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党鞭
    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什么都好,就是会多。

    除了每个月一次的全体大会,每周还有分部长们和党派高层的报告交流会。除了主要领导的发言之外,十二位分部长,每一次开会都要详细报告自己区各项任务的完成情况,各项规划的完成进度,每一次都有排名,每一次都有攀比,排名靠前的,享受夸赞奖励,排名靠后的,受到批评惩罚。

    党派内竞争压力非常大,每一位分部长都是劳力又劳心,十分辛苦,但是,他们没有一个人放松,他们知道,下面不知道有多少人一直在窥视他们的位置,想尽办法要把他们拉下来。

    毕竟,所有任务都是由总部下发,直接下发到各个分部,由分部长安排分配的。以分部长的地位权利,操作的好的话,攥取功勋点的速度,将是普通成员的好几倍,很多时候,甚至连总部成员都无法与他们相提并论。

    今天,也是一场例行的总部会议。

    党魁兼总部长阿道夫·希特勒,副总部长克洛泽·米洛斯拉夫,参谋长马特·达蒙,书记官爱娃·布劳恩,以及十二位分部长齐集一堂,如往常一样,进行着今天的会议。

    不,和往常还是有些区别的。虽然他们作报告或者回答问询时,语气还算平静,但他们的眼神,却有些飘忽不定。经常时不时的,就会抬头偷偷往某个方向看一眼。

    他们偷看的,却不是总部的三位巨头,而是和他们一样,坐在左手边第二位的,齐勒分部长。

    齐勒分部长是个青年人,原先性格十分跳脱,玩世不恭,喜欢在翠柳街和三教九流厮混,但现在,他却沉稳的如同一个看破世情的老者。他铿锵有力的作着报告:“这一个星期以来,我们潘科区总共完成任务115件,超出总部规划进度的15。另外,挫败了索布人的两次卑劣的捣乱行动,有惊无险的,圆满完成了三次游行集会,有效的扩大了”

    分部长们陆续报告,总部的大人物们也如常的点评指导,终于,会议到了尾声。

    “好了,今天的回忆就到这里,请诸君再接再厉,妥善安排好下一周的工作任务,为我们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的发展继续贡献力量!”副总部长克洛泽做了总结致辞。

    像是往常,大家这时候就应该收拾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了,但今天,没有一个人动,每个人都坐在原位,眼观鼻,鼻观心,手上还装模作样的整理这文件,却半天都整理不好。

    终于,在众人无比的期盼中,齐勒分部长站了起来,坚定有力的,走到了党魁阿道夫先生面前。

    他的声音压抑着无穷的激动,语气里满是掩盖不住的颤音:“尊敬党魁大人,经过上周的努力,我已经积攒到了5000功勋点,我想,在这里,正式申请兑换武功!兑换那门《风之刀:秋天的歌声》!”

    “申请书带来了么?”阿道夫的语气很平静。

    “带来了,”齐勒分部长的激动和紧张已经满溢到了嗓子眼里,双手颤抖着,无比恭敬的,将手中字迹清晰,纸张平整的申请书递了过去。

    “哦,武功兑换的事情不归我管,你交给马特同志就好了。”阿道夫笑了笑,却没有接那张薄薄的纸。

    张昂叹了口气,站了起来,接过那张轻轻薄薄,却又仿佛重若千斤的纸,简单的扫了一遍,然后拍了拍齐勒分部长的肩膀,开口道:“好了,跟我来吧。”

    带着他走过长长的过道,走出了总部的房子,张昂停下来,转头对他问道:“对了,你知道兑换武功的规矩吧,那分部的工作都安排好了么?”

