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春天的公园
    古老而庞大的柏林,再次迎来了一个清晨。

    施普雷河边的小洋房里,两个年轻男子相对而坐。

    “我觉得,你应该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事业上,对我们的事业,更加用心一些。”张昂咽下块牛柳,对着桌子对面的阿道夫道。

    “啊。什么意思?”阿道夫从餐盘后面抬起头来:“我不是一直很努力的么,一整天都在到处跑,柏林十二个区,我每个区都要跑一趟,一整天工作就没停过啊,回来后还要练功吃饭,所有时间都花在事业上了。你还要我怎么样啊?”

    “我的意思是,你完全没必要偷偷摸摸的。”张昂放下筷子,擦了擦嘴:“这些日子城里一直在宵禁,还是比较危险的。”

    “宵禁就宵禁呗,关我们什么事。”阿道夫的眼神有些躲闪。

    “唉,我就直说吧。”张昂叹了口气:“虽然我睡的比较死,对外界不太灵敏,但是,你每天晚上偷偷跑出去,我还是知道的。而且,就算你对那个爱娃特别喜欢,可也没必要每天晚上都去过夜,早上再一大早赶回来,这样不辛苦么?”

    “好吧,我以后不会了”外面叱诧风云,以强硬铁血著称的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党魁,现在表现的像个犯了错的孩子。

    “我也不是完全不通人情,要让你禁欲啊什么的。”张昂苦口婆心:“只是,你必须要节制!毕竟,温柔乡是英雄冢,你是注定要当英雄的人,我不希望你被那温柔消磨尽了斗志!这样的例子,我想,历史上有很多,我就不举例了。”

    “好的,我明白了,我以后就三天”阿道夫看了张昂一眼,然后马上改口:“不!一周去一次!”

    张昂放下了餐刀:“那就说好了,一周一次。要是让我发现你不遵守约定的话,你就准备转练另一门武功吧。”

    “转练另一门武功?”阿道夫摸不着头脑:“什么意思?”

    张昂冷笑两声,却不回答。

    看到张昂阴恻恻的冷笑,阿道夫立马明白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事,果断不再追问了。

    走到窗边,看着窗外衣衫渐薄的行人,张昂有些感慨:“这不知不觉,就是春天了啊。”

    “是啊,来柏林都两个多月了。”阿道夫也是感慨万千:“好在,我们还是做出了些成绩的,不算一事无成。”

    “才那么点成绩就沾沾自喜?离我们的目标还远着呢!”张昂毫不客气,直接定下了目标:“一年之计在于春,我们继续努力,争取在这个春天,将我们党的势力再翻上两番!”

    “现在就开始大迈步么?”阿道夫却有些不同意:“我觉得还是沉淀一段时间为好,毕竟,我们这全城十二个分部才刚刚建立起来,一些新入党的党员都还不太熟悉我们的流程,派上用场还要一些时候,还是缓一缓,把基础夯夯实吧。”

    “嗯好吧,那就缓一缓,不过,这任务量可不能减少,最近革命党和复兴党都在活动,这不能让他们抢了先机!”张昂思考了一会,答应下来。

    “任务倒是不要担心,下面那些小伙子们积极的很,就怕没任务做。尤其是那个齐勒,做任务尤其疯狂,看他这个态势,月底就能凑够功勋点换刀法了。”阿道夫却表示并不担心:“你真的决定,就这么免费把刀法给他?”

    “当然没这么简单,到时候,会有一些‘保障措施’,到时候再说吧。”张昂感受了下丹田内奔涌的内力,自信道。

    “但是,现在入党的人越来越多,你那帮武功什么的,真的够么?”阿道夫有些担心。

    “那是当然,绝世级的虽然没有几本,但其他的还是一抓一大把的。”张昂笑了起来:“要是以后真的发展壮大了,到时候可以涨价嘛,毕竟,也算给老成员的福利。”

