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死亡之前
    奥托·冯·俾斯麦,德意志帝国现任的宰相,也是德意志帝国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宰相,没有之一的那种。

    从普通议员到外交官,从宫廷內相到帝国宰相,再兼任外交大臣,执掌议会,统帅百官,他一路走到了帝国权利的巅峰,那个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再那里整整屹立了三十年。

    这三十年中,他经历过无数的风风雨雨,他为先帝周游欧陆列国,为保守派镇压叛乱,为小皇帝遮风挡雨,为国家征战收复了奥地利,为改革派的政治改革而奔走他的一身都在为德意志帝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那是功绩堆出来的地位,那是忠诚堆出来的信任,那是能力堆出来的高贵。

    所以,哪怕再死硬的保守派贵族,都不敢在他面前大放厥词,不敢无视他的命令。

    所以,他是高贵的卑斯麦亲王,劳恩堡公爵,目前为止,德意志唯二的外姓亲王。

    虽然他从未被那一具具沉重的担子所压垮,他永远是那样的精力充沛,勇猛果断,仿佛你的耳边仍然还回荡着他的咆哮,他的意志。

    但他现在已经83岁了,已经足够老了,已经足够,回过主的怀抱了。

    宰相的府邸离夏洛滕堡宫并不远,只隔了两条街,那幢房子并不大,平日里也不算热闹,放在众多大贵族们极尽奢华的府邸中,一点都不起眼。

    但是今天的这里,却是人声鼎沸,嘈乱不堪,而且绝大多数人脸上,都满是慌乱。

    宰相府邸的一个房间里,一群人面沉如水,那是德意志革命党的高层。

    “好端端的,怎么就突然晕倒了呢?前天我拜见宰相大人的时候,还不是好好的么?”贵族礼服的男子眼中掩饰不住的慌乱。

    “是啊,前几天朝会的时候,宰相大人骂那帮保守党的时候,还是中气十足的啊,怎么说倒,就倒了呢?”挺着大肚子的胖子也是双目无神。

    “肯定,肯定是那帮保守党下了毒!不然宰相大人一向好端端的,怎么可能说病倒就病倒?”圆礼帽的男子面色潮红,激动不已。

    “唉,福斯曼大师不是说了么,是这几天天气冷暖变化太大,宰相大人这几年身子骨就一向不太好,这次就病倒了,不是下毒。福斯曼大师可是皇家医师,还骗你不成?”圆脸的年轻人轻声道。

    “那帮侍从都是干什么吃的,天气冷暖变化大,也不知道照顾好宰相大人,都是一帮废物!真是统统该死!统统该死啊!”大胖子目露怨毒,愤恨不已。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把他们都杀了,大人就能醒过来么?”贵族礼服的男子心烦意乱下,一下子打碎了椅子的扶手,让房间里的众人一下子沉默了下来。

    过了好一阵,戴眼镜的圆脸男子才道:“唉,城里有名有姓的医师都来过了,就连皇家医师都带了皇室秘药过来,一个个全都束手无策,这下子”

    “全完了,全完了,一切全完了”大胖子还是神情癫狂,不断喃喃自语。

    “不不不,还没完,还有教廷!他们不是有秘法么?不是有圣药么?不是有专门的医疗神官么?不管花多少钱,多少代价,都给我去请啊,去请啊!”圆礼帽的男子一下子站了起来,发疯似的喊道。

    “银鹰大人昨天晚上就已经去教廷了,只是现在还没回来,怕是”戴眼镜的圆脸男子小声解释道,声音里满是悲凉。

    “为什么现在还请不到人?他是不是大人的继子?没有大人,哪有他今天的地位?教廷不肯就去求啊!去跪啊!现在还请不到人?真的是想让大人死么?”圆礼帽的男子还是一副癫狂的模样。

    “够了!”一声爆喝,那是贵族礼服的男子,他们的首领。

    只是,他的嘴唇有些哆嗦,手也有些颤抖,脸上更是充满了悲伤。

    再次镇下大家的慌乱,他才无比艰难的说道:“就算教廷派人来又怎么样?这么多大一式都束手无策,教廷的神官怕也是作用有限!这又不是第一次了,大人的身体状况大家又不是不知道,这一次,大人怕是真的撑不过去了。我们还是想想以后怎么办吧!”

