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维京之王
    不知名的岛屿上,不知名的港湾里,一艘艘漆黑的战舰正在休整。

    顺着港湾往岛上看去,可以看见白雪皑皑的山峰,以及山峰下,那片黑压压的村庄。

    说的村庄,是因为这里的房子都不甚高大,建造的也极为简陋,样式也十分原始,甚至有些还没有用上石头,只是一些木柱上,胡乱罩着层层肮脏的兽皮罢了。

    但它占据的范围却十分广大,从山脚下蔓延开来,一直蔓延到港口码头,就规模看的话,说说小镇,小城也并不为过。

    在这些杂乱无章,覆着积雪的房子中,则是一条条宽宽窄窄,污秽横流的街道,不时能看到几个健壮的汉子拿着酒瓶在这街道上歪歪扭扭的走着。

    当然,在这寒冬腊月里,还愿意出门的人并不多,大多数人还是躲在自己的房子里,抱着那些被劫掠来的,哭成泪人的可怜女子做喜欢做的事情。

    在这一间间的房子里,排除掉那些沉重的喘息声,可以看见一瓶瓶东倒西歪的美酒,一些放置杂乱的面包肉干,一点带着血迹的金银饰品,一把带着血迹的斧头或者长刀,一件件带着划痕,破损的皮甲或者链甲,以及,一顶标志性的,牛角头盔。

    这里是死亡岛,维京人的居所,他们的避风港,他们的大本营,他们在寒冬时休整恢复的地方。

    没有人会选择一年到头的疯狂工作,哪怕是四海为家,劫掠为生的维京海盗。

    他们在一年中,也只出航工作三个季度,春天,夏天,以及,最最肥美的秋天。

    等到了冬天,他们就会回到这里,修补他们的船只舰艇,修整他们的武器装备,享用他们劫掠的成果,休养他们疲惫的身躯,喝酒,谈笑,播种他们的下一代。

    当然,顺便的,也为了躲避一下海面上彻骨的洋流,以及,伴随洋流而来的寒风,雨雪,看得见或看不见的浮动冰山。

    这里是他们的家乡,他们的避风港,他们的秘密基地,他们可以将紧绷的心完全放松下来的地方。

    当然,这样的地方,也少不了登高望远的哨兵,守卫全岛安全的警戒者。

    喝下一口烈酒暖了暖肚子,又搓动着双手跳了两下,雷耶克再次从哨塔的小口朝外望去。

    果然,不出所料的,海面上风平浪静,只有碧波阵阵,浪涛依旧,天空上也是万里无云,晴空如碧,只有一只海鸟

    不!不是海鸟!

    雷耶克猛的惊醒过来,这么可能有这么快的海鸟?

    他定下心神,朝那边认真望去。

    那是一个漆黑的小点,点在碧蓝的天空上,十分的明显,它由远及近,越来越大

    是流星?

    不!是人!

    虽然还是很模糊不清,但雷耶克还是能确定,那是个人!是个飞翔在天空上,直直的向岛上飞来的人!

    会飞翔的,只有武圣!

    没有时间给他思考了,雷耶克直接拉起旁边的号角,疯狂的吹动起来。

    “呜呜呜”

    长长的,急促的号角声响起,惊动了整片小镇。

    紧接着,城里应合般的,不断有急促的号角声响起。

    那是战斗的号角!

    整个小镇都仿佛醒了过来。

    不断有人光着屁股从房子里走出来,一边走,还一边把脏兮兮的盔甲往身上套;喝的醉醺醺的人也一个机灵醒了过来,拔出背后的斧子四下张望;一声声的怒吼响起,桌椅倒地,两眼放光的壮汉奔出门去

    人在街道上越聚越多,汇成道道黑色的洪流,向着港口那边而去。

    当然,这样的动静也叫醒了他们的首领。

    高大的巨人推开一具具娇体横呈的肉体,扫倒一地的杯盘狼藉,铁青着脸,大步迈前。

    随着他的前进,大厅中散乱的盔甲兵器全都仿佛活过来一般,全都飞向了他,盔甲前后合拢,系带系紧。层层交叠的护裙一围,将他的下身遮盖。双脚一踏,带毛的兽皮靴子就穿到了脚上。双手一伸,精钢的护腕齐全。右手虚握,一柄四方的大锤凭空飞到他的手里。