    “好了,走吧,我想,他们应该都等急了。”阿道夫打开门,带着张昂没入了这一片春光之中。

    希姆莱是一名宪兵,一名秘密的宪兵。

    柏林这几年革命运动不断,大大小小的革命党此起彼伏,彼此之间又解散,又结盟,彼此之间盘根错节,又有一些背后有某些大人物支持,很是难对付。

    为了防止夏洛滕堡宫前那次刺杀事件再次重演,在“银鹰”奥托·内尔茨的组建下,宪兵队中出现了一支秘密的“幽灵宪兵”。

    他们不需要穿那身笔挺的军装,也不需要上街巡逻,甚至不需要去宪兵队总部报道。

    他们只有一个目的,只有一个任务,就是混入到那些革命党中间,收集情报,搜集资料,搜集他们所有能够搜集到的东西,然后,在需要的时候,帮助“银鹰”大人捣毁,消灭掉那些可恶的革命党,那些社会的不安定因素。

    当然,自刺杀事件只好,“幽灵宪兵”战果累累。大批的中型,小型党派被宪兵队直接扫荡,要么被驱散一空,要么被消灭干净。就连一些根基深厚的大党派,都受到了不小的冲击,损失颇大。

    当然,这些革命党总是杀不光的,消灭了老的旧的,就会有新的出来。所以,希姆莱每天都有工作可做,每天都过的十分充实。

    就像今天,他就要去参加一个党派的每月例会。

    它叫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是一个新兴的小党派,不过这几个月发展的十分快速,在柏林十二个区都建立了分部,虽然人数还不是很多,但除了那几个老牌党派,它已经是发展势头最强的那一批了。

    好在,每个党派都要招新人,都要吸收新鲜的血液,看分部的话,对人才的需求更是紧迫,在一些老关系的帮助下,希姆莱成功混了进去。

    虽然在分部的时候,希姆莱也参加过不少的会议,但见到的最高领导,也不过是分部长,而且这分部长看上去十分狂热,整天沉迷演讲,做任务,根本搜集不到什么有用的情报。

    但今天不一样,今天是整个党派的每月例会,是包括所有高层在内的,全体的会议,这样的会议,希姆莱当然不会错过。

    和那些东躲西藏,喜欢藏在阴隐里的组织不一样,这个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做什么事情都十分的光明正大,无论是演讲还是宣传,都是声势浩大。他们开会的地方也十分符合他们的特点,是在蒂尔加藤公园里,在美丽的施普雷河边。

    跟着齐勒分部长经过了一棵棵大树,又经过了几个明哨暗哨,他们来到了河边,来到河边草地的会场上。

    白天不像夜晚,公园草地也不像孤宅深院,希姆莱可以清楚的看清草地上的人。

    粗略一数,就有差不多五,六十个,男女都有,大多都是青壮,好些看上去都有武功在身。而且随着时间的进行,来的人越来越多,不多一会,就有了超过一百人。

    这组织挺大的啊,而且看着样子,这些人都不是什么乌合之众,都是踏实肯干的骨干成员。他们聚在一起,不是讨论怎么做任务快,怎么宣传演讲效果好,怎么对方捣乱的异族人,当然,他们讨论的最多的,还是“功勋点”。

    “功勋点”这个词希姆莱已经听过无数次了,可他毕竟刚刚加入组织,哪怕特意去打听,别人也都顾左右而言他,根本打听不出个实情来,显得十分神秘,好像,现在会议还没开始,大家都讨论得火热,他也正好可以偷听,搜集归纳一下。

    “我觉得吧,还是要先兑换内功,内功虽然贵上一些,但它毕竟是武道之基。只要有了高级的内功支撑,无论学习招式,还是学习轻功,都是事半功倍的。”那是一个粗旷的大汉。

    “呵呵,谁不知道内功重要?可也要有那么多功勋点啊,一门内功的价格,可以换三,四们同级的招式!我看啊,第一门,还是换招式!招式的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学会了酒能提高战斗力,到时候要是有战斗类的任务,刷起功勋点来也更有效率。”那是个有些英气的女人。

    “是啊,还是招式好,内功修炼可不简单,要是兑换来了,结果不适合你的天赋资质,修炼不成,不是白白浪费了嘛。招式嘛,只要你勤学苦练,总是能够练成的。而且,你们应该都听说了,那帮异族人最近可不安分,到时候组织下发战斗类的任务,你没能力完成,这功勋点,可就都归别人啦。”那是个胖乎乎的中年人。

    “嘿,我听到个消息,是克洛泽副部长那边来的,据说啊,这战斗类的任务功勋点明显要比日常类的要高。但肯定更加危险一些,为了更加安全的积攒功勋点,我看你们几位武道实力都不错,到时候我们组队互相帮忙怎么样?”那是个背着长刀的青年。

