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五十三章 波兹坦的血夜
    在地上呆呆的坐了一会,看着不远处高耸的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总部大楼,犹太人长老乌纳神色复杂。

    这时候,他的手下们也纷纷围了过来,将他轻轻扶起:“长老,你没事吧。”

    可乌纳长老没有马上回答他,而是发呆了好久,才叹气道:“唉,看上去,这一次是真的要打起来了啊。”

    “我早说嘛,他们要打我们就和他们打!”里面有年轻气盛的手下接口道:“有什么好怕的?还偏偏到柏林来受气!”

    “是嘛,看他们趾高气昂的样子!真不是东西!”负责押运金币的护卫队长对着远去的那行身影不屑道:“我看啊,我们还是感觉回去吧,把能打的小伙子都召回来,再用这些金币去雇佣一些雇佣兵,冒险者来帮忙,不是更好么?何必给他们赔礼道歉,还白白送钱给他们。”

    可乌纳长老对这些建议充耳不闻,只是挥挥手,指挥道:“走吧,走吧,我们去城西。”

    柏林城西的市场边上,有一小片犹太人的聚居地,虽然已经有很多犹太人离开了柏林,但留守在聚居地里的人,还是不少。

    乌纳长老一行押运着装载金币的马车,一路驶向了这片聚居地中,来到了聚居地前戒备森严的关卡前。那里摆着大片荆棘路障,十几个带着武器的小伙正把手着通往聚居地的五口。

    好在乌纳长老交际广泛,犹太人又一向团结抱团,守望互助。路障被搬开,他们一行被恭敬的迎了进去。

    让手下们留下来整理马车,寄存金币,乌纳长老则跟着一位引路人走进了一一座大宅子的后面,一件礼拜堂之中。

    在这里,他见到了柏林犹太人中德高望重的卡夫卡长老。

    一进门,乌纳长老就道出不解:“你们这里怎么了?怎么戒备的这么森严,连荆棘路障都拿出来了?”

    卡夫卡长老叹了口气:“唉,还不是那帮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害的,天天演讲宣传个不停,几乎每周都要举行游行,每次游行都要到我们这边来吼上半天,为了以防万一,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

    “他们这么嚣张?难道就没人管他们么?”乌纳长老表示不解。

    “唉,我们也想过办法的,和他们对台唱戏,花钱去贿赂宪兵队,想办法请动一些大人物”卡夫卡长老看上去十分无奈:“可是都没效果,就眼睁睁的,看着这帮疯子从一个小组织,发展成了柏林数一数二的大组织,这真是唉”

    唉声叹气了一会,卡夫卡长老询问道:“你们这一次来柏林干什么?还特意带了这么多钱来?用金票不更方便么?”

    “唉,也是和那帮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啊,我们”乌纳长老将事情的经过详细的说了一遍。

    “这样啊”卡夫卡长老皱起了眉头:“这事可不好办啊,那帮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可都是疯子,最是仇视我们异族人,很少会听我们解释,很多时候,他们没有直接扑过来打你,都算克制的了,你这个事再说你光知道真相,没有证据,还不是白搭。”

    “我们是真的不想发生冲突,平平安安的过日子多好。可那帮索布人就是要来搞我们,我们有什么办法,证据我们还在搜集,不过看着情况,我们也很难拿出有力的证据啊。这个,您帮想办法我联系一下那些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的高层么?我们这次就算大出血,给他们一大笔钱,也认了!”乌纳长老恳求道。

    “唉,我要能联系到就好了,他们都是一群疯子,对我们犹太人来讲,是没办法沟通的!我劝你,还是绝了这个心思吧。”卡夫卡长老劝说道。

    “可是,难道,就真的没办法了?就一定要打起来?您就帮帮忙,要真打起来,那可不仅仅是死几十个人这么简单啊,我们波兹坦城3000多同胞,可都在他们的屠刀之下啊,您就帮帮忙吧。”乌纳长老哀声恳求。

    “好吧,那,我再想想办法。”卡夫卡长老知道事情重大,犹豫了一会后,还是答应了下来。

    又是两天过去,在这两天里,通过所见所闻,以及打听收集到的情报,乌纳长老对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的情况也有了直观的了解。

    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远比他想象的要强!

