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哥本哈根与卡昂
    丹麦,首都,哥本哈根。

    这是一个巨大岛屿上的沿海城市,也是一个巨大的港口城市,这里海运便利,渔业兴盛,经济发达,人口众多,是丹麦最最繁华的城市。

    各种北欧风的建筑在这边汇聚,将这里装点的魅力非凡,哪怕是白雪皑皑,寒风呼啸,都无法减弱它一丝一毫的美丽。

    由于地处孤岛,它十分幸运的躲过了牧狼人们的肆虐,没有受到任何损伤,只是城里涌入了不少隔离迁徙来的幸存者,逃难者,治安稍显的混乱一些,海港里的船只也更多了一些罢了。

    而在阿美琳堡王宫不远处,则是皇家支持的丹麦皇家音乐学院和皇家艺术学院,使那里成为了整个丹麦文化艺术的中心。

    但在那条街上最热闹的,却并不是这两家学院,而是哥本哈根大剧院。

    这里是歌剧院,也是护国武圣的居所。

    这里也是整个丹麦最最神圣的地方,所有丹麦人最最向往的地方,“要是能去哥本哈根大剧院看一场表演就好了。”这是丹麦其他地方人民最最热切的期盼。

    在这里,几乎每天都有一幕幕的戏剧上演,从早到晚,从情节曲折的舞台剧到庄严肃穆的大歌剧,全都一应俱全。为大家单调无聊的生活注入五彩缤纷的色彩。

    但要说其中最最有名的,还是安徒生先生的玩偶剧。那是整个丹麦,所有孩子们的最终梦想。

    今天,如往常一样,安徒生先生仍然在剧院里表演着他的舞台剧。

    今天的剧目,是《海的女儿》。

    漂亮的人鱼公主在海水中游动着,海难发生,王子坠入水中

    鱼尾慢慢变作双腿,忍着剧痛,小美人鱼第一次踏上了地面

    悲伤的歌声响起,小美人鱼流着眼泪,在礁石上化作了泡沫

    红色的幕帷缓缓拉上,遮住了舞台,也宣告了表演的结束。

    泪眼婆娑的孩子们,被家长牵着,一步一回头的,开始了散场。

    慢慢的,人群消散,表演厅中恢复了安静。

    后台,安徒生先生正在将玩偶擦拭好,细心的放进了专门的木箱子里,一边收拾,他一边向着旁边帮忙的小女孩问道:“怎么样,苏珊,今天的剧本不错吧。”

    “确实是个好故事,不过,它太凄美了,是个悲剧,我不是很喜欢。”小女孩却皱着眉头:“您为什么不做一些令人快乐的剧本呢?我看到不少孩子都是哭着离开的,让他们笑着离开不是更好么?”

    “好吧,我们明天把《丑小鸭》再演一遍?”面对这样的批评,安徒生先生却一点都不生气,语气更像是在商讨。

    “不,《丑小鸭》的话,其实也是悲剧。”小女孩却果断否定了他的建议。

    “这怎么是悲剧?”安徒生先生表示不解:“丑小鸭最后不是变成白天鹅和父母团聚了么?”

    “那是因为它本来就是白天鹅的孩子啊。”小女孩认真道:“如果它本来就是个长的丑陋的小鸭子,是无论如何,都变不成白天鹅的,它只能一直被鸭子们欺负!”

    “呃,这个”安徒生先生一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吧,那《皇帝的新装》怎么样?”

    “嘲笑皇帝陛下不好吧。”小女孩还是一脸认真:“再说了,给孩子们看大人的果体,真的好么?”

    “那《豌豆公主》?”安徒生先生摸了摸脑袋。

    “也不好,毕竟,大多数孩子都不是公主啊,她们只是普通的孩子罢了。”小女孩还是否定:“就算她们回家偷偷把豌豆放到床垫下面,最后收获的,也只是失望而已。”

    “嗯,看来我确实没有作编剧的天分啊”安徒生先生显得有些垂头丧气。

    “因为您已经不是小孩子啦,您的剧本里的有些东西,都太复杂,太深刻,不适合小孩子们了。”小女孩一点都不客气:“我觉得,您以后的剧本应该更加简单些,不要夹杂那么多的思考。”

    “你呀,总是这么人小鬼大的!”安徒生先生和蔼的摸了摸小女孩的头:“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呢,却中想的这么多。”

    “唉,我也想快快张大啊”小女孩叹了口气,语气带着些悲伤:“这样就可以去找老师和艾伯特姐姐了。”

