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十一章 漂亮的直拳
    张昂不等他拒绝,直接把精心翻译好的那本拳谱递了过去:“你先看看再说。网”

    阿道夫没有说话,瞥了张昂一眼,就接了过去。书本不算精致,但看上去是崭新的,还细心包了个封皮,只见这封面上力透纸背的写着这本拳谱的名字:《神拳法:闪耀的北斗星座》。

    好大的口气,“神”这个字是能随便用的吗?还北斗星座,你学过天么?你是雅典圣域出身的么?

    当下,阿道夫甚至没有翻开这本拳谱,而是严肃道:“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弄来这门拳法的,但这名字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拳法。‘神’这个字可不是能够随便用在武功名字上的,只有达到绝世级别的武功,才会被准许使用这种等级的字眼。不然的话,只会被人嘲笑,然后被强迫改名罢了。”

    “但这里面还用上了北斗星座,这个问题还要大。这星座可不是可以随便用的,所有有关星座类的武功,几乎全都来自于雅典圣域,那可是全大6排名第二的武道圣地!而其中大熊座学院就有几门武功用到了北斗星座这个名字,可是其中并没有这门拳法,这要被他们知道的话这大熊座学院可不是什么小学院,在雅典圣域是仅次于黄道十二宫学院的那种级别,可不是好得罪的。我想,你可能是被骗了,而且,这骗子还很没常识嗯,花了不少钱吧。”

    听了他的一番话,张昂目瞪口呆,简直无语:“你就不能翻开来好好看看么?无论怎么样,总比你现在练的那些大路货好吧。”

    “那可未必。”阿道夫一边反驳,一边把拳谱翻了开来:“我学的都是我们德意志军中的制式武功,是经过军中高手们一代代整理,推衍,改良,简化的实用武功,可不是”

    可说着说着,他的声音弱了下去,最后闭上了嘴巴,他面色凝重,眉头紧锁,目露沉思,手上翻页的动作也慢了下来,仿佛完全沉溺在书中了。

    他没有说什么,径直坐到了靠窗的画桌前,翻来覆去,仔仔细细的着这本拳谱,完全成迷了进去。

    这特么难道是个武痴?

    张昂没有打扰他,去了旁边的厨房,开始整治早餐。

    厨房里的嘈杂完全没有打扰到他,他笔直的坐在哪里,对外面的一切都毫不在意。

    “这真是,这真是”阿道夫喃喃的重复着,不知道在和什么人讲话。

    看来果然是个武痴啊。

    张昂叹了口气,把餐盘放到了画桌上,放到了阿道夫的手边。

    但很显然,精心烹饪的美食对他失去了吸引力,扑鼻的香气,他嗅而未觉,滋滋的油光,他视而不见。

    时间过的前所未有的快,诱人的肉香消散,大排上的油脂凝固,滚烫的浓汤变得冰冷凝结。

    终于,阿道夫抬起了头来,眼中闪耀着无比的自信与惊喜:“这是一门真正绝世级别的拳法!”

    “那是当然,我昨天不是告诉过你了么?”张昂微笑着,语气里满是欣慰:“想不到你还是挺识货的嘛。”

    “我父亲原先是帝国海关官员,也算是家学渊源吧。”阿道夫解释道,然后又有些忐忑道:“你真的愿意把这门拳法给我练?”

    “那是当然,我昨天就说了嘛。”张昂肯定道:“我希望你能尽快修炼,早日提高实力,冲击武圣级!”

    “武圣级啊”阿道夫目露向往,却不再只是羡慕:“那可不容易,对天赋,资质,悟性,都有极高的要求,而且,这个”

    张昂打断他:“没有足够的实力,我们什么都做不成!一小队宪兵就能把我们搞得抱头鼠窜,人心惶惶。想要将组织展壮大,想要在柏林出自己的声音,想要参与国政,想要铲除积弊,想要改变国家,想要建立全新的公正的规则和制度,这些都需要实力,都需要强悍到极致,不畏惧任何挑战的实力!”

    “实力啊”阿道夫感慨的握紧了手中的拳头:“我明白了,我会付出一切,来追求这份实力的!”

    他转过头来看向张昂:“可是,你”

    还没等他说完,张昂就再次打断了他:“我明白你在担心什么,我不喜欢现于人前,我喜欢隐于幕后,做些后勤工作,再说了,我们不是已经签订了契约了么?这份契约可不是那么容易违背的。放心,我不是那种喜欢指手画脚的人,将来的日子里,我都会一直支持着你的。”

    “这样啊”阿道夫沉默了一个刹那:“好吧,我明白了。”

    张昂笑了笑,把食物再次加热了一下:“好了,吃完饭,就开始练拳吧!”

    冬日的天气十分的寒冷,哪怕是屋内,由于壁炉没有燃起,和室外也差不太多。

    阿道夫光着上身,赤着脚,只穿着条短裤,站在了房间中央。

    “喝!”一声爆喝,他的拳头缓缓向前推动,明明是在空气里,却仿佛是在推动一座巨大的雕像,艰难无比。

    他的肌肉并不算达,现在却根根暴起,以肉眼可见的程度,不断蠕动,仿佛苍白的皮肤下,是一条条游动的蛇。

    “哈!”又是一声爆喝,另一个拳头开始击向他的头顶上方,仍然无比艰难,仿佛在抬起一块巨大的大理石。

    另一边的肌肉也开始了蠕动,随着肌肉的颤动,他苍白的皮肤慢慢有了些血色,惊人的热量在他皮肤上汇集,将流淌出来的汗水瞬间烤干。

    “喝!”

    又是一声,又是一拳。

    “哈!”

    再是一声,再是一拳。

    张昂摸了摸下巴,喃喃自语:“果然是长期忍饥挨饿啊,营养不足,只是热个身,就练的这么辛苦,以后要给他好好补补啊。不过这意志力确实不错,是个可造之材,而且,与其说是意志力,不如说是支持着这意志力的野心吧”

    “碰,碰,碰。”

    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打断了张昂的思绪。

    又是怎么回事?打扰人练功很好玩么?

    张昂不耐烦的打开门,却是昨天那个胖邮差。

    “阿道夫呢?不会今天又要拖”

    可话还没说完,只见一个漂亮的直拳从张昂身后闪出。

    “呯”的一声,他便带着一声惨叫,化作一道优美的抛物线,消失在了两人的视野之中。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