    可以说,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已经是柏林城中的第一大组织了,现在的组织内的正式成员将近2000人,都是正当壮年,敢打敢拼的好手。

    以实力论,也就城防军和宪兵队,或者大贵族的暗藏的私兵能压他们一头,就连原本的柏林第一组织德意志革命党,在老宰相退居二线后,在声势上,也远不如他们了。

    而且,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的高手不少,就打听到的,武术大师级的,就有不下10位,据说有宗师级实力的,也有那么一两位。而且据可靠消息,他们的党魁,那位阿道夫先生,曾经在与宪兵队总队长银鹰大人的交手中,全身而退!要知道,银鹰大人可是尊者级的绝世强者!是离武圣级只差一步的强大存在!

    而那场战斗,还正发生在他们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的总部中!但在那场战斗后,宪兵队竟然没有任何后续动作!这和皇家宪兵队一向以来的粗暴蛮横的作风简直大相径庭!

    而根据一些小道里的消息,这个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和教廷据说也有密不可分的关系,甚至很有可能教廷就是他们的后台支持者!他们只是教廷摆到台前搅风搅雨的工具!

    那可是教廷啊,督基武神教,连绵千载的大陆第一武道圣地!这样雄厚的背景,只是让人想想,就感到不寒而栗。

    看着这眼前一大堆或信誓旦旦,或半遮半掩的消息,乌纳长老已经彻底放下了与他们为敌的想法。

    自家这么点人,就算拼死反抗,最多也就崩掉他们几颗牙。但自己却得全军覆没!全族3000人,无论男女老幼,都将坠入无底深渊!甚至很有可能连累到其他城市的同胞!

    不,绝对不能和他们打!要谈判!要和谈!哪怕付出再大的代价!

    终于,在漫长而艰辛的等待后,卡夫卡长老再次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只是听到脸上,却没有一丝喜意:“唉,这个关系可不好找啊,整整花了我们上万的金马克!”

    “没事没事,这些钱都由我们来出,您就说说,他们那边是个什么意思?”乌纳长老忙不迭地的问道。

    “我们这次找的是他们的副总部长克洛泽,是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中的第二号人物。他原先落难的时候,曾受过吉普赛人的帮助,和吉普赛人那边的关系一向不错,是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中少有的,对异族人不那么仇恨的人,我们就是通过吉普赛人,联系上他的。”卡夫卡长老详细道来。

    “那他,不,这位大人是什么意思呢?有什么要求呢?”乌纳长老连忙接着问道。

    “我吧你们那边的情况都详细的给他说了,但是,由于你们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表面是索布人策划了这一切,所以他还是不肯放弃行动。”卡夫卡长老接着道。

    “证据我们一直在找,我们保证,会找到证据的,就不能暂缓下行动么?我们愿意先进行赔偿,来表面诚意!”乌纳长老语气里一片焦急。

    “唉,我也是这么和他将的,真是许了无数好处,和他磨了半天,他才点头暂时同意延缓进攻。”卡夫卡长老面色严肃:“但是,这是有要求的!”

    “什么要求?”乌纳长老眼睛睁的老大。

    可放卡长老也不卖关子,直接严肃道:“第一,犹豫你们确确实实杀了他们的人,所以必须进行赔偿!死了的9个,每人需要赔偿一万金马克!重伤的3个,每人是五千金马克!第二,那两个被掳走的女性成员,你们必须负责找回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如果遭受过侮辱,或者被杀死,你们必须得交出侮辱她们或者杀死她们的凶手!第三,最最重要的一点。你们说是索布人的阴谋,那你们必须找出那些索布人元凶!并让他们亲口承认自己的罪行,不能有无辜的人顶缸!那位大人的原话是,物证你们拿不出,那就交人证。”