    “以后?现在哪里还有什么以后?现在议会里,朝会上。还有几个我们的人?大大小小十几个部门,也只有外交部还在我们手上,等宰相大人这么一去,那帮保守派反扑过来,就是一个不剩!”大胖子癫狂的大笑:“哈哈哈哈,都完啦,什么都完啦,大家都回家歇着吧,还改革德意志?还拯救德意志?改革个屁!拯救个屁!就让它烂下去好了,烂干净最好!”

    “你这说的什么话!就算就算大人这次真不行了,我们也要继承他的遗志,将改革进行下去!”圆脸的青年忍不住出声反驳。

    “要进行你去进行,这么多年,你们还没看清么?我们每一次开开心心的庆祝政令通过,又哪一次被下面的好好执行了?改革根本就是个梦!我们那个沙比革命党,根本就是个玩笑!那些大大小小的党,最后哪个成事的?我们也就是靠着有宰相大人庇护,才没被剿灭罢了,还以为自己多了不起啊?我算是看透了,要改革,要寻死,你们去,我玩不起了,不跟你们玩了!劳资明天就回莱比锡,当个乡下贵族也挺好!”说完这些,大胖子便大摇大摆的摔门而去。

    “你什么意思?你给我站住!”喊了两声没有作用后,原谅青年还是没胆子上前拦住他。

    “哈哈哈,散了,都散了,谁还想走,那就都走吧,可别说我没给过你们机会!”贵族礼服的男子环顾四周,看向众人。

    房间里陆续有人离开,渐渐的,只剩下了寥寥几个人,一片的凄凉

    和这里的凄凉景象不同,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的总部里,一群人正讨论的十分激烈,一个个吵的沸反盈天。

    “嘿,我看啊,这就是个机会,宰相大人这一去,那革命党肯定会遭受重创,八成要分崩离析,到时候我们吸纳一些高手进来,增强自身实力,岂不美哉?”穆勒部长喜上眉梢,摇头晃脑的。

    “这有什么好,吸收那帮贵族子弟有什么用,别把他们那些贵族的臭毛病带到我们党派里来,搞得乌烟瘴气的。”爱娃部长反对道。

    “这不能这么看嘛,这些人也是有一片爱国之心的,只是没用对地方,走错了路罢了,只有境我们合适的教导,也是可以走上正路上来的嘛。”情报部长弗兰茨开口道。

    “是嘛,是嘛,那帮小贵族还是挺有钱的,把他们招进来,你们财务部的工作不就不要这么辛苦了么?大家的预算还能多一些。”说话的是参谋部的戈林副部长。

    “关键那帮贵族子弟大多都有家传的武功,我们这的功勋点系统对他们的吸引力不够大啊,而且谁知道他们这么想的呢?要知道,他们的长辈亲属大多都是保守党,要被发现了蛛丝马迹,随时会给我们致命一击的。”规划部长施特拉塞看上去也不太同意。

    一番争论后,话题陷入了僵持之中,大家也都把目光投向了主位上的桑维巨头,希望他们发布建议。

    副总部长克洛泽看了看一直沉默不语的党魁阿道夫,有看了看一向寡言少语的参谋长马特,犹豫了一会,还是先一步开口了:“我觉得吧,也不需要这么急,等等再说,毕竟事情的结果还没确定下来,要是宰相大人这次挺过去了呢?”

    看到自己圆滑没营养的的发言遭到了大家的怒目而视,他不经又添了几句,表了下态:“我们还是暂缓看看再说,现在就上去接触的话,还是有些危险,原则上,我还是支持吸纳一部分人进来的,不过,要做好筛选甄别,不要让别有用心的人混进来才好。

    然后他又恭敬的转头看向一旁的阿道夫:“阿道夫先生,您觉得呢?”

