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演讲与勇气
    希姆莱为了功勋点愁白了头。

    经过打听,他知道,功勋点是及其珍贵的,像他现在,待在分部,制作一整天的宣传单,也不过只有2点功勋点罢了,就算是上街去派发传单,一整天也不过是3点。

    而派发传单还很有危险性,要是发到了那些异族人手里,免不了会产生冲突,被骂上一顿,那还算是好的,被人围起来打,那更是家常便饭。他自身的武学水平并不高,只是个正式武士罢了,又不太好显露一些宪兵队的看家绝活,被人打了几次后,他就放弃了发传单的任务。

    但兑换武功所需要的功勋点又是那样的高,就是最便宜的轻功《在草地上飞翔》都要整整3000功勋点,看着自己账上那刚刚突破两位数的功勋点,希姆莱不由悲从心来。

    而且这功勋点既不能交易,有不能代付,只能自己用自己的,只能靠自己的本事赚取。甚至练任务都是不能代做的,分部长分配下来后,都是只能各干各的,最大也就互相帮助一些罢了。而作为一个新人,那些功勋点奖励较高的任务,肯定是轮不到他的。希姆莱只能靠着那些最最简单,奖励最少的任务苦捱。

    可是,“银鹰”大人要求的是尽快啊,还是亲自下达的命令,自己这样下去,怕是要吃处分啊。

    一想到宪兵队的队内处分,希姆莱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不敢再想下去了。

    希望今天能有个好任务吧。

    祈祷了一声,希姆莱走进了分部的小楼。

    “咦?”看到讲座后的人,希姆莱忍不住轻咦了一声。

    今天给大家派发任务的,却不是一向冷着脸,整天忙这做任务,很少能见到的齐勒分部长,而是带着分部的副部长兼书记官罗恩。

    罗恩副部长和齐勒分部长不一样,他带着一副黑框眼镜,脸上总是带着乐呵呵的笑容,平日里也经常给大家帮忙,排忧解难,是个公认的老好人,在分部里的人缘一向不错。

    只见他清了清嗓子,高声宣布道:“齐勒分部长他已经凑满了功勋点,现在在总部进修,这段时间,由我来主持分部的工作,希望大家像往常一样好好工作,积极完成任务。”

    他的宣告顿时引起了台下一片哗然:

    “什么?这么快?怎么可能这么快?我才攒了100多点啊”

    “这才几个月啊,部长就凑满了?没这么快吧。”

    “不对啊,部长肯定换的是刀法,这《风之刀:秋天的歌声》要5000点,那《刀法秘技:烈焰熊熊》更是要足足6500点,怎么可能这么快?”

    “就算,就算部长每个月都能拿到嘉奖,也没这么快吧。”

    “不,是可能啊!你们不要忘了,任务可都是掌握在分部长手上,他把功勋点高的都挑出来自己做,一天到晚的做,当然能攒这么多!”

    “难怪我们做的都是没什么油水的任务啊,照这么下去,我这功勋点什么时候能攒齐啊。”

    “谁让人家是分部长呢?要是你当分部长,你难道就不为自己考虑?都一样!”

    “大家也不要这么酸溜溜的,就算分部长把任务都截下来了,可做还不是要自己做?有些任务就算给你,你做得了么?”

    “好啦好啦,大家现在都算是组织的骨干,等我们党发展壮大了,到时候大家做了领导,这功勋点也不是很好刷么。”

    “嘿,反正先熬资历嘛,而且现在多多少少也有些功勋点入手,也就是兑换武功晚一点罢了。”

    “唉,那可是顶级的刀法啊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光景。”

    等大家讨论的声音降了下去,罗恩副部长才继续道:“这领导自然有领导的做法,也算是给大家做个榜样,我们不便讨论太多。无论怎么样,这任务还是需要大家完成的,首先是3个战斗类任务,每个最低20点,仅限大武士级以上接取”

    “什么?20点?还是最低?这么时候有这种夸张的任务了?”有人睁大了眼睛,满脸的惊讶。

    “那还用说,当然是原先分部长的专属任务啦。”有人已经迫不及待了:“我是大武士,擅长短枪,我想接一个!”

