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三十六章 余波
    西班牙,马德里,马德里皇宫。

    宫殿的大门缓缓打开,在两个卫兵的押送搀扶下,一个看上去十分虚弱的男人被带了进来。

    可以看的出来,他经过了细心的清洁整理,衣裳也是十分的干净得体,但他苍白的面孔,满脸的风霜,暗淡无光的眼神,粗糙干裂的双手,还是出卖了他,他只是个下等人罢了。

    但整个宫殿中,无论是官员,牧师,还是皇帝,每个人的目光走集中在了他的身上,让他的面色更加苍白,眼神更加慌乱起来。

    还好有卫兵们有力的搀扶,才让他不至于摊倒在地。

    可宫殿中没有人体恤他的紧张与慌乱,每个人都迫不及待的问出了他们的问题,一时间,整个宫殿吵闹的如同数百只蜂房。

    “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为什么就你们回来了?其他军舰在哪?”

    “你们受到了攻击?是牧狼人么?”

    “我们葡萄牙的船在哪里?”

    “计划究竟怎么失败的?

    铺满而来的嘈杂让这名男子头昏目眩,几乎就要马上昏倒过去。

    “够了!让我来问!”

    还好,一个威严的声音镇压了全场,压下了那些嘈杂,让宫殿里恢复了安静。

    红袍的中年牧首大人排开众人,向主位的两位国王陛下示意后,来到了男子面前。

    他的声音温暖而有力,一瞬间就安抚了男子饱受创伤的心灵:“好了,不要慌张,我们慢慢来。首先,可以告诉我们你的名字和在船上的职位么?”

    “嗯我叫罗伊,弗兰克·罗伊。”男子声音里满是虚弱:“是‘安蒂斯号’的二副。”

    “哦,‘安蒂斯号’就是你乘坐归来的那艘船是么?”红袍牧首的声音依旧温柔:“那船长和大副呢?”

    “是的。”男子的声音里带着点悲伤和恐惧:“船长一开始就被杀死了,大副熬了两天,失血过多,没有撑过来。”

    “啊,被杀死了,那是什么人袭击了你们呢?是牧狼人么?”红袍牧首循循善诱。

    “我我不知道我我不知道!”男子眼中的恐惧几乎要弥漫出来,身体也扭动挣扎起来。

    “好啦,好啦,我的孩子,主一直在你身边,主一直在保护你,现在你很安全,没有人能够伤害你。”红袍牧师的声音悠扬而温柔,如同春风拂面,充满这不可思议的力量:“不要怕,主会为你消灭敌人,请告诉主,是什么人袭击了你们?”

    “我不知道!”男子好像镇定了一些,但语气中还是有些慌乱:“他会飞!他就从那黑夜中飞过来,一下子就打断了我们的桅杆!他抓爆了船长的头!还有好的人,好多恶魔!大家不停的战斗!大家不停的在死掉!”

    “好,好,好,我们不想那些恶魔,我们想些轻松的,你还记得起航时的事情么?”红袍牧首没有继续深入,换了个问题。

    “我记得,我告别了父母,跟着舰队出海了,好的船,好多舰队,一望无垠的大海,碧蓝碧蓝的天空”男子的声音有人柔和了下来。

    “那后来呢?”红袍牧首接着问。

    “后来?我们经历了风暴我们一起钓鱼,一起猎鲸我们来到了冰天雪地,冷得不得了的地方那里真的好冷啊,木炭没多久就烧完了,我们就裹在毯子抱团取暖”男子陷入了回忆,唠唠叨叨,断断续续的说了很久。

    红袍牧首没有一点不耐烦,继续循循善诱:“哦,那真的是很冷啊,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们找了个大冰山,大家一起躲在背风的地方,船队都下了锚,大家就停在那里,在那里忍受着寒冷,那里真的好冷啊”男子哆嗦着伸出了双手,上面满是冻疮,以及冻疮破裂后的狰狞伤口。

    “那,你们是怎么遭到袭击的呢?”红袍牧首的声音变得有力起来,一点点的给他注入力量:“不要怕,慢慢讲。”

    “那是,那是一天晚上,月亮不是很亮,云层也有些厚,外面很黑很黑”男子再次陷入了回忆:“船长命令过的,到了晚上也是不许点灯的,我们就都挤在船舱里,大家就抱着,互相说着话,有些人都快睡着了,然后,我们就听到了打雷的声音”

    “打雷的声音?”红袍牧首的声音里带着疑惑。

    “是啊,打雷的声音,我们停驻了那么久,还是第一次听到,那么响,那么近的雷声”男子看上去有些浑浑噩噩的:“没有办法,大家都被船长叫了起来,上甲板检查绳索,固定船只,但是外面并没有下雨,也没有刮风我们”

    “你们看到了什么?”红袍牧首的声音依旧温柔,只是急切了一些。

    “我们”男子仿佛一下子惊醒过来,声音里再次带上了恐惧:“对!我们看见了流星!金色的,红色的,都是流星!”

