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五十章 计策
    “哪里奇怪了?”卡尔队长看了过来。

    希姆莱还是直勾勾的盯着那个中年女子:“你说分部遭到了袭击,为什么分部长受了这么重的伤,而你却毫发无伤呢?”

    “我我当时不再分部里,我回来的时候,袭击者已经走了!”中年女子语气有些惊慌。

    “那倒是也说得通,可你们为什么还住在这里?”希姆莱继续逼问:“分部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明显不是住人的地方吧。”

    “我们,我们还不是想留在这里,等你们来么。”中年女子语气平静了一些:“谁知道等了这么长时间,你们才来。”

    “呵呵,等我们?你们完全可以留个极好在这里,然后照顾安全的地方等我们。为什么非得呆在这个危险的地方?你们就不怕那些袭击者再来么?”希姆莱接着问道:“还有,刚刚一直是你叽里呱啦说个不停,分部长大人怎么一句话都没说?”

    不等那女人回答,希姆莱上前两步,走到了分部长躺着的床边,然后一伸手,掐住了分部长的嘴巴。

    接着双手一分,让他的嘴巴张了开来,只见分部长的嘴巴里,竟然没有舌头!

    “我们一进来的时候,我就一直在观察你们。”希姆莱面色严肃:“我原先以为分部长是太过激动的缘故,尽管身体虚弱,受伤严重,还是想要和我们说些话,但是嘴部受了伤,说不出来。”

    那女人满脸的惊恐,身子也颤抖起来。

    希姆莱接着道:“可就在刚才,你说到城东的时候,分部长大人却一下子激动的厉害,头摇个不停,这就很奇怪了。我们帮他报仇,他为什么要摇头呢?”

    希姆莱的声音猛的放大,语气凶厉:“他是在劝阻我们!不要落入你的陷阱!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把我们骗到城东去!”

    那女人低着头,却不说话。

    突然,她猛的后退两步,手中亮起一把匕首,飞快的往自己脖子上扎去!

    但是,有人却比她更快!

    青光一闪,一只手臂无声无息的搭在了她的手上,随即就是一扭。

    “当啷”一声,匕首砸落在了地上。

    再是一扭,那女人的两只手就都被扭到了身后,失去了抵抗能力。

    出手的是索克尔,他兑换修习了一门顶级掌法,《奔行的雷霆之手》,在有关部门中以出手迅捷著称。

    那女人一脸的绝望,疯狂的挣扎着,但在索克尔钢钳般的大手中,就如同被牵住鸟一般无法挣脱。

    “还好你小子机灵,不然我们还真被这表子骗了!”卡尔队长对着希姆莱点了点头,然后朝后吩咐道:“莱德尔,该你上场了,给我好好炮制她,把消息都给我挖出来!”

    莱德尔张的并不高大,甚至有些瘦削矮小,看上去也有些阴沉猥琐。一把薄薄的,只有半个手掌大的小刀在他手中翻动着,如同一只翩跹的蝴蝶。

    莱德尔是翠柳街出身,曾在某个地下帮派中担任特殊职位,最是擅长严刑拷问,铁打的硬汉到了他的手上,他都能榨出水来,在有关部门中非常出名。

    莱德尔轻笑了一下,然后招招手,就带着索科尔和那个被卸掉了下巴的女人去了隔壁房间。

    “好了,我们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卡尔队长面色悲戚的做到波兹坦城分部长旁边,将手放到了他的肩上。

    “呃呃”分部长嘴里艰难的发出沙哑的声音,他肿胀的眼眶中,流出两行泪水。

    “啊!”隔壁传来一声痛苦的哀嚎,可只叫了半声,就嘎然而止。

    “放心,我们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和那些杂七杂八的党派不一样!我们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功臣!你的付出我们都看着眼里,组织会努力救治你的。”卡尔队长声音里压抑这愤怒:“而那些伤害你,与我们作对的人!我们也会送他们下地狱!”