    等他走出大帐,他已经全副武装了。

    他腾空而起,一跃之间,就来到了港口边的空地上,来到了他的战士们中间。

    同时,他也看到了那个从远处极速飞来的那个身影。

    他脸上的愤怒一扫而空,原本紧握的铁锤也被他挂到了腰间,他的脸色现在满是笑容,以及,一点点的宠溺。

    “我愚蠢的弟弟啊,你终于回来了”他豪放的声音响彻天际,他高兴的心情传遍四方。

    人影越飞越快。

    “咚。”的一声,落在地上,却没有惊起一丝灰尘。

    “哥哥。”同样高大无比的独臂壮汉张开了他仅剩的左手,热情抱了过去:“我回来了!”

    “你想起来了?”维京海盗王再次确认。

    “当然!”阿诺的声音里再没有一丝愚钝,里面全是豪情:“我是雷神,我是托尔,我是奥丁之子,我是维京之王!”

    “哈,哈,哈,哈”海盗王转过身,纵声狂笑:“还在等什么,托尔回来了,都给我忙起来!今天,我们举行最盛大的宴会!”

    他又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弟弟:“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啊,真是想不到,竟然这么快”

    “我是维京人,我总得回来。”阿诺声音放轻:“毕竟,大家还需要我。”

    “是啊,真是想不到,你竟然这么快就突破了武圣级,这真是”海盗王的眼睛里满是欣慰:“看来确实是我以前把你保护的太好了,这武道还是少不了磨砺啊。你看,经过这次磨砺,不就水到渠成了么。”

    他拍了拍阿诺的肩膀,又有些心疼的道:“放心,你的手臂我已经帮你找回来了,我们现在就去不老泉!”

    “好!”阿诺也不啰嗦,直接腾身而起,两人一前一后,直直的向着远处覆着皑皑白雪的山峰飞去。

    飞上山峰,又飞入山口。

    奇迹般的,在这山口之中,确是一片世外桃源。

    仿佛外面的冰天雪地都是不存在的一边,山口中的小谷中,却是温暖如春,一片鸟语花香。放眼望去,全身青青嫩草,草地上鲜花朵朵,甚至可以看见蝴蝶曼舞,蜻蜓翩跹。草地的中央,是一颗高耸的大树,树上绿叶如翠,鸟鸣阵阵。

    两人轻轻落下,踏在这草坪上,感受着这里暖洋洋的空气,嗅着阵阵的花香,阿诺一脸的陶醉:“啊,真是怀念啊,这里还是老样子啊,想当年,来这里一次,都很不容易呢。”

    “哈哈,那时候我们都不会飞嘛,父亲也把这里看的像个宝一样,哪里愿意让我们来着搞破坏?”海盗王也是目露回忆,感慨不已:“不过家里现在就我们两个了,以后自然想来就来了嘛。”

    两人一路缓步前行,好在这山谷并不大,两人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目的地。

    平平的山壁上,绘刻这复杂美妙的花纹,花纹上结着绿绿的青苔,在这花纹团的中央,一个突出来的小孔里,一点点流出些泛着金黄的液体,这些液体渐渐汇聚,流下,顺着一个石质的平台缓缓滴下,滴落进一个由洁白大理石围成的小池子里。

    “嘀嗒”“嘀嗒”“嘀嗒”

    缓慢,却永不停息。

    小池子里已经汇了很多水了,水面十分平静,清澈见底,隐隐的,泛着金色的反光。而在水池的底部,一个小小的石台上,却放着一只断掉的,苍白的断臂!

    “好啦,取它回来吧。”海盗王脸上满是感慨:“这次也算是个教训,以后我们兄弟练手,这大海上,就没有谁能再威胁到我们了。”

    “对不起,哥哥”看到这只断手,阿诺的神情一下子暗淡了下来:“那次都是怪我。要是”

    “过去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海盗王拍了拍阿诺的后背,打断了他的话:“我们维京人没这么多花花肠子,你是我弟弟,我这个做哥哥的,总得保护你,你做错了事情,我扛下来,不过事情都过去了,就让它这么过去好了。未来,大海还是我们的维京人的!”