    “流星?”红袍牧首的声音里带上了疑惑。

    “啊,三个流星!它们在天空中碰撞!发出雷鸣般的声音!它们是灾祸的象征!它们带来了杀戮!它们带来了死亡!”男子再次惊慌失措起来,扭动着身躯,仿佛想要逃跑或者躲起来。

    但在两个卫兵有力的大手下,他的目的根本无法达成。

    “不要慌,不要怕。”红袍牧首继续追问:“看到流星后,你们就遭到了袭击?那些魔鬼?”

    “是的,魔鬼!都是魔鬼!流星越来越多,魔鬼越来越多!他们从海里爬上来,他们在杀人!”男子一下子面目狰狞,双目赤红,四肢抽动,狂起来:“杀!杀啊!都跟我上!杀掉他们!赶他们下去!不要让他们破坏船!杀!把那边的洞堵上,堵上!杀!那边那边,赶下去!杀啊!”

    过了好久,他才平静下来,仿佛失去了所有力量,双目无神,身体软绵绵的,就要摊倒下来。

    红袍牧首做了个手势,卫兵手上放松,将这软弱无力的身体放了下来。红袍牧师上前两步,抱住他,轻轻的抚摸着他的后背,嘴里不断安慰着:“不要怕,不要怕,恶魔都没有了,都被主消灭干净了,你现在很安全,不要怕,不要怕”

    好不容易才将着可怜人的安抚下来,让他不至于心理奔溃,才接着问:“后来呢,杀退了那些恶魔之后呢?”

    那男子满脸都是泪水,声音却平稳了下来:“我们不同的杀,不停的死人,从晚上,到白天,一直再杀,一直在死人,旁边不停的有船沉掉,海面上全是尸体,都是木块碎片,海水都是血红色的。远处还不停的有载着恶魔的木筏子过来,我们不行了,我们只能逃!”

    “哦?你们撤退了?那其他船呢?”红袍牧首接着问。

    “我不知道,为了一路不停的逃,那些恶魔不停的追,还有会飞的恶魔,一下来就能打沉一条船,我们没有办法,只能分开逃”男子声音里满是悲怆:“有些船受损眼中,支撑不了,就这么沉了,我们不停的逃,根本没时间救他们。还有的支撑不了回来,去了附近的冰岛上休整。船只越来越少,越来越少”

    “那出来你们,就没有其他船支撑回来了么?”红袍牧首表示不解。

    “后来我们经过了英国,一部分船,不愿意再跑了,就直接去那帮找了个地方休整了。然后又是几场暴风雨,沉了几艘,失散了几艘,最后,就我们支撑回到了家乡”男子已经泪流满面了。

    然后,又是几个细节问题,有些男子说得上来,有些则是一问三不知。

    终于,漫长的询问结束了,男子被搀扶这,下去休息治疗了,大殿中也打破了沉默。

    “好了,大体上,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西班牙国王腓力二世仿佛一下子老了十岁,声音里满是沙哑,满是无力:“我的舰队已经完了。”

    但葡萄牙国王路易斯一世就没那么淡定了,他跳起来就是破口大骂:“这就是那么说的万无一失?还完美计划?狗屎!统统都是狗屎!整整一百艘船啊!一百艘!就这么被你们教廷搞没了!什么狗屎大审判者,什么狗屁教廷精锐!统统给我去死!去死啊”

    他剧烈的喘息着,跺着脚,拍打着椅子,疯狂咆哮着,宛若一个疯子。

    好容易,等他平复下来,红袍牧首才睁开眼睛,来回应他,虽然,他看上去同样苦涩:“我明白两位陛下的心情,但是,事情发生都已经发生了,事已至此,我们只能接受这次任务已经彻底失败,这个结果。接受这些军舰,商船沉没的结果。”

    “怎么可能接受?整整一百艘船啊!都是上好的大型商船!你知道造一艘这样的船要花多少钱,要花多少时间么?啊?”路易斯一世还是气急败坏的拍打着扶手。

    “事已至此,我也不多说什么。”红袍牧首一脸的严肃,允诺道:“我会马上去圣城一趟,向枢机大人们报告。毕竟这次是我们圣教发起的行动,无论如何,我们会尽量弥补两位陛下的损失,请相信我们的实力!相信我们圣教几千年来的声誉!”

