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四十七章 应对
    一夜过去,乌云散尽,骤雨停歇,人们也纷纷离开家门,开始了每日的工作与活动,

    人们活动起来了,自然也少不了彼此之间,各种的闲谈与聊天,随着大家的交谈,一个个大大小小,或真或假的消息也开始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着,如流水般,流淌开来,流遍了整个柏林。

    其中最大,最令人震惊的消息,自然是昨夜发生在宰相府邸的那个“奇迹的白光”!

    是的,就是“奇迹”,据说,原本都已经咽了气的宰相大人,竟然在一片神奇的白光中复活了过来,甚至能够独自下地行走了!

    这听上去一点都不可信,但每一个传播这条消息的人却都是那么的信誓旦旦,不容置疑。

    “你可别不信,我舅舅的一个朋友就在罗塞侯爵家做门房,罗塞侯爵家和宰相府邸可是门对门,只隔了一条街!他昨天晚上可是亲眼见到那阵白光的,据说照亮了半边天,照在身上都是暖洋洋的,舒服的不得了,让他多年的老寒腿都好了不少呢!”

    “唉,我怎么会骗你呢?我妻子的婶婶就在宰相府里做帮佣,那可是亲眼所见!据说当时宰相大人都已经咽了气了,大家都哭作一团,皇帝陛下都吩咐准备后事了。谁知道宰相大人的卧室竟冒出白光,刺得人眼睛都睁不开,这白光一散,房间里就传出声,说宰相大人醒过来了,病全都好了,还下床喝了两碗热面汤呢!”

    “肯定是真的啦,白光什么的我不知道,但宰相大人的身体肯定是好了。据说菲利普公爵回去可是摔了好些东西,就连那只他平日里最宝贝的鲜花瓷瓶都摔碎了呢,那可是从神秘的东方流传来的珍宝!”

    虽然对于白光的神迹还有所疑虑,但人们也确定了下来,那位他们敬爱的宰相大人的病,确确实实是好了。

    无论如何,这都算得上是一件好事,毕竟在长达三十年的时光里,人们已经习惯了听到他的名字,习惯了听到他的事迹,习惯了有这样一位铁血宰相,习惯了被他带领着走下去。

    所以大家的脸上,大多都带着微笑,以及,掩藏在心底的,默默的祝福。

    但在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的总部里,大家的脸上却没有一丝喜色,担忧与恐惧,在这里肆意蔓延。

    虽然昨天晚上银鹰大人来的匆忙,去的匆匆,造成的破坏也不算大,也就党魁办公室的一面墙和窗户要修一下,但对大家心理上的打击,却是极为深重。

    虽然大家都知道,自己所处的组织不是多么正经的组织,所做的那些行为也说不上正义,但被宪兵队找上门来,还是宪兵队总队长亲自找上门,这不经让大家的心里,压着沉甸甸的压力。

    比如说现在,大楼中就明显不如昨天热闹了,人数也少了很多。有些人是请了假的,生病啊,探亲啊,各种各样的借口都有,而有些,甚至连招呼都没打,就这么没来。

    就算挺着巨大压力,还来工作的那些人,工作的热情也明显下降了许多,说话不再响亮,行动不再果断,就连负责推文件车送文件的杂工,推车的速度,都比平日里慢上了一些。

    在三楼的会议室里,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的高层们,再次济济一堂,开始讨论方案,以便应对接下来可能发生的状况。

    首先,还是副总部长克洛泽打破了会议室里的沉默,他看向阿道夫:“党魁先生,不知道昨天晚上,您和银鹰大人再办公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嗯一场小冲突罢了,他问了我几个问题,我也如实相告了,只是,他对我的回答好像不太满意。”阿道夫脸色有些阴沉,但还是详细解释道:“然后我们就交了一下手,就一招。然后下面传来了宰相府的消息,他就走了。”