    “安安排好了,我安排了罗恩同志暂时代替我。”齐勒分部长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那就好,我们直接出城。”张昂再又转过头去。

    “出城?”齐勒分部长有些惊讶。

    “当然,传授武功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以为会在城里举行么?被宪兵队一网打尽怎么办?”张昂反问。

    “好的,我明白了。”齐勒分部长低眉顺眼,选择闭口不言。

    两人一路沉默着,出了城。城门口的关卡检查早就撤掉了,两人并没有受到任何阻拦。在反复确认没有人跟踪后,张昂带着齐勒分部长来到了一个城外的偏僻农庄,经过一排排早已人去楼空的小房子,带着他走进原本农庄的大粮仓里。

    大粮仓里空空荡荡,只有角落里堆着几捆干草,和几个布袋子。

    “你确定是兑换《风之刀:秋天的歌声》么。”张昂一边关上粮仓的门,一边向齐勒分部长做着最后的确认。

    “是的,大人,我确定!”齐勒分部长斩钉截铁,看上去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反复斟酌的决定。

    “那好。”张昂也不废话,在怀里摸索几下,就将那本不厚的书册递给了他。

    齐勒分部长的激动已经彻底按耐不住了,他呼吸沉重,双目炯炯,直勾勾的盯着那本刀法秘籍,双手迫不及待的伸了过来。

    好在,他还保持着一丝丝理性,还知道一些上下尊卑的礼仪,一边接过秘籍,一边反复道谢,反复保证:“谢谢大人,我一定努力修炼,一定努力修炼!”

    “你有一周的时间,那边有稻草,食物,和水,这段时间,你就一直呆在这里,修炼刀法,不要走出这个粮仓,明白么?”张昂叮嘱命令道。“下周这个时候,我会来收回秘籍,带你离开,懂了么?”

    “明白,明白,我哪里都不去,我就修炼刀法,哪里都不去!”齐勒分部长再三保证。

    “哦,对了,把这个吃了。“张昂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从怀里拿出个白瓷瓶子来,倒出来一粒褐色的丹药。

    “这个是?”齐勒分部长看上去有些不解,又有些害怕。

    “一些必须的保证措施,防止你以后背叛组织,或者私下将秘籍传授给其他人。”张昂面无表情,冷冰冰道:“我想,你一个明白的,又获得,就必须有付出。这刀法,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我明白。”齐勒分部长深呼吸了几下,有些颤抖的,接过了张昂掌中的丹药,看也不看,一下子丢进了嘴里。

    “这?”齐勒分部长只觉得丹药一下肚,丹田中就迸发出一股暖流,在他丹田中激荡不休,十分舒服。

    “盘坐下来,运功!”张昂冷冰冰的声音传来。

    齐勒分部长毫不犹豫的盘坐下来,按照吩咐,开始运起家传的内功来。

    张昂走到他背后,从怀着再次拿出个瓷瓶,倒了一些液体在手掌中,不一会儿,他的掌中内气蒸腾,将这些液体化作了一片薄如蝉翼的冰片。

    一下,他就一掌拍在齐勒分部长的背上,将这冰片拍入了他的体内。

    “您这是?”齐勒分部长有些不明白。

    张昂可没空和他解释,再次冷声道:“别废话,继续运功!”

    张昂的内力探入他的身体中,帮助他化开丹田内的药力,不一会,齐勒分部长身上就湿了一大片。

    张昂缓缓收功,齐勒分部长也睁开眼睛站了起来:“您给我吃的是?”

    “一种毒药罢了,它每年会发作一次,如果有人用特殊方法护持,则可以增进内力。”张昂简单解释道。

    “那”齐勒分部长显得有些纠结:“如果没有人护持呢?”

    “那就全身奇痒剧痛,一日厉害一日,递加九九八十一日,然后逐步减退,八十一日之后,又再递增,如此周而复始,永无休止。”张昂简单总结:“你不用太过担心,也就是个生不如死罢了。”

    咽下一口唾沫,齐勒分部长再次严肃保证:“我绝对不会背叛组织的,请您一定”

    “好了,去练功吧。”张昂打断了他的表忠心,“我一周后再来!”