    “第一个给钱倒是好说,挤一挤也不是拿不出来,但后两个这会和索布人发生冲突啊”乌纳长老皱着眉头。

    “反正就这三个要求,你自己好好想吧。而且那位大人只同意暂停5天!5天一过,就正式开始对波兹坦城的犹太人进行进攻。”卡夫卡长老语气有些不满:“反正是索布人做的,你们直接找他们呗。冲突怕什么?你怕和索布人发生冲突,就不怕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

    看着仍旧一脸纠结的乌纳长老,卡夫卡长老上去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管怎么样,还是尽快做出决定吧,就5天了。不管你做出什么选择,不要连累我们”

    说罢,他就出了这个房间,只留下乌纳长老的脸,在烛火的映照下变换不定。

    第二天一大早,乌纳长老就留下大车,带着人轻装简行开始赶回波兹坦,只是一路上,他都是一语不发,一片沉默。

    一路换马不换人,两天的路程,只了一天半,他就回到了波兹坦城城东的犹太人聚居处,那幢蓝色六芒星点缀的议事厅中。

    乌纳长老一脸疲惫,但还是沙哑的下达了命令:“把几位长老都叫起来吧,我这里有关于我们波兹坦城犹太人生死存亡的大事要和他们商量!”

    长老们陆续赶来,虽然心中也是一片急切,但看着一脸铁青的乌纳长老,还是没人先开口询问。

    终于,六位长老都到齐了,议事厅的大门也缓缓关闭。

    看着眼前五个熟悉的面庞,乌纳长老用他沙哑的嗓子,开始缓缓诉说:“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大!他们”

    月儿缓缓升起,夜幕慢慢笼罩。

    漫长的会议也到了尾声。

    六芒星议事厅的大门再次打开,每一位长老都是面色凝重。

    随着他们的开口,一道道命令被下发,一队队战士被集结,一件件兵器被磨亮,一件件盔甲被穿戴,一根根火把被点燃

    “出发!”开口的是波兹坦城犹太人第一高手诺依曼,语气森然。

    这时的他,一身皮甲,背部两把弯刀,腰间插着匕首,脸上满是杀意。

    擎着火把,队伍开始出发,如同一条条火龙,从犹太人聚距地往外汇聚,蔓延

    城西,索布人的聚居地里,黑漆漆的一片,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进入了梦乡,只有少数人的房子里还点着灯,有的在等下看书,有的在记录账本,还有的,则在寻欢作乐。

    那无数条火龙一下子扑入了这片黑暗之中,将它一下点燃!

    在聚居地的高处,一个装饰华丽的大房间里,一群人还在寻欢作乐。有人醉倒在地上,任由酒液在他身上流淌,有人抱着一块烤肉,睡的香甜,发出阵阵呼噜声,有人在角落里,身子在侍女身上耸动

    突然,一声尖利的惨叫,从不远处的黑夜中传出,打破了这里的宁静。

    “什么情况?”刀疤脸的汉子停止了耸动,站了起来:“打搅劳资兴致!”

    说着,他就推开了房间的门。

    只见房间外,一个黑影正在把钢刀从一个侍女的身体上拔出来!

    然后,黑夜中,一双血红的眼睛,朝着他望了过来。

    “看来是开始了。”希姆莱看着不远处索布人聚居地中越来月猛烈的火光,感慨道。

    “是啊,看来那帮犹太人确实是下定决心了,连城防军都挡住了,这一次,是要赶尽杀绝啊。”卡尔队长站到他旁边,赞同道。

    “赶尽杀绝才好嘛,等明天天一亮,这两帮人都是元气大伤,我们的分部才好重新建立起来嘛。”索科尔表示赞同。

    “唉,这次可多亏了希姆莱啊,脑子就是好,兵不血刃,就完成了这次任务,要是每次都有这么方便就好了。”莱德尔笑着,夸赞着。

    (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a href="yunige" target="_bnk">yunig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