    情报部长弗兰茨开口道:“我们这边搜集到的,冠以银鹰大人的消息并不多。银鹰大人是宰相大人的继子,从小被他收养,教育,还给他改姓了奥托,两人关系一向十分亲近,说是亲人也不为过。后来银鹰大人参了军,屡立战功,在十年前对教廷的行动中,更是表现出色,才被陛下擢升为皇家宪兵队的总队长,一直担任这个职位至今,深受陛下的信赖。”

    “可是,昨天晚上的话,宰相大人正是病重濒死的最后关头,他不在宰相府邸陪伴,来我们总部干什么?这完全没有道理啊。”说话的是参谋部副部长戈林。

    “据我们在宰相府邸内线的情报显示,银鹰大人只在早上的时候,在宰相府邸呆了一会,之后就不知所踪了。不过,我这边也收到一个小道消息,据说昨天下午开始下雨的时候,有人看到有个船黑衣的白发人跪在大教堂门口,样子和银鹰大人很像。”翻了一会手上的文件,情报部长弗兰茨再次开口。

    “那和我们有什么关系?宰相大人重病,那是宰相大人年老体弱,和我们八竿子打不着啊。”外勤部部长穆勒表示不解。

    “是啊,就算要对我们动手,扫荡我们,取缔我们,也总得等一段时间吧,而且这来了又走,是个什么意思?”财务部的爱娃也表示不明白。

    “阿道夫,你有什么猜测么?”向来极少开口的参谋长马特这是却出声了,也将大家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听到张昂的话,阿道夫的原本紧锁的眉头舒展了开来,缓缓道:”我觉得,应该是迁怒!宰相大人重病,银鹰大人肯定心急如焚,想要帮宰相大人治病,但城里有名的医师和宫廷里的皇家医师都去了宰相府邸,想必,他们也是没有束手无策。银鹰大人就将心思打到了教廷的身上!比较,教廷的神官和平常的医师并不一样,教廷也有很多秘制的圣药,都是能救命的,想必银鹰大人是去大教堂求过的,只是没有求到教廷出手罢了。“

    顿了顿,他继续道:“难怪昨天他一进来,就问我,问我们和教廷究竟有什么关系,看来确确实实是被迁怒了啊。”

    “我们怎么可能和教廷有关系?我们”穆勒部长说了一半,却没有说下去。

    其他人的目光也闪烁了起来。

    “咳咳。”阿道夫咳嗽了几下,环顾四周,严肃在每一个人身上扫过,严肃道:“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在你们的心目中,能拿出这么多高阶武功秘籍的,这世上,只有督基武神教,这天下第一的武道圣地,对不对?”

    没有人开口回应他,每个人都低着头,会议室里一片沉默。

    阿道夫声音提高了两度,语气越发的严肃:“但我告诉你们,我们和教廷没有一丝关系!那些武功的来源和教廷也没有用一丝关系!我不是教廷推出来的傀儡,我们党派也不是教廷用来重新搅风搅雨的工具!明白么?”

    “明白,明白,我们就是个反对异族人的团体,和教廷没有任何关系”克洛泽副总部长连忙出手回应。

    “对对对,没有任何关系,我们是清白的。”其他人也纷纷出言道,至于他们心里到底相不相信,就没有人知道了。

    “算了,有些事情该让你们知道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们的,现在还不是时候。”阿道夫坦言:“进入下一个议题吧,事情已经发生了,大家说,接下来该怎么办?”

    敏感问题结束,提建议的人就多了起来。

    “我觉得,首先要安抚人心,现在组织里人心惶惶,今天有近一成人没来上班,门卫都跑掉了两个,这样下去不行,我们必须把大家安抚下来。”规划部长施特拉塞抢先道:“比如先发几个通知之类的。”

    阿道夫摸了摸下巴,道:“通知没多大用,这样,把这个月的全体代表大会提前,就后天好了。我们亲自向大家说明情况,和柏林的同志们面对面,坦诚沟通就是了。到时候,那些还是实在要走的,就让他们走好了,这样意志不坚定的人,也不适合我们这个组织。”