    “哈哈呃啊”隔壁的声音变成剧烈的喘息,以及沉闷的悲鸣。

    队伍里的医师也上去两步,开始为分部长检查伤势。

    染血的杯子被掀开,露出了分部长的身体,他原本健硕的身体上,全是大片大片的紫黑瘀伤,和一道道的伤口,这些伤口有深有浅,有大有小,有些结了疤,有些却还在淌血。他的四肢也是软绵绵的,好似被抽掉了骨头,软哒哒的搭在床单上,看上去,是被敲碎了骨头。

    “吱呀”隔壁传来一阵令人牙酸的声音,然后是“咔咔”的断裂声。

    一个个小瓶子被打开,一些膏药被涂到了分部长身上,一些止痛的,治疗内伤的药水则被喂了下去,手臂和大腿也就地取材,用地板做了几个支架。大家又忙忙碌碌,又照着有关部门训练时的教导,做了一张硬板担架,将服下麻醉药,昏迷之中的分部长抬了上去。

    一阵忙碌后,莱德尔和索科尔也从回来了,但出奇的,他们两个身上并没有多少血迹。

    “问出来了?”卡尔队长朝着他们问道。

    “嗯!”莱德尔点了点头。

    “死了么?”卡尔队长接着问。

    “嗯。”莱德尔再次点了点头。

    “好!,情报等会再讨论,我们先离开这里,找个安全的地方的再说。”卡尔队长招了招手,下达了命令。

    猫有猫道,狗有狗道。一行人中各行各业,三教九流的人才不少,不过一会,他们就找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居所,

    那是一个男爵家的宅子,不过男爵大人到乡下纳凉去了,宅子里就留下了个老仆打理。

    轻易解决了老仆,一群人便鸠占鹊巢,占据了这所宅子。

    除了医师负责治疗分部长外,其他人都聚到了一起,开始讨论刚刚拷问到的情报。

    那个女人所说的情报并没有错,犹太人确实在波兹坦城拥有很大的势力,和她所说的差不太多。

    但这女人,却不是犹太人,而是索布族的索布人。

    索布人在波兹坦城也有很多,在人数上,甚至要比犹太人更多些,但由于索布人大多好吃懒做,不够聪明,也不够团结,所以无论在实力还是势力上,都不如犹太人。

    这样的状况,令索布人的高层首领们十分担忧,可是,却没有任何办法,毕竟,这实力的差距,并不是短时间内形成的,犹太人里也有不少聪明人,不是耍点小聪明,弄些小计谋就可以改变的。

    但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波兹坦城分部的建立,却让他们看到了曙光!

    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虽然一起并没有在波兹坦城发展过,大家也并不太了解这个在柏林发展的如火如荼的组织。但这些日子有不少少异族人从柏林逃难到波兹坦城来,也让每个族都多少了解了一些关于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的消息。

    于是,一系列阴谋开始在索布人高层的脑海中形成。

    随着波兹坦城分部的建立,在索布人暗中的挑拨下,不少年轻热血,不明真相的犹太人青年开始和分部的成员们发生冲突。

    然后,冲突便愈演愈烈,从口头谩骂到动手打人,从轻伤重伤,到弄出人命

    越来越多的犹太人卷入冲突中,波兹坦城分部的应对也愈加的强硬,然后,便是大规模的械斗,4死3伤的严重事件

    经过这次事件后,双方都冷静了下来,犹太人还是找关系和波兹坦城分部的人联系,打算和解。

    但索尔人并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发展,于是,两位波兹坦城分部女性成员,就被“掳走了”。

    刚刚开启的和解谈判也里面被终止,冲突再次加剧。

    但毕竟犹太人实力够强,势力过硬,波兹坦城分部连吃了好几个闷亏后,没有办法,只好向柏林总部求援。

    于是,柏林总部派来了5人的战斗小组,来帮忙。

    可就在战斗小组来之前,索尔人集结了一批高手,换衣蒙面,捣毁了波茨坦城分部,并布下了陷阱。

    在那中年女子的忽悠下,那5位总部来的高手被骗去了犹太人的聚集地的中心,犹太教教堂中最神圣的祷告室,然后被愤怒的犹太人高手们撕成了碎片,挂到了城外,让波兹坦城的犹太人和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结成了死仇。