    沉默了良久,阿道夫紧皱的眉头才舒展开来,缓缓道:“还是等等再看,不要这么心急,毕竟,革命党一倒,接下来我们就是首当其冲!那些保守派求的就是一个稳定,他们的容忍是有限度的。等我们发展到了一定程度,必然会遭到他们的迎头痛击!然后被他们驱赶着,去做一只听话的,为他们咬人的狗。等到异族人被驱逐干净了,他们又可以杀了我们吃肉,想的很好的。”

    “那,您的意思是?”克洛泽副部长也严肃了起来,小心询问道。

    “先不要做太大的动作,看看形势再说”阿道夫摸着下巴,没有多说什么,就解散了会议:“大家都先回去吧,和平常一样就好。”

    大家陆续离开,会议室里只剩下阿道夫和张昂两个人。

    阿道夫转过椅子,看向张昂,说道:“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确认大家都走远后,张昂果断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就像你说的,革命党一倒,我们就直接暴露在保守派的的视线里了。我们现在还在发展阶段,暂时不适合做这个出头鸟,所以,这个什么革命党,还得让它在台前支撑几年。”

    “可是,没了宰相大人支持,他们可撑不了多久啊。”阿道夫目露不解。

    “没事,我等等就去宰相官邸一趟,如果可以的话,尽量保住他的性命,让他活下来,有宰相大人再,这边革命党九钻再无能,也多少能撑几年。”张昂想了想,直接道。

    “可这情报上说,宰相大人现在只剩一口气了,全靠皇室的秘药顶着才没断气,这样都救的回来?这可不是受伤什么的,这是实实在在的寿元到了尽头,死神来收人了啊。”阿道夫满脸的惊讶。

    张昂哈哈一笑,大步迈出门去:“没事,别说还没死,就算真死了,我也有办法让他活过来,再撑几年!”

    炎炎夏日,说变天就变天,原本的万里晴空一下子就变得乌云密布起来。

    黑沉沉的乌云聚集笼罩,眨眼只见,就是豆大的雨点砸落,又在短时间里,变作倾盆。

    柏林城中的的柏林大教堂也一下子笼罩在了这密集的雨幕之中。

    在大教堂的门口,却又一个人毫不在意这密集无比的雨点,坚定的跪在地上,不一会儿,他的脚下,就积攒出了一个小小的水洼。

    这人一身笔挺的黑衣,一头银发,身姿笔挺,但在这大雨中都变了形状,整个人都变得狼狈起来。

    在他的身前,还横放着一根不长的手杖,手杖的头上,还栩栩如生的雕着一根银色的鹰头。

    这个跪在教廷门前的人,赫然是皇家宪兵队总队长,柏林城中最有权势的人之一的“银鹰”奥托·内尔茨大人!

    但大教堂的门还是紧闭着,好似从来都不曾打开过。

    柏林大教堂是柏林城最大的教廷,也是红衣大牧首路德大人的居所。

    路德大人在这个大教堂中已经工作了有几十年了,但从十年前开始,他就一直深居浅出,外人极少能看到他,而且教廷中平日里的活的也极具减少,处了每周的礼拜,会接纳信徒外,其他时候都是大门紧闭,在柏林城中,一直都没有什么存在感,渐渐的,也就被那些不是信徒的人们给淡忘了。

    而现在,一位柏林城中的“大人物”却跪在大教堂前,一语不发。

    雨点还在洒落,乌云还是好像化不开一般,雨点敲击在大教堂绿色的琉璃瓦上,敲击在白色的墙面上,敲击在那扇冰冷如铁的大门上。

    但这银鹰大人还是跪着,在暴雨中,没有一丝颤动。

    终于,教廷的门还是打开了。

    走出来的不是红袍的大牧首,而是一个灰袍的苍老老人:“你回去吧,我们不会救他的,也救不了他!既然他在十年前把事情做的这么绝,现在,你又为什么要求到这里来呢?回去吧,去陪完他最后一段时光吧。”

    大门再一次关上了,大家都知道,它不会再打开了。

    (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a href="yunige" target="_bnk">yunige</a>

    &lt;!-- 代码开始 --&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