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十七章 搏杀
    战斗就这么开始了。Ω『 ┡   网 .』

    阿道夫直接对上了卡恩部长,而那位拿着短枪的高个子则狞笑着走向了张昂。

    张昂虽然现在也只有大武士级的实力,但对于越阶挑战这种事,已经驾轻就熟了,毕竟,他原先也是能和大宗师级对刚的猛人,对武学的见识和经验就还深深的印刻在脑海中,而他现在已经拔出了菜刀,不打算留手了。

    从你们决定追上来的那一刻,你们就已经死了!

    出神入化级别的刀法施展开来。精钢的菜刀在空中翩跹,如同蝴蝶曼舞,“啪”的一声,拍开了直刺过来的短枪。又一刀劈出,逼迫他不得不回防。

    当然,他完全可以一刀抹在这个对手的脖子上,将他一刀了账。但这样有没什么意思了,而且,他也想看看现在阿道夫的实力,究竟到了什么水平,这《北斗琉拳》在他手里,又能闪耀出怎样的光芒。

    《北斗琉拳》是一门拳法,是包括招式,内功,轻功的完全版武典。而现在的阿道夫还远没有达到宗师级的水平,无法内气外放,这门拳法中最精髓的“魔斗气”也暂时挥不出来。但仅仅凭借招式,和那拳锋上无匹的力量,他就在战斗中,彻底占据了上风!

    张昂见过力气很大的人,比如阿诺,一锤之下,无人能挡,也见过度很快的人,比如艾伯特,一闪而去,身影如风。但他也是第一次见到,像阿道夫这样,将力量与度结合的这么完美的人。

    他的招式并不繁杂,毕竟,由于实力不足,绝大多数拳法中的绝技他还无法使用出来。但仅凭着最最简单的招式,最最简单的直拳,勾拳,摆拳,他就就击打出了狂风骤雨般的攻击,铺天盖地的砸向了目瞪口呆的卡恩部长。

    在狂暴的拳劲面前,他手中两把精钢的长刀完全丧失了攻击的作用,变成了防御的工具。而刀毕竟是狭窄的,哪怕是横过来的刀面,遮挡的面积也是非常有限,他只能靠着还算精湛的刀法,用刀锋来挡住拳头袭来的路线。

    而阿道夫则展现了惊人的战斗天赋,狂暴的拳势在他的掌控下收放自如,往往击出一半,便能避开刀锋,收劲变向,再又一拳击出,连绵不绝。

    卡恩部长猝不及防之下,被他打的连连后退,虽然暂时没有生命之忧,但身上也挨了好几下,而且被击中的地方出奇的酸麻疼痛,让人几乎无法忍受。

    但他还是强撑着,长刀挥舞,逼开了一拳又一拳。

    “汉斯!”突然他一声厉喝。

    随着他的声音,远远站着的那位弓手持箭张弓,“嗡”的一声弓弦震颤,一支长箭就无声无息的射向了阿道夫。

    阿道夫反应极快,全身肌肉仿佛猛胀了一下,退后一步,便是一拳击出,将迎面而来的箭矢打的粉碎!

    “嗡”“嗡”“嗡”

    弓弦不断颤动,连珠般的箭矢水泼般洒落。

    “来的好!”阿道夫爆喝一声,拳头挥成了一片黑影。

    “嘭”“嘭”“嘭”

    箭矢在他身周不断炸裂,木屑碎片散落一地。

    趁着这个机会,卡恩部长后退了几步,拉开了距离,稍一运气,长刀相交,接连挥出,越挥越快,几个呼吸之间,就形成了一片刀幕,向着阿道夫压了过去!

    这是他刀法的极致,他最强的杀招!

    看着刀幕压来,阿道夫的凝神伫立,身上肌肉块块暴起,惊人的热量在上面奔流,无穷的力量在他的铁拳上汇聚。

    “给我开!”

    又是一声爆喝,阿道夫的右拳上仿佛闪耀出了光芒,宛如一道流星,一下之间,就没入了那片恐怖的刀幕。

    “咚!”

    一声沉闷巨响,仿佛铁锤击打在大鼓上,将整片鼓面击碎。

    时间仿佛静止一般,阿道夫保持这挥拳击出的姿势一动不动,肉眼可见的大滴汗水将他的头浸湿,沿着他的脸颊滚动,从下巴滴落到地上。他的身上皮肤通红,惊人的水汽在上面蒸腾,散出无比的热量。

    刀幕早已消失,卡恩部长脚步踉跄的向后退去,他的松开双手,任凭长刀掉落地面。

    他无比艰难的,抬起手往胸前摸去,嘴里喃喃着:“这,这不可能”

    他的手终究还是没能摸到胸前。

    “碰”的一声,他跪倒在地。

    双手垂落,胸口恐怖的大洞中,鲜血不要命的涌出。

    “啪”的一声。

    他倒在了地上,双腿抽动了一下,就彻底了无声息了。

    “你,你杀了卡恩部长”拿弓的那个家伙眼中满是恐惧:“你竟然杀了卡恩部长!你竟然敢奥利弗家不会放过你们的!”

    转过身,他便想翻身上马逃跑。

    “不要人他跑了,不然后患无穷”阿道夫的声音传来,里面全是虚弱:“我暂时动不了了”

    “好了,我来吧。”张昂轻声一笑。

    说罢,他便不再与那个惊怒交加的可怜虫浪费时间,刀锋一转,划过一道玄妙的曲线,从他的脖子上抹过。

    短枪砸落在地,高个子的枪客抓上了自己的脖子。

    他抓的是那么的用力,那么的疯狂,但血还是段从他手指缝中不断流出

    他的喉咙里出“咯咯”的声音,带着对尘世无比的留念。

    终于,他还是“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趁着这个功夫,那个弓手也已经上了马,正慌乱的拨动着马头准备逃跑。

    张昂手上一番,一柄如同圆月一般的奇形短刀就出现在了手里。

    轻轻一挥。

    “小楼一夜听春雨。”

    才奔出几步,人和马便突兀的停了下来,然后,碎块便洒落了一地。

    “好了,解决了。”张昂回头看向阿道夫:“你怎么了?”

    “好像,这个,用力过猛有点收不回来了。”阿道夫仍然保持着一拳击出的姿势,头上全身冷汗。

    “好吧,着说明你体质还是不行啊。”张昂一边用戒指吸收着地上的尸块残迹,一边道:“应该是缺钙吧,等到了柏林,我给你熬骨头汤喝。”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