    “我觉得,还是我们现在行动太招摇了,各种游行集会,都是声势浩大。虽然这样效果很好,但是免不了会遭受那些大人物的猜忌,我觉得,以后还是低调点比较好,做事情隐蔽一些,不要太招摇。”提建议的是戈林副部长。

    “嗯,对,暂时大家先沉寂下来,将发展是速度降一些,毕竟,我们最近确实发展太快了,正好将现有的成绩巩固一下,把基础夯实再说。而且这段时间各种突发事情,小毛小病也不少,也需要好好整顿整顿了。只不过银鹰大人来了一趟,还没怎么样,就有近一成的人不来上班,看来,他们的对组织的忠诚还是有待考察啊。”阿道夫点了点头,语气中有些不满:“这些没有坚定意志的人,就让他们滚蛋吧。”

    然后,说话的是副总部长克洛泽:“我觉得,这些都是治标不治本,现在安抚的再好,以后做的再低调,要是宪兵队再来一趟,想必对我们又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我觉得,解决问题的关键还是在银鹰大人身上,您不是或银鹰大人是支持您的么?您就不能和他好好说清楚?要是银鹰大人仍然支持我们发展,岂不是比什么措施都好?”

    阿道夫一下子沉默了。过了好一会才道:“嗯我会找机会和他讲清楚的。”

    见阿道夫表面了态度,大家都长出了一口气,会议室里原本压抑的气氛都轻松了不少。

    然后又是一系列的安抚方案,整顿计划,隐蔽方法等等之类,一场会议开了大半天。

    终于,会议解释,大家纷纷离开,下去忙碌了,会议室里再次只剩下阿道夫和张昂两个人。

    “昨天究竟是怎么回事?”张昂目光凌厉。

    “唉,他直接上来,先问我们和教廷是什么关系,又问那些武功幂级数怎么来的。”阿道夫叹了口气:“我就回答他,说我们和教廷没关系,武功秘籍的来源是机密,不能告诉你,就这样。他当然不满意啦,就上来打我,想逼问我,没办法啊,就和他对了一招。当然,他没用上真本事,只后马上就走掉了。不过,我觉得,就算真打起来,我也能和他打上,至少,他没有让我感到绝望。”

    “你知道打起来是个什么后果么?”张昂木带嘲讽:“就凭你现在这三脚猫的功夫,你就打算和宪兵队全面开战?”

    “当然不是,这么可能全面开战!我们有几斤几两我当然知道,现在还远不道时候。我就是想测试一下自己现在的水平,要是我败了,不是还有你么?”阿道夫语气有些讪讪的。

    “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去见那位银鹰大人?”张昂看着他。

    “还真去啊,不要吧,你不是把宰相大人治好了么?他应该不会再找过来了吧。”阿道夫语气有些犹豫。

    “当然要去啊,这段时间他可能不会过来,可一旦宰相府那帮忙完了,他回过头来,还不是会来逼问你?躲的过初一,躲不过十五。与其让他再找过来大闹一通,还不如你主动找过去说个明白!”张昂给他分析道。

    “说明白?怎么说明白?那些武功秘籍怎么来的,你让我怎么说?”阿道夫满脸苦涩。

    “当然不是和他说武功来源的事,你是去和他谈判,叫他以后不要来管武功来源,也不要管我们党派的事情。”张昂直接道。

    “怎么可能?我叫他不管,他就不管了么?”阿道夫气极反笑:“我又不是皇帝陛下!”

    “谈判嘛,终归是要谈条件的,你把这个给他,他自然会明白的。”说着,张昂从怀着掏出个精美小匣子,递了过去。

    “这是什么?”阿道夫接过小匣子,将它打了开来。

    只见匣子中,厚厚的天鹅绒上,躺着一枚小小的晶莹剔透的石头,正散发着淡淡的白光。

    (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a href="yunige" target="_bnk">yunige</a>

    &lt;!-- 代码开始 --&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