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城里的消息
    见面的地方并不远,就在喷泉广场帮的街道上。 『Δ   网 .『

    那是一辆漆黑的马车,车是黑的,马是很的,赶车的人也是黑的,只有车厢外,绘着一只栩栩如生的银色老鹰。

    在这辆马车的周围,则散落的伫立着好几个站的笔挺的宪兵,而且一个个衣服紧绷,太阳穴高耸,目露精光,一看就知道是真正的好手!

    我早就该知道,能被称之为队长的,肯定不是一个宪兵小队的队长,小队的队长属下一般会称之为老大,而只有那位大人,他们才会尊称为队长大人。

    那是整个柏林都有名的强大存在,他是帝都柏林三千宪兵的统帅,也是所有革命党,造反派的克星。

    “银鹰”奥托·内尔茨,尊者级的武道强者!

    阿道夫深吸一口气,强压下心中的恐惧,走向了那辆漆黑恐怖的马车。

    马车门无声无息的打开,里面空间挺大,光线也充足,阿道夫可以清晰的看到那双蹭亮的皮靴,笔挺的黑色军裤,以及,那根握在一双白色手套中的,镶着银色鹰头的手杖。

    果然是他!

    咽了一口口水,阿道夫走进了车厢。

    车门再又关上,阿道夫也看清了眼前的这个让他心惊胆战的人。

    那是个很威严的中年人,带着白手套的手在手杖上摩挲,身上的制服经过了细心的熨烫,平滑光亮,几枚银光闪闪的勋章整齐的佩戴在胸前,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一枚叼着红宝石的银色雄鹰,那是陛下亲自颁,只属于他一个人的勋章。

    他的脸庞棱角分明,嘴唇紧紧的抿着,眼神如真正的老鹰一般瑞丽,而明明年纪还不算大,头上却是一片银丝,被精心梳拢好,一丝不苟的被掩藏在黑色的高帽下。

    在阿道夫偷瞄这位传奇人物的同时,这位革命党的噩梦也在打量着他。

    “好啦,年轻人,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叫你来吧。”高位者的气息迎面扑来,压迫在阿道夫身上。

    再次压下夺路而逃的冲动,阿道夫坦然道:“应该,这个,是因为我的演讲吧,我不小心,引了这场暴乱。”

    “那你一个知道吧,城里不同往日,已经很久没人演讲了。”鹰的眼睛总是凌厉非常。

    “我,我知道,是因为那些暴徒吧,那些暴徒总是会宣扬一些恶心的言论。”阿道夫点的有些紧张:“可是,可是我和那帮暴徒不一样!”

    “噢,不一样都鼓吹出暴动了,还不一样?”手杖在阿道夫面前点了一下:“你就这么恨犹太人?”

    “我,我怎么知道会生暴乱,我,我只是说出我自己的想法罢了。”阿道夫语气显得有些结巴:“我只是讨厌那帮异族人罢了。”

    “仅仅是讨厌的话,可说不出这么优秀的演讲。”车厢里的气氛好像轻松了一些。

    “您您也”阿道夫有些不敢相信。

    “是的,从你一开始演讲的时候,我就在旁边了,不得不承认,你讲的不错。”那语气仿佛是在赞赏:“比原来那帮小伙子强多了。”

    “那那您的意思是”阿道夫有些不敢肯定。

    “总之,我很欣赏你,希望你保持下去。”那语气更像是个命令。

    “保持下去?这您就不担心再次引骚乱么?”阿道夫有些不明白。

    “我们会照顾你的,保证不会生骚乱。你只要继续演讲就好,当然,不要讲其他内容!”车厢里的紧张感消散的差不多了。

    “我”阿道夫突然有些不明白,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但是他还是接受了下来:“我保证,我会努力的。”

    “嗯,这样就好。”带着白色手套的手伸了过来,在阿道夫僵硬的肩膀上拍了两下:“记住,我很看好你,好了,去吧。”

    马车离去,宪兵们远去。

    呆呆的站在空旷的广场上,阿道夫脑子里一片混乱。

    就这么放过我了?还叫我继续演讲?这究竟是为什么?这没道理啊。难道政府高层也不喜欢那些异族人?还是在我身上放长线想钓大鱼?