    看到她脸上的悲伤,安徒生先生安慰道:“不要这么担心的,你老师他们都是一顶一的高手,他们不会有事的。我相信,不需要多少时间,他们就会来接你了。”

    “好吧。”小女孩还是眉头紧锁:“希望他们能早点来。”

    “好啦,我们回去吧,现在回去正好能吃午饭。”安徒生先生背上了那个木箱子:“我早上收到消息了,你母亲他已经在来这里的路上了,还有两三天,就能到这里,这些你们一进入就团聚啦。”

    “嗯,真是真是谢谢您。”小女孩眼中显现出意思希翼来。

    “不用客气的,毕竟我是答应了你老师要照顾你们的嘛,放心啦,在这里,没有人能伤害你们!”安徒生先生斩钉截铁。

    两人出了后台,一路左拐右拐,穿过一个个表演厅,一件件衣帽十,和一位位准备表演的演员们打了些招呼,就出了剧院,来到了剧院后面的一幢带花园的洋房前。

    剧院后面都这这样的房子,是演员编剧们的住所,而这一撞最最宽大豪华的,则属于安徒生先生。

    洋房前的花园里,一位小男孩正在一个木桩前习练掌法。

    “啪!”的一声,他就一掌拍在了木桩上,被牢牢固定住的粗壮木桩纹丝不动。

    “啪!”紧接着,又是一掌,结果也是一样,只是这一掌发出的角度有所不同。

    “啪!”“啪”“啪”

    猛的,拍击加快,男孩的掌影在木桩上连成一片。

    “啪”这次的声音响亮了许多。

    这一掌过后,小男孩慢慢收掌,慢慢收劲,慢慢压下了沸腾的内力。

    只见这木桩上,隐隐的,显现出了一个凹进去的手印!

    “不错不错,看这一掌的情况,你的这门掌法已经入门了。”安徒生先生看了一会,便毫不吝惜的赞叹道:“很难想象,你才学了三个月。”

    他又看了看身边侍立的小女孩:“你和苏珊,都是真正的天才啊,我现在都有些嫉妒你们老师了呢。”

    “不,这还远远不够!”小男孩却是泪流满面:“这种程度,根本救不了艾伯特姐姐!”

    “汤米啊,唉,你们毕竟还小嘛。据你们的描述,这敌人很有可能是武圣级的强者,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被打败的!”安徒生先生安慰道:“你不要这么着急的,毕竟,修炼的太过劳累,只会事半功倍!”

    “我只是,我只是恨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小男孩又用力拍了下木桩。

    “好啦,练了一早上,也辛苦了,先吃饭吧。”安徒生先生没有多说什么:“吃饱了下午才能继续练嘛。”

    洋房里,餐桌上已经摆了一些食物,一男一女两个人正在厨房里忙碌着,而小苏珊也放下箱子,跑过去帮忙了。

    不一会儿,餐桌上就摆满了食物,大家也围坐在了餐桌前。

    “今天,信使已经来了消息,苏珊母亲接到了,已经进入了我们丹麦境内,应该这两天就能到了。”吃饭之前,安徒生先向着邻座的中年男人道。

    “那,那真是太感谢您了。”中年男子连忙感谢道:“要是没有您,我们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要这么客气的,毕竟,苏珊她老师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嘛。”安徒生先生客气了几句,有道:“只是,境这么多天的观察,我发现了一些问题。”

    “什么问题?”瑞德哈特先生忙道,其他人也停止了进餐,向着安徒生先生看了过来。

    “不要这么紧张,是武道方面的事情。”安徒生先生挥挥手:“汤米的武功修炼我倒是不担心,他手上的几门武功都是极好的,修炼的也十分刻苦,天赋资质也都不缺,想必以后会有很高的成就。关键是苏珊。”

    “我?”小苏珊有些莫名其妙:“我也有武功啊,老师教过我刀法的,虽然用的是菜刀,那可也是一门非常强大的刀法呢!”

    “我不是说这刀法不行,这确实是一门强大的刀法。”安徒生先生严肃道:“关键是适合,它并不适合你!”

    “啊?”小苏珊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不是挺好的么?”

    “不,如果没有北边发生的那些事情,它当然是很好的。”安徒生先生表情认真:“但是你既然有这样神奇的天赋,那就不应该让这天赋白白浪费!你将拥有更加广阔的舞台!”

    “什么意思?什么北边的事情?”瑞德哈特先生却抢先开口了:“苏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小苏珊却抿着嘴,一眼不发。

    “瑞德哈特先生,稍后我会向你解释的。”安徒生先生打断了瑞德哈特先生的追问,又看向了小苏珊,语气温柔无比:“我知道,你对这份力量非常的恐惧,也不愿想起那时候的事情,但是,天赋并不会因为你的逃避而消失,你更应该学会如何去驾驭它,控制它!”