    随着时间的进行,高价值的任务一下子被分派一空,看着比平时丰厚了好几倍的任务,以及即将到来的奖励,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憧憬的微笑。

    然后,就是一些日常任务了,好在现在任务量还算充裕,希姆莱也终于不用再和一帮新晋成员在分部里印宣传单了,他被分到了两个个演讲任务,以及一个跑腿任务。

    虽然没有做过,但希姆莱对它们还是有些了解的。

    演讲任务是打分制的,会有专门的评测员来观察你的演讲效果,演讲效果好的话,甚至可以得到整整10点功勋点,相对于他印上5天的宣传单,效率真正提高了五倍!

    但很显然,这满分是很难得到的,平日里,希姆莱也去观摩过几个演讲高手的演讲,甚至特地去过总部那边,观摩过党魁的演讲。那真真是炉火纯青,将演讲演绎到了出神入化般的境界,让人叹为观止。

    跑腿任务还没到时间,要等几天,希姆莱准备先去完成一个演讲任务。

    当然,不能就这么直接去,拿着总部下发的各种演讲素材,演讲范文,突发状况的应对指导,对着那些厚厚的资料,好好研究了整整两天,希姆莱才站到了潘科区中心,市场和居住区的交界处,准备开始他的第一次演讲。

    但是,演讲并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看着眼前川流不息的人群,希姆莱紧张不已,他心跳的厉害,感觉都快跳出了嗓子眼。他不断的深呼吸着,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他有些慌乱的整理着着装,同时也整理着思路。

    这一开始要做什么来着?这第一步,怎么开头来着?对!要大声,要先声夺人,要吸引大家!

    要用经典的开头,最实用的开头,让大家停下脚步!对,不能慌,语气要响亮!

    对了,评测员在哪里?不对,现在不是关心这些的时候,首先要把演讲完成好,不要考虑评测员

    终于,犹豫纠结了大半天后,希姆莱鼓足勇气,开始了他的演讲:“同胞们!我们一直生活在苦难之中!我们”

    “啪!”

    不知道哪里飞来一个鸡蛋,重重的砸在了他的头上,粘稠的蛋液顺着他精心整理过的头发滑下来,流到他特意熨烫平整的衣服上。

    当然,同时也打断了他的演讲。

    那是一个提着一个篮子,佝偻着背的老妇人,她正疯狂的诅咒着:“你们这些该死的民族主义者!都该下地狱!我们索布人什么坏事都没做!你们这些该死的家伙,为什么整天在这里向我们泼脏水!你有胆子,去反对那些容克贵族啊,为什么要来抹黑我们?”

    希姆莱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看着周围的人扫过来的目光,他觉得自己就像被扒得一干二净,正赤裸裸的站在这街头一样,让他恨不得掩面而逃。

    说实话,他一点都不恨索布人,也不很犹太人,不恨吉普赛人,不恨任何异族人,但是,为了功勋点,为了“银鹰”大人的任务,他却不得不站在这里,去想尽方法抹黑搞臭他们,去煽动其他人仇视他们,甚至引发暴动来伤害他们,这所有的一切,都和他心底的良知背道而驰,让他感到无地自容。

    但他不能就这么走了,因为有评测员!

    演讲的好坏是一回事,最多不过是个1分,拿个1点功勋点聊以安慰。、

    但走掉却是另一回事,如果就这么走掉,他就会被记上一个不良记录,将会扣除他很大一笔功勋点,甚至,他的上司会怀疑他对组织的忠诚度,有将他开革出组织的可能!

    现在,他必须反驳,他必须拿回主动权,必须毫不客气的在语言上压制住这个老妇人!