    怎么想也不明白,阿道夫决定回去问问马特再说。

    阿道夫出门演讲去了,张昂也准备去完成自己的任务。

    将脸上的“百变面具”重新捏了一张全新的面孔,又在身上加持了几个保命道具,张昂便向着翠柳街而去。

    翠柳街是一条特殊的大街,它不属于贵族区,不属于居民区,不属于教会,也不属于政府。

    每个城市都有这样一个地方,就像光明背后总有黑暗,这里,翠柳街,就是柏林的黑暗面。

    这里酒馆林立,旅社众多,三教九流,鱼龙混杂。某种意义上了讲,这里是整个柏林城最最混乱的街区,这里归属于那些隐藏于黑暗中的人。

    这里有张腿工作者,这里有小偷飞贼,这里有强盗劫匪,这里有逃犯恶徒,这里有杀手刺客,这里混乱无序,这里不服王法。这里,当然也容得下一些走投无路的,投身于革命的有志青年。

    现在,张昂就站在翠柳街的街口。

    凡是经过这里的正经人,全都行色匆匆,避如蛇蝎般的躲避,仿佛少一靠近,就会被这条街吞入腹中,尸骨无存。

    张昂却是一点都不怕,大不走了进去。

    还是上午,街面上人并不大,张腿工作者还没上工,小偷小摸们还在家里补觉,酒馆旅社里也没有什么吵闹,只有一些醉醺醺的酒鬼趴在地上生死不知。

    当然,楼上窗户的阴影里,是不是有人已经盯上了自己这个生面孔,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这一次张昂并没有打算去找德意志工人党柏林总部的人,他先要做的,是收集情报,毕竟,他和阿道夫也是刚到柏林,对这里是一抹黑。

    而收集情报,哪里有什么地方比得上这里呢?

    当然,张昂对这方面也是有经验的,稍一观察,他就走进了一家看上去比较大的酒馆。

    “烈焰红唇酒馆”听这名字,就知道是个靠谱的地方。

    推开门走进去,里面人倒是不多,一个卷头的酒保懒洋洋的擦着吧台,另一个年轻一些的则在打扫地上的污渍,还有几个趴在酒桌上睡的昏沉的酒鬼。

    “噢,见鬼,这一大清早,你是来吃早饭的么?”卷的酒保明显就不乐意了:“我都工作了一晚上了,你就不能回家睡到晚上再来么?姑娘们都还没上班呢!”

    “我不是来找姑娘的,也不是来喝酒吃饭的。”张昂决定用事实说话,大拇指一弹,一枚金马克就飞向了那个卷酒保。

    金币的力量总是无穷的,顿时给熬了一夜的酒保注入了全新的力量,让他一跃而起,借住了那枚金币。

    “噢,尊贵的客人,那您想来点什么?”酒保脸上的不耐烦一扫而空,语气一下子恭敬了起来。

    “我想问些情报,比如哦说那些革命党,或者什么党,什么派都行,有什么情报么?”张昂很坦然,直言问道。

    “噢,是来问情报的啊。”酒保的眼神狐疑起来,在张昂身上打量不休:“您不是宪兵队的吧?看您这样子,应该不是。”

    “当然不是,说实话,我是刚来柏林不久,看到了城里的气氛凝重,有些好奇罢了。”张昂解释道。

    “哦,这样啊,反正他们藏身的地方我是不知道的。不过其他的事情,倒是可以讲讲”卷酒保拉长了声音。

    张昂了然的又推过去一枚金币:“哦,有些什么事呢?”

    “先嘛,经过宪兵队这几个月的大清洗,还敢留在城里的革命党应该是不多了。而敢留下来的,大多都是其中比较强,关系网比较深的那一批。”酒保声音放低:“比如德意志革命党,据说是有一部分高官支持的,这一次几乎没什么损伤。比如斯巴达克党,他们党派人一直是所有党派中最多的,虽然这一次是重点对象,被打的分崩离析,但还有很多人潜伏了下来,不过大多应该都潜伏在军队,没有暴露罢了。还有复兴党,那是老牌党派了,在柏林根深蒂固,这次虽然也收到了冲击,但损失并不大。”