    “去吧去吧”腓力二世无力的挥着手:“一切都完了啊”

    红袍牧首大步离开宫殿,宫殿里一下子沉默下来,大臣们全都大气不出,不敢发出任何声音,一开始的喧闹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

    “说说吧,下面我们怎么办?”腓力二世原本身上的精明强干都消失了一般,暮气沉沉的如同个老人。

    “首先,我们应该照会英国方面,请求他们帮忙收拢船只水兵”说话的是宰相。

    “其他沿海国家也一样,无论法兰西,爱尔兰,丹麦,挪威,我们都要派出使节,请求他们帮忙收拢寻找我们失散的船只”那是外交大臣。

    “虽然有些艰难,还请陛下拨出一笔钱,来抚恤牺牲的战士们”那是军部大臣。

    一个个建议,一份份要求,一句句安慰在宫殿中回荡,无力的回荡着

    无名的荒岛上,沙滩上倒着破着大洞的庞大军舰,大大小小的碎片洒落一整个沙滩。

    几十个有气无力的水手士兵正在军官的指挥下,忙忙碌碌的,对船只进行修补,将同伴的尸体丢入挖好的大坑中

    在沙滩不远的高地上,一位白发老人的生命也走到了尾声。

    “贞德啊”他艰难的抚摸着女儿的头:“这次,是真的一败涂地了啊,我果然,是什么事情都做不成呢。无论是法兰西,还是冰岛,哪怕计算了无数遍,推敲了无数遍,全都是失败啊我一生,都是个失败者啊”

    “不,父亲,您没有错,怪只怪那该下地狱的克拉克,如果不是他被牧狼人武圣发现,我们也不至于”身上包满了绷带的少女满脸泪痕,眼中满是愤恨。

    “不,不要怪他,不是他的错”老人是声音已经虚弱至极:“这一次,只是意外,是我们运气不好,谁知道,会有武圣来巡视海边呢?是我的安排错了”

    “可是”少女还是握紧了拳头:“如果他被发现后不把那武圣引过来,我们也不至于”

    “不,不要愤恨。”老人艰难的伸手,想要抚平女儿的怒容:“克拉克没有错,就算他原地等死,那牧狼人还是会发现我们的,早晚而已。”

    他的眼中满是慈爱:“贞德啊,对不起,我一直没有给你足够的父爱,还一直逼你不选的修炼习武,让你没有享受到一个女孩子应该享有的快乐,你恨我么?”

    少女将老人是手紧紧贴在脸颊上,再次泪流满面:“不父亲,我从没恨过您,您是我最尊敬的人,您是主最虔诚的仆人”

    “不要哭泣啊,贞德。”老人的手指动了一动,想要擦去少女的眼泪:“答应我,以后要多笑啊,你笑起来多好看啊。老是哭泣的话,可就没有男孩子喜欢了。”

    “是的,父亲。”少女努力收起哭泣,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来。

    但老人已经再也无法回应她了,苍老的手臂垂了下来,砸在了地上。

    粗糙的大手快若闪电,一下子就将士兵的脖子掐住,抵在了树上。

    长发的粗旷男子怒火冲天,双目赤红,他歇斯底里的吼着:“说!是谁干的!是谁毁了我们的营地!是谁残杀我们的族人!”

    那士兵满脸的惊恐,嘴里艰难的迸出字来:“我我们不知道不是我们干的我们来的时候,人就已经死了我们只是掩埋,防止发生瘟疫罢了真的不是我们干的”

    一把掐碎了士兵的脖子,长发的野蛮壮汉仰天狂啸:“是谁!给我出来!是谁!”

    在他的身后,是一个破破烂烂的部落营地,满地的尸骸,和丹麦士兵们刚死不久,扭曲残缺的尸体。

    以及,一个个怒气勃发,疯狂咆哮嚎叫着,破坏着森林大地,发泄着怒火的族人。

    (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a href="yunige" target="_bnk">yunige</a>

    &lt;!-- 代码开始 --&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