    而今天,很明显,索尔人打算故技重施,再次骗大家去犹太人那帮送死。

    一番了解,分析后,大家理清了其中的头绪,一个个不经都感到有些后怕。

    虽然他们现在人数不少,其中高手也挺多,但要真中计,去闯了犹太教教堂,让那几千犹太人发起狂来,他们肯定活不下来。

    想到这里,大家不由将感激的目光看向了发现阴谋的希姆莱,好几个靠的近的,都在听肩上拍了拍,给了他一个友善的微笑。

    就连卡尔队长也是笑着夸道:“哈哈,我早就听说有关部门的希姆莱心思缜密,擅于发现细节,为组织办了不少大案,现在见着真人,一起行动,才知道,果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是个好小伙!我回去一定给你请功!”

    然后他又和蔼的问道:“那,希姆莱,你看,我们下一布,该这么干呢?要去找索布人的麻烦么?”

    摸着下巴想了想,希姆莱才道:“当然不,索尔人虽然实力不如犹太人,但也远在我们之上,可不能硬拼。而且我们杀了那个女人,又救出了分部长,在分部周围说不定就得有他们盯梢的探子,想必他们现在也收到消息,做好准备了,现在碰上去,可不是好主意。”

    “那怎么办?难道就看着这帮罪魁祸首逍遥自在么?”有人忍不住开口道:“你就直说吧,该干什么?我们都听你的!”

    “凭借我们现在的实力,是报不了仇的。除非总部召集大部分成员,全部来波兹坦支援我们,才有可能把那帮索尔人连根拔起。”希姆莱接着道:“所以,我们不能硬拼!”

    “你的意思是?”卡尔队长侧过头来,带着疑问。

    “他们之前,就是借刀杀人,想要我们组织和犹太人拼个你死我活,然后他们坐收渔翁之利。”希姆莱娓娓道来:“所以,我们想要报复,也是一样,也要借刀杀人!让他们和犹太人发起冲突!”

    “那怎么可能呢?他们又不是傻瓜,无缘无故,怎么会和犹太人打起来?”有人不解。

    “是啊,他们直接虽然可能有些小矛盾,可远没到发生冲突的地步。和我们可不一样,我们是光明正大宣传反对,驱逐所有异族人,他们当然可以轻易煽动犹太人反对我们,和我们发生冲突,这再简单不过了。我们怎么煽动他们互相对抗呢?这没有道理啊。”又有人表示不明白。

    “要驱动一个人,或者一群人,无非就两个办法,一个是以利驱之,用足够的利益驱动他们,让他们为了利益而争斗。”希姆莱缓缓道:“另一个,则是恐惧!用生死存亡的恐惧,来驱使他们,去躲避,去挣扎,去死中求活!”

    “你的意思是?”卡尔队长看上去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这里有个计划!就是利用恐惧的!”希姆莱将计划缓缓道来:“首先,我们得传出一些消息出来,真的消息,将索布人利用犹太人和我们发生冲突,用阴谋诡计让双方结下死仇的消息传出去!酒馆,酒吧,黑街,老鼠,什么都好,偷偷的,隐蔽的传递出去,让犹太人知道!”

    “然后,我们需要一队使者!实力足够强大的使者!在几天后正大光明的进入波兹坦城,正大光明的进入犹太人的聚集地,代表整个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向他们的高层下达战书!以最坚决,最不容置疑的态度,给他们不死不休的战书!毕竟柏林离波兹坦并不远,

    然后,我们需要一队使者!实力足够强大的使者!在几天后正大光明的进入波兹坦城,正大光明的进入犹太人的聚集地,代表整个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向他们的高层下达战书!以最坚决,最不容置疑的态度,给他们不死不休的战书!毕竟柏林离波兹坦并不远,

    (未完待续。)

    <!--gen1-1-2-110-8676-262308670-1481471933-->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a href="yunige" target="_bnk">yunige</a>

    &lt;!-- 代码开始 --&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