    “组队?我能参加么?我虽然手上功夫不行,但轻功不错,功勋点也不少了,等下个月我就可以换更高级的轻功了,到时候”一个高高瘦瘦的年轻人插进来。

    “轻功?轻功有什么用?滚,滚,滚,安心演讲宣传去,这里没你的位置!”背着长刀的青年毫不客气的斥退了他。

    “真是搞笑,第一门竟然换轻功,他脑子是怎么想的?这组织扩招之后,真是什么人都收啊?这种弱智都收进来了?”胖乎乎的中年人满脸不屑。

    看到高高瘦瘦的年轻人苦着脸走到一边,希姆莱赶紧上去攀谈,安慰道:“老兄,你不用伤心,这轻功还是很好,很有用的。”

    “唉,兄弟,这帮只知道招式的莽夫懂什么?任你招式再精妙,内力再强,别人一招攻过来,你躲不开,还是一个死!”年轻人愤愤不平:“只要你轻功够强,什么招式都打不到你,你就立于不败之地了,到时候早兑换一门暗器啊,远程类的招式啊,岂不就无敌了?刷起功勋点来,不就如流水一般?”

    虽然很想反驳他的诡异逻辑,但希姆莱还是生生忍了下来,装作赞同,套话道:“你说的非常有道理,确实是这样啊,我以前这么没想到呢。只是,你们说的这个功勋点,是个什么意思啊。”

    “啊,这功勋点你都不知道?你是新来的么?”那年轻人看上去很惊奇。

    “是啊,我也是上周才加入我们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的,对组织里的一些情况还不太了解。”希姆莱施展演技:“不知道前辈能不能给我解惑呢?”

    “啊,既然是同志,这也不是什么需要保密的。我就简单给你说说吧。”年轻人仿佛一下子恢复了自信:“这功勋点说起来十分简单,就是你加入组织,组织看你的表现,会每天或者几天给你一个任务,比如演讲啊,宣传之类,你去完成,到时候会有人根据你的表现给你打分,根据你的分数,组织就会下发给你一定的功勋点。”

    “哦,是这样啊。”希姆莱装作恍然大悟的好学生,问出了最关键的一点:“那有了这功勋点,就能兑换轻功么?该去哪里兑换呢?教廷么?”

    “当然不是,这和教廷有什么关系?”年轻人立马反驳:“当然是去参谋长那边换了,除了轻功,还有招式,内功,一些内伤外伤的,辅助修炼的丹药,反正什么都有,你们分部长那边有个小册子的,上面有详细的价格和武功介绍,你可以去看看嘛。对了,还能换钱,不过,基本没什么人傻到用珍贵的功勋点去换钱的。”

    你这样换轻功的沙比我看也是少数,勉强压下吐槽的欲望,希姆莱继续问道:“这什么武功都有么?都有些什么武功啊?”

    “嘿,这武功可多了,什么级别的都有,就轻功就有十几本,其中《水的浮力在轻功中运用》,《北斗七星与步法的联系》,《一百种特殊的轻功技巧及其分析》,《高阶轻功技巧:踏空变向》,这四门更是绝顶级的强大轻功!”年轻人自豪道。

    “绝顶级!”希姆莱吓了一跳。

    怎么可能有绝顶级的武功?还是整整四门?

    不,这只是轻功,加上招式和内功还有更多!

    他也自诩博学多才的人,可这四门绝顶级轻功他却从来都不曾听说过。

    要知道,绝顶级可不是什么大路货,它离绝世级的武道宝典也只差一步!

    每一门绝顶级武功的地位都是由无数场战斗奠定的,每一门在拍卖场上全都可以拍出天价!

    而现在,在这里,在这个组织里,竟然用什么狗屁“功勋点”就可以兑换?这根本不可能!

    这一定是个天大的骗局!

    我回去后,就要

    突然,一声宣告打断了他的思绪。

    “党魁到!”

    草坪上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起立!敬礼!”

    大家齐刷刷的站定,向着一个方向高高的伸出右手。

    如林的手臂中,希姆莱看到了一个身材健硕无比的小胡子,以及,跟在他身后,面容普通的年轻人。

    (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a href="yunige" target="_bnk">yunige</a>

    &lt;!-- 代码开始 --&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