    他顿了顿,接着道:“怎么样,愿意跟我学习,学习如何去驾驭这份力量么?”

    卡昂,法兰西西面最大的港口城市,也是原先法兰西海军的驻地。

    在这里,这大半年来,修建了无数座船坞,每天都有无数船原木,无数车钢铁被运载过来,投入这一间间造船场中。

    每天都有崭新的船只下水,有大的,盖伦式帆船战舰,有小的,鱼梭形冲锋快艇,有大肚子的运兵船,也有狭长高速的护卫舰,大大小小,各式各样,不一而足。

    在这里,将重新打造一支全新的庞大舰队!

    大海边高高的山崖上,有一座戒备森严的堡垒,那是帝国海军军部的营地。

    穿白蓝色军装的士兵在这里与船厂只见巡逻,操练,白天扬帆出港,晚上随波归来,磨练着操船的技巧,操练着水战的本领,一日一日,不得停歇,将领们严苛的教导着他们,让他们在最短的时间里,从呕吐不止的旱鸭子变作海里的游鱼。

    堡垒的高处,可以俯瞰整个沙滩与海面的一个房间里,一群人正在讨论着什么。

    “你们说,陛下把他派过来到底是个什么用意?”

    “是啊,这位大人的身份可不一般啊,要是海盗王知道了,打过来,我们可抵挡不住啊。”

    “我们现在这么多艘船,还怕那维京海盗王?”

    “现在船多不假,但大家都还是生手,真正的海战可都没打过,未必打得过他们啊。”

    “是嘛,是嘛,而且那海盗王可是武圣级的存在,我们这没一个是他的对手,到时候可拦不住。”

    “不管怎么样,保密最重要,他不知道,当然就不会打过来了。”

    “陛下也真是,现在正式我们全力发展的时候,偏把这么个人派过来。”

    “不会,陛下其实是想让我们和那伙维京海盗干上,来磨练我们吧?”

    “这不可能,起码让我们练上两年再说嘛,现在哪里有胜算?”

    “两年?还胜算?维京海盗存在了又多少年了?少说也有几百年了!这么多年,哪个国家没被他们劫掠过?哪个国家没有围剿过他们?哪里是这么容易就能打败的?”

    “那你说陛下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应该是个护身符,上次在巴黎那维京海盗王不是退了嘛,他可能是想让弟弟洗白吧。为了弟弟的仕途,就算知道了他在我们这,应该也不会攻击我们的,说不定还会让一些小弟来给他弟弟刷战绩呢!”

    “这么说,倒是也有可能啊。”

    “总之,大家先保密,无论海盗王来不来,我们都想原来一样好好操练就是了,陛下有陛下的想法,我们就不要胡乱揣测了。”

    堡垒的房顶上,独臂的壮汉盘坐在地,默默的修炼着内功。

    肉眼可见的力量在他体表流淌,条条暖流在他体内流动,他的肌肉不断的凝结,又不断的膨胀,仿佛是在呼吸。

    他的全身赤果,赤铜色的皮肤上血管暴起,变得粗壮强韧,仿佛血液的流动都在加快,他的皮肤,开始泛出丝丝红色。

    这红色一路蔓延,从小腹道胸膛,从胸膛道四肢,最后,开始向着头部汇聚。

    不一会儿,他就满脸通红,全身都是鲜红一片,而且散发出阵阵热浪,就连寒风都被一下驱散,

    突然,猛的,他上的鲜红一下子消失不见,皮肤恢复成古铜般的色彩,热浪也无声无息的消失,任由海风迎面而来,抚在他光滑的肌肤上。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壮汉猛的睁开了眼睛。

    这双眼睛是那样的明亮,仿佛倒影着漫天的星辰。

    独臂壮汉站了起来,抬头望天,久久不语。

    如果又熟悉的人在他身边,不难发现,他那双眼睛里再不复原先的木讷茫然,里面现在,满是智慧的色彩!

    “哈”独臂壮汉长长的吐了一口气:“我想起来了”

    他身上的气势慢慢升高,身体慢慢变得更加高大,深蓝色的内力在他体表流淌,再又发散开来,狂放般的飞舞消散在空气之中

    突然,他爆喝一声,宛若雷霆轰鸣:“我回来了!”

    “嘭!”

    堡垒的房顶被踏碎,他冲天而起。

    (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a href="yunige" target="_bnk">yunig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