尴尬症都要犯了:“说吧,大概要多少钱。”

    “这个,因为是内功秘籍,虽然没有到传承级,但是也非常昂贵,需要整整5oo金马克!”阿道夫看上去有些惴惴不安:“不知道,这个”

    劳资戒指里有近千万金法郎好么?区区5oo金,跟我扭捏个半天,你这样有意思么?张昂心里无数句吐槽,却说不出口。

    看到张昂沉默,阿道夫顿时神情暗淡了下去:“好吧,确实是我太唐突了,这个,你就当我没说过吧。”

    “唉。”张昂叹了口气:“不是5oo金的事,算了,你把这张契约签了!”

    说罢,便从怀着掏出一张精致的卷轴来。

    五星道具,“空白契约卷轴”:可以写上随意内容,并与某一目标签订契约,可使签订者永远遵守所写的契约内容。

    又拿起一支阿道夫画桌上的笔,刷刷刷的写了起来。

    阿道夫脸上露出了一丝微不可查的喜意,轻声问道:“这个,是要签借条么?”

    “当然不是!”说着,张昂便把那张写好的卷轴递给了他。

    接过卷轴,扫视了两遍,阿道夫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这个,是什么意思?就为了和我成为同伴?互帮互助,永不背叛,我可以理解。可这生死相依,不离不弃,是不是用词有些古怪?还有这个必要时必须听从你的命令,是什么意思?什么情况下是必要时?这个,你不会是”

    看着阿道夫古怪的眼神,张昂连忙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同伴契约,你不要乱想。反正就是张纸不是么?”

    “签了这个,你就会借钱给我么?”阿道夫有些难以置信:“先说好,这个出常规,不符合伦理的命令,我是不会接受的!”

    “当然,里面不是写了互帮互助么?还有,我不是你想的那种变态!”张昂恼羞成怒。

    “好吧。”阿道夫还是在契约上签上了名字,交给了张昂:“今天天色有些晚了,我们明天去教堂怎么样?”

    “去什么教堂?”张昂嗤之以鼻,收好卷轴后纵声狂笑:“劳资这里正好有一门举世无双的拳法没人练呢!”

    阿道夫一下子沉默了下来,他突然感到无比的后悔:早知道他是个疯子,我就不该把他带回家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