    说罢,就直接出了仓库。

    无声无息,张昂跃上了粮仓的房顶,躺在上面,看着夜晚清冷的月亮出着神。

    这几个月来,党派的发展势头非常好,一个个分部组建起来,和其他城市的分部也再次有了联系,成员数量也一直在增加,等到一周后这个齐勒分部长回去,想必还好迎来一波爆发式的增长,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走。

    但是,张昂的心里,还是非常的郁结,倒不是因为体内的毒,这毒烟被他这么多年的磨砺,早已驱散干净,就连原本的背离都精纯了很多,让他轻轻松松就突破了原本的瓶颈,晋入了大宗师的境界,并慢慢继续力量,想必几个月后,就可以尝试冲击尊者境了。

    只是,他有些忧虑,忧虑自己做到这些,究竟是不是正确的,以利驱人自然是效果极佳的方式,但这无疑是不能长久的,现在人还少,场面还控制得住,等真的发展壮大了,变成几千人,乃至上万人,几十万人,各种人都要,鱼龙混杂,素质不一,到时候就会很难控制,很难掌握。

    就像现在,找原本的预计,是不可能这么快就有人攒道那么多功勋点的。但这个齐勒,仗着分部长的身份,将大多数价值高的任务都扣留了下来,留给自己做这样积攒飞快的功勋点。

    但任务的奖励都是有波动的,比如演讲一场,1到10功勋点,总部会拍评审员混在人群中,看演讲的效果为演讲者打分,就像是阿道夫这样的演讲天才,状态不好的时候,也会拿到一些7点,8点的成绩。可是这个齐勒,又不知道花了什么方式,买通了那些评审员,导致他每次任务都能拿到9点,10点,导致他次次第一,还有另外的嘉奖。只三个多月,就积攒到了5000点,几乎让张昂的准备都有些赶不及。

    这些事张昂自然是知道的,毕竟通风报信,打小报告,递匿名信的人还不少,稍一确认,就能知道是怎么回事。

    但是,张昂和阿道夫商量了好几次,都没有决定下手去对付他。

    一来,他干的不是很过分,没有犯任何原则性的错误,自己也很努力,那些任务完成的也算出色,确实对党派贡献很大。

    二来,他毕竟是第一批老成员,也是几分最高的,要是惩处了他,其他人的想法就很难琢磨了,会怀疑整套功勋点系统是不是假的,一旦有功勋点多的,就会想方设法的干掉,好不在履行承诺。

    三来,其实他们高层自己也不干净,阿道夫自己还好,关键他最近一直和那个爱娃打的火热,虽然被张昂提醒过后,收敛了一些。但平日里却对那个爱娃百般照顾,经常故意弄一些功勋点多,做起来有轻松的任务给她,给她打开方便之门。

    四来,张昂就算相关,却没把握掌握一个很好的度,他们犯的错都是小毛病,不算大错,像阿道夫,还是党派明面上的党魁。处罚起来怎么样才合适呢?这酒很难把握。

    唉,真是干什么事情都不容易啊,要是能有个人参谋一下,分担一下就好了。

    张昂不经有些怀念艾伯特来,艾伯特虽然并不算绝顶聪明,但一向见多识广,又是贵族出身,对这些事情应该也算耳闻目染,多少能够提供一些建议吧。

    最关键的,还是缺少一个能够完全相信的人啊,和阿道夫之间,哪怕已经签下了永不背叛的契约,但是,两人之间,还是更像是合作关系,而不是亲密的伙伴。

    听着粮仓里长刀挥舞的呼啸声,张昂静静的思考着。

    应该怎么解决这些问题呢?这些现在虽然还是小问题,但组织一旦发展壮大,这些问题就有可能变成大问题,甚至是致命的问题,成为他们的组织分崩离析的源头!

    张昂闭上眼睛,那些先辈们,是怎么做的呢?

    过了不知道多久,张昂猛的睁开了眼睛。

    对!只靠我一个,哪怕我武功再高,也是不可能监控所有人的!

    我得成立一个组织!一个监察机构!一个纪委!一个贯彻党纲,执行党纪,保证党派纯洁性,纪律性的独立组织!

    一个只受我掌控的,党鞭!

    (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a href="yunige" target="_bnk">yunige</a>

    &lt;!-- 代码开始 --&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