    这是《演讲时突发状况的应对指导》上明确写好的应对方案。

    希姆莱心如刀绞,他甚至宁愿被人插上一刀,但是,他还是踏出了一步,机械般的,对着这个可怜的老妇人,说出了那些他以为自己永远都说不出口的话:“不!该下地狱的是你们!是你们索布人!你们是整个德意志的毒瘤!你们”

    希姆莱不知道演讲是什么时候结束的,也不知道效果怎么样,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的。

    他只知道,自己一直在哪不停的说,不停的叫嚣,不停的吼叫,说出来的,全都是他不理解,不认同,不愿意说出口的话。

    那是恶魔的低语,那是撒旦的呢喃,那是路西法的狂笑,那唯独,不是他自己。

    希姆莱从没感到自己是这样的脆弱,那样的遍体生寒,痛不欲生。

    他没有处理身上的污渍,他只是躺在床上,蜷缩在被子里,颤抖着,哭泣着,想要逃离那片黑暗,想要忘掉那些记忆。

    但是,被窝不能躲一辈子,第二天的清晨还是到来了。

    稍稍清洗整理了一下,希姆莱拖着承重的步伐走向了分部的小楼。

    “哦,这不是希姆莱嘛,我听说了你昨天的演讲表现的非常不错呢!”有人上来打招呼。

    “听说得了个8分呢,这可不是简单能达到的,就我们分部,能拿到8分的,都不超过一只手!”有人羡慕。

    “八分啊,着两个演讲下来,就是16点功勋啊,乖乖,着比我两周的功勋点都多!”有人嫉妒。

    “希姆莱,看不出来嘛,你小子平日里不声不响,结果是个演讲高手啊。”有人套着近乎。

    “咦,你脸色看上去不太好啊,怎么了?生病了么?还是昨天太辛苦了?”有人假意关心。

    但希姆莱并不理睬他们,径直走到了罗恩副部长面前,轻声道:“我来做那个跑腿任务。”

    “哦,是希姆莱啊,昨天表现不错,我很看好你!”罗恩副部长热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现在就做着跑腿么?不下次演讲完再去?”

    “不,我先做跑腿任务。”希姆莱连忙回答,至少这段时间,他是没有勇气去进行另一场演讲了。

    “哦,好吧。”罗恩副部长从办公桌下拿出个小皮箱来:“这跑腿任务不远,这是我们分部上周的各项报表和一些预算报告,你送去总部就好,如果总部那边有什么文件的话,也一并带回来。哦,对了你知道总部在哪里吧。”

    “知道。”希姆莱回答的声音很轻。

    “哦,对了,你这个脸色好像不太好啊,身体没关系么?”罗恩副部长语带关心。

    “没事,没事。”希姆莱连连摇头:“就是昨天熬夜研究演讲技巧,没睡好。”

    “那就好,不过,虽然只是个4点的任务,你也不要放松,这些文件可不能给宪兵队搜去了啊。”罗恩副部长语重心长,再次拍了拍希姆莱的肩膀:“我很看好你的,努力干吧。”

    接过小皮箱,向罗恩副部长告别后,希姆莱就走出了分部的小楼,向着总部赶去。

    总部里潘科区有些距离,几乎要横跨大半个柏林,希姆莱一边走,一边思考着以后的路。

    像是昨天演讲时的情况,他说什么不愿意再经历一遍了,他甚至宁愿拿着武器上战场,也不愿去在街头去演讲。

    他宁愿与人拿枪互捅,也不愿意去迎接拿一个个飞来的鸡蛋,拿一声声诅咒般的谩骂,那憎恨与厌恶的目光。

    虽然,他知道,他不用怕这些,他的组织会支持他,激励他,给他庇护,给他力量,但这些,却丝毫无法给予他勇气。

    一路沉默,一路无惊无险,他来到了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的柏林总部,那幢不起眼的小楼。

    经过严格的检查和比对,他被放行进入了小楼。

    小楼里满是一张张办公桌,以及一个个跑来跑去,交接着工作的文员,各种命令与询问的声音此起彼伏,紧张的工作气氛扑面而来,让人清晰的感受道这个党派的活力。

    将文件向总部交接后,希姆莱正准备离开,却听见了一阵吵闹声。

    那是一个相貌普通的青年在训斥手下,一群人在他面前颤若寒蝉:“我不管,我至少需要50人,最好是刚刚进入组织的,合格可靠的成员,对实力不做要求,我亲自负责教导他们!”

    这个青年人希姆莱当然是认识的,他是总部的三大巨头之一,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的参谋长!

    (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a href="yunige" target="_bnk">yunige</a>

    &lt;!-- 代码开始 --&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