    “不过,其余像是青年党,工人党,铁血派,奋进派之类的小组织,一来没有大人物庇佑,二来行事乖张,经常举行什么集会,进行什么演讲,这次全都是损伤惨重,好几个都被全灭掉了,就算苟延残喘活下来的,也都剩不下几个人来。已经翻不起什么大浪了。如果客人你想找一家加入的话,还是找革命党,和复兴党比较好,当然,能不能找到,就是另一回事了。”

    “哦?你怎么知道我要加入他们?”张昂有些好奇。

    “你一个外地人,来我们翠柳街,问这些事,还能是为什么?我知道,那斯巴达克党做下了那件大事,虽然不算成功,也让你们这些小年轻很兴奋,觉得大有可为。其实吧,没你想的你们简单!虽然收了你的钱,但我不得不说,你们那些个什么党,什么派啊,都干不成大事的。至少现在,你们什么都做不成!你没来过柏林,你不知道,仅仅一个宪兵队,就有3ooo人!其中有很多都是武道强者,宗师级的都不在少数,银鹰大人更是尊者级的绝世强者,便是把你们这些个党派绑在一起,都是打不过的!”

    他感慨道:“说到底,我们德意志还是强者为尊,没有实力,还想改变国政,那简直是痴人说梦!我劝你啊,还是早点会老家去吧,我看你也不缺钱,回家弄几亩地,做个小地主,吃穿不愁,岂不是比什么都好?何必做这刀口喋血的买卖?”

    “我并不是想加入他们,我就是问问,就是好奇。”张昂打断他,重复道。

    “好好好,我明白,客人您还有什么想问的么?”酒保不再喋喋不休。

    “那柏林最近还生过什么大事么?”张昂接着问。

    “大事啊”酒保再次拉长声音。

    又是一枚金马克付出,他才道:“大事不多,就这么几件,一个是巴伐利亚那边战事不太顺利,上个月鲁道夫元帅带了第二军团去支援了。所以城外军营里人少了很多,不过嘛,第一军团还在,一些宵小也翻不起什么大浪。二是防务大臣之子上个礼拜正式下葬了,据说啊,有近百个斯巴达克党的重要人物给他陪了葬。唉,刺杀谁不好,刺杀防务大臣,他们就以为这帮老牌贵族都是吃素的么?三是因为战争的缘故,城里物价上涨了很多,但是政府还没有开始管控,所以还在可接受范围内,不过嘛,我介意还是提前准备些粮食在家里吧,毕竟要真的战事管控了,就来不及了,现在想吃什么,就多买点。”

    “就这些么?”张昂看他好久没说话,问道。

    “大点的事就这些了,还有一些什么征兵啊,涨税啊之类的政事。哪个贵族家族又和哪个贵族家族联姻了啊,哪个伯爵被人带了绿帽子啊,哪个女公爵风流成性啊之类的八卦。或者我们街上又死了几个人啊,又到了几批新货啊,想必你也不感兴趣吧。”酒保懒洋洋道。

    “确实,那城里除了宪兵队,还有什么大的势力么?”张昂接着问。

    “当然有啊,最近的就是城外的帝国第一军团,陛下一声令下,就能直接进城,然后就是城防军了,他们和宪兵队不一样,一般都在城墙周边活动,不管道城里来。还有皇宫的皇家卫队,他们都比宪兵队要强大,强大很多,毕竟,怎么想,皇宫里终归是有武圣级的。而另外一些大贵族也不容小视,他们虽然大多数私兵都在自己的封地,但就算是在柏林,他们手下的力量可也一点都不弱,几家大的联合起来,也未必比宪兵队差。而且其中的高手还要更多些。其他的话,无论是佣兵,还是冒险者之类的,都上不了台面,不值一提。”酒保简单介绍道。

    “这里没有公会么?”张昂突然冒出来个问题。

    “公会?什么公会?”酒保不明白。

    “比如佣兵公会,工人工会,行业公会之类的,就是的大家聚集起来维护自己的利益的组织。”张昂简单解释。

    “没有,我没有听过,虽然我们翠柳街到是有几个组织,但都鱼龙混杂,算不上你说的‘公会’。”酒保回忆道。

    “这样啊”张昂闭目沉思:“好吧,我明白了,再见。”

    说罢,他就推开门,离开了酒吧。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