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血池
    走入青铜大门,艾伯特吓了一跳。

    只见高高的天花板上,倒挂这一个漆黑的身影,却是刚刚开口说话的那个老者。

    青铜门后一片黑暗,但艾伯特在黑暗中,却能清晰的看清那个老者眼中闪烁的红色光芒,以及,那红光后,所蕴含的贪婪与嗜血。

    “好了,伊戈,她是我的,你不要乱打主意。”少女的语气有些不耐。

    头顶的红光稍稍暗淡了些:“噢,真是迷人的味道啊,我还是,第一次闻到这么美妙的味道,哪怕是最最纯洁的处女,也无法媲美吧。这真是”

    “伊戈!”少女的语气严厉。

    “噢,我就感慨一下。放心啦,我不会打她的主意的。”红光彻底暗淡下来,黑色的身影重新伏在了天花板上,和漆黑的影子化成一片,没有声息了。

    青铜门后的道路有些陡峭,而且一路向下,艾伯特不经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进入了这座山的山腹之中。

    然后,突兀的,平整的地面和墙壁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坑洼不平的山壁,仿佛是进入了一个山洞。

    但在少女的背上,却是一点都不颠簸,而且隐隐的,还有一股股暖流传递了过来,帮他驱逐掉山洞中的湿寒。

    突然,隐隐,艾伯特听到了“嘀嗒,嘀嗒”水滴落下的声音。

    难道这是个溶洞?这里接近地下河了?

    还没等艾伯特想明白,路程却到了尽头,一个空旷的大厅出现在艾伯特眼前。

    “噗”“噗”“噗”

    几声轻响,大厅四周的火把一下子点亮了起来。

    虽然并不算明亮,但也仍然让艾伯特看清了大厅中的景象。

    大厅的确很大,但大部分的面积,都被一个巨大的血池所占据了。

    血池上方挂着九个漆黑的铁笼,铁笼里则是一具具赤果果,白花花的。

    铁笼中密布着一根根的尖刺,紧紧的刺入那一具具之中。

    鲜血不断的涌出,在惨白的皮肤上滑落,又沿着铁笼底部凸出的小洞,滴落进下方巨大的血池之中。

    他听到的不是水滴声!这里没有钟乳石!也没有地下河!

    这里只有鲜血,以及残忍!

    “大人!”红色晚礼服的少女对着血池轻声唤道。

    “哗。”一个身影从血池中猛的浮出。

    粘稠的鲜血从他身上流水般滑下,滑过他一头深红色的长发,滑过他一身洁白皎洁的皮肤,滑过他身上一块块坚实完美的肌肉,重新流入了他身下的血池之中。

    然后,他转过身来。

    他面容白皙,鼻梁高耸,眼眶深邃,嘴唇鲜红,看上去十分的年轻,像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

    但他的身上,却充满了无边的威严,以及强烈的压迫感。

    “弗拉德大人,我回来了。”血腥玛丽放下了身上的艾伯特,行了个礼。

    “哦。”红发赤果的青年没有看一眼倒在地上的艾伯特,声音里满是威严:“事情怎么样?牧狼人都出海了么?”

    “是的,和两百年前一样,都出海了。”血腥玛丽声音平稳:“不过,这次和原来有些不同,教廷联合了西班牙,派出了舰队,准备在海上,对归途的牧狼人进行伏击!”

    “海上啊”红色长发的吸血鬼之王拉长了声音,仿佛是在思考什么:“那倒也算有那么几分胜算。”

    “不,不是在海上!”艾伯特虚弱的纠正道:“教廷的企图已经被发现了,牧狼人还在那个岛上的时候,就发现了教廷的计划。”

    “噢?”弗拉德伯爵看上去有些兴趣:“你是谁?你怎么知道的?”

    “她杀了我那五个不成器的手下,我发现她体质特殊,就救了她一命,带回来,准备好好培养”红色晚礼服的少女简单道。“至于牧狼人的事情,倒是没听她说过。”

    “我去过那个岛,进了那个黑森林,和牧狼人的武圣交过手,逃跑的时候,借着教廷的势,才逃出来的,现在他们应该还在那边交战吧。”艾伯特解释道。

    “这样啊竟然能从黑森林逃出来”吸血鬼之王摸了摸下巴。

    艾伯特突然感觉一股寒潮袭来,身上一僵,仿佛所有血液都被冻住了一般,无法动弹。而且仿佛有无数条湿滑无比的小蛇在身上游动,全身上下,里里外外,都被摸了个通透。

    “哦,这体质,倒也有些意思,只是这伤不是牧狼人造成的吧。”寒潮消失,弗拉德伯爵稍一思索:“反而像是那帮只会躲在黑暗里的老鼠的手笔。”

    “确实,照这么看,她惹祸的本事着实不小。要是我晚到一步,他已经死了”红衣少女把其中的经过娓娓道来。

    “虽然你杀了我们的人,不过既然玛丽不准备追究,你又为我们提供了情报,就放过你一次吧。”弗拉德伯爵挥了挥手:“好了,就这样,我也要睡了。带他下去疗伤吧。不过,玛丽,要看管好他哦,不要让他再惹出什么事情出来了。”

    “当然,我会好好调教她的。”红衣少女微微一笑,贝齿微露,长长的獠牙露出了那么一丁点。

    红色长发的弗拉德伯爵重新沉入血池之中,大厅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重新背起艾伯特,回到那长长的山道中,深沉的黑暗中,又是左拐右拐,两人来到了一个小了一些的大厅。

    和刚刚那个大厅一样,这里同样又一个大大的血池,只是,上面的铁笼里没有人,铁笼的数量也只有七个。

    “好啦,欢迎来到我的世界。”红衣的少女将艾伯特放下,又捧着,放到面前,鼻子在艾伯特脖颈处轻轻的嗅着:“真是迷人的味道啊,还真是不舍得啊。”

    嗅了好一会,又舔了几下,她才恋恋不舍的放了开来,将动弹不得的艾伯特缓缓放入血池之中,淡淡的红光从她身上向着艾伯特流淌过来:“好了,准备好成为吸血鬼了么?”

    艾伯特只感觉浑身僵硬,鲜血都在凝结,仿佛所有的力量都在吞噬消失,眼皮也渐渐无力的垂落

    突然,他的脖子一疼,只感觉两根坚硬的獠牙刺进了自己的大动脉,一种诡异而奇妙的力量从那里蔓延开来。

    然后就是一个后仰,整个身体彻底沉入了这浓稠的血池之中。

    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