    阿诺沉默的点了点头,他缓缓脱光身上的衣物,运起内力,一步一步,沿着洁白大理石的台阶,缓缓的走进了这个池子里。

    金色的水漫了上来,漫过他的脚裸,漫过他的膝盖,漫过他的大腿,漫过他的腰肢,漫过他早已恢复结疤,有些丑陋的断臂处,只留下一个头颅在外面。

    他从石台上轻轻拿起手臂,又忍着剧痛,重新将断臂处的伤口撕裂,将这断臂死死的按在了上面。

    鲜血一下子喷涌出来,将这片水面染的通红。

    狂暴的内力在他身上涌动,汇聚着,汇聚到这断臂处,丝丝雷光在这伤口处显现,细小的噼里啪啦声连绵不绝。

    “呃”阿诺额头上青筋暴起,喉咙里忍不住发出嘶哑的声音。

    内力不断涌动,电光愈加猛烈,就连空气中,都散发出了些些味道,仿佛是淡淡的肉香。

    治疗还在继续,水池里却不再平静,泛着金光的池水变得汹涌起来,以阿诺为圆心,池水仿佛在被搅动一边,现出一个水涡来。

    弥漫在池水中的血色慢慢变淡,仿佛回到了断臂中一般,就连整个池子里的水,都仿佛下降了几分。

    不知道过了多久,池水平静了下来,阿诺身上狂放的气势也降了下来。

    他回转身来,拖着沉重的步法,一点一点的向着岸上走去。

    终于,他走出了水池,不过也妹子多远,他就直接坐在了水池边的草地上。

    只见这条断臂已经长会了阿诺身上,只是和身体之间,还有那么一丝不协调,和健壮的身躯相比,它显得有些苍白瘦弱,苍白的手臂和古铜色的身躯之间,也有些不搭配,但它们连接的地方却十分完美,在断臂和肩膀连接的地方,只有一条淡淡的红线,除了颜色不一样,表面非常的平整。

    海盗王也收回了关切的目光,走了过去,询问道:“怎么样,恢复了么?能动么?”

    阿诺看上去有些虚弱,坐在草地上剧烈的喘息着,但很明显,在他的努力下,这只刚刚植上的手臂前后摆动了一下,有移到身前,五指张开,又抓紧,虽然看上去还不太灵活,但毫无疑问,阿诺已经可以控制它了!

    “看来还需要恢复一段时间。”阿诺皱着眉头:“短时间内,还是派不上用场。”

    “没关系,我们有的是时间。”维京海盗王脸上露出了笑容,安慰道:“不用着急,等你彻底恢复了,我们就再去一次加勒比海,给你报仇!这帮该死的东西,这次我们兄弟齐心,一定灭了他们!”

    “不,加勒比海还是以后再去吧。”阿诺却摇了摇头:“我再大路上还有些事情要解决,我家少爷现在正深陷囹圄,我得”

    “什么少爷!”维京海盗王怒气爆发,粗暴的打断他:“你可是我们维京人未来的王,哪有什么少爷?你难道还想给别人做仆人?或者给那个什么法兰西做将军?你到底在想什么?”

    “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我也知道自己身上的职责,只是,我们维京人从来不违背诺言。”阿诺语气严肃:“他救过我,帮助过我,没有他,我甚至恢复不了记忆,甚至,根本突破部落武圣级,不管怎么样,我总得救他出来吧。”

    “这样啊”维京海盗王摸了摸下巴,久久才道:“既然他算是你的恩人,那我也不反对,我们维京人虽然烧杀抢掠,也不是不知道报恩的人,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去救他就是了,再给他一笔金银珠宝,让他当一辈子富家翁就是了。”

    他顿了一顿:“不过,这一切,都要等你身体恢复好了再说,毕竟,既然要去陆地上,无论怎么样,我们都不能让自己深陷死地。我们家族,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了,我们还有必须要完成的使命”

    “我明白的”阿诺看着他的哥哥,严肃保证道:“无论怎么样,我都会带领我们维京人,找到回家的路!”

    (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a href="yunige" target="_bnk">yunig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