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欧罗巴武神传 > 正文 第五十四章 党卫军
    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柏林总部大楼。

    在房间前稍稍整理了下着装和发型,张昂打开门,径直走了进去。

    拉开椅子坐下来,将手撑在桌子上,张昂开始打量着对面那个看上去有些紧张的年轻人。

    看着他抿着嘴,坐立不安的样子,张昂摆摆手:“不用那么紧张,今天只是一个普通的谈话,你如实回答就好了。”

    稍等了一会,张昂拿出了纸笔来,卡死问话:“姓名?”

    “希姆莱,海因里希·希姆莱。”年轻人答道,语气里还是充满了紧张。

    张昂继续问:“年龄?”

    “25,嗯对,是25岁。”犹豫了一会,年轻人肯定道

    张昂的声音如同机械:“民族?”

    “日耳曼,纯种的日耳曼人!”这一次,他的语气十分肯定。

    基础的资料记录好,张昂开始进入正题:“那你吧波兹坦城的事件,再说一遍吧,依照时间一样一样来,不要有错漏。”

    “当时我们接到任务,一大早就出发了,领队的是卡尔队长,其他成员有”年轻人有条不紊的讲整个事件讲了一遍。

    一阵诉说与记录后,张昂放下了笔,毫不吝啬的夸赞道:“你们这次这件事办的不错,尤其是你,计划制定的很好,一步步以势压人,兵不血刃,就将波兹坦那边的情况稳定了下来,做的非常不错。”

    希姆莱连忙谦虚道:“没有没有没有,都是大家齐心协力的结果,我就是出出主意,最辛苦,最危险的还是卡尔队长他们。没有他们深入虎穴,随机应变,当机立断吓住那帮犹太人,这次的计划也没有这么顺利”

    张昂笑着打断了他:“不,谦虚是好的,但过度的谦虚就是骄傲了,这次的任务,你是居功至伟,后面且不说,就是前面,要不是你看破了索布人的阴谋,这次你们这队人怕是要折损大半啊。当然,其他人的贡献,我们也会给予相应的奖赏。你的努力组织也看着眼里,这一次的任务,你将获得1000点功勋点的奖励!”

    “1000点?”希姆莱被这个数字镇住了,张大了嘴巴,一时说不出话来。

    “1000点而已,不用大惊小怪的。对成员做出的贡献给予相应的奖励,是我们建立这个功勋点系统的初衷,你的贡献,值得这么多功勋点!”张昂顿了顿,继续道:“好了,奖励发放完毕,我们进入下个阶段吧。”

    “下个阶段?”希姆莱一脸的不解:“任务不是汇报完了么?”

    “呵呵。”张昂笑了起来:“只是汇报任务的话,何必要我这个参谋长亲自来记录?我这里,是有另一件事情要和你商量。”

    “什么事情?”希姆莱面前让自己的的呼吸平稳下来。

    “我们有关部门虽然现在人数不少,但大多都是只知道动手的莽夫,会动脑子的人却是不多,所以很难派上大用场,经常性的,就和那帮外勤部的搞到一块去了,这样很不好。”张昂娓娓道来。

    “您的意思是?”希姆莱有些不太明白。

    “你知道我们这个有关部门建立的初衷是什么吧?”张昂反问。

    “是负责维护组织的规章制度,惩处那些徇私舞弊的人,是一个维护党内纪律的部门。”希姆莱详细道。

    “是的,所以,我们应该更加独立一些,不应该和那帮外勤部的莽夫搅到一块。”张昂认真说道。

    “那您准备怎么做呢?”希姆莱恭敬的询问道。

    “现在我们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发展的越来越大了,成员人数不断增多,所以一些部门也会进行一定的整改。”张昂解释道:“比如外勤部,就会进行很大程度的扩大,补充很大一部分新成员进去,整个部门的人数,将是原来的3到5倍,这么多的人数,比其他任何一个部门都要多。所以整改后,他们将被称为党卫军!”

    “党卫军?军队?”希姆莱皱着眉头:“这个名字不妥当吧,要是宪兵队知道了”

    “没事,宪兵队知道了也没事,不用在意他们。”张昂笑着继续道:“党卫军嘛,就是我们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的军队,保护大家,清除敌人,诸如此类的,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战斗部门。”

    “那,这和我们有关部门又有什么关系呢?”希姆莱不解道。

    “我们有关部门也将合并进这个党卫军中!”张昂解释道:“我们将改组为党卫军内部纠察分队,主管党派内部的纪律维护,做一些诸如找出蛀虫,捉拿叛徒之类的事情。据我们目前的规划,未来的党卫军除了我们内部纠察分队,还有机动支援其他城市的对外作战分队和留在柏林宿卫总部的总部防卫分队,以及特殊的情报搜集分队,一共四个分队。”

    “那,您找我的意思是?”希姆莱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是的,我打断让你担任党卫军内部纠察分队队长!”张昂直接道。

    “我?不不不,您一定是搞错了。”希姆莱一脸的难以置信:“在整个有关部门中,我的实力可以说是最垫底的一批了,比我强的还大有人在,立下功劳比我多的也有很多,像是赫斯,里宾,都是非常优秀的成员,这样的重任,怎么可以交给我呢?”

    “你不要谦虚。”张昂详细道:“我选你自然有选你的理由,赫斯,里宾他们罪人武道实力更强,完成的任务,立下的功劳也够多,但他们不是一个好的领导人,他们没有一个进行全方位思考的头脑!他们指挥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却没有一个全局观,大局观。这样的人,领导一个5人10人的战斗小队当然是足够的,但领导一个几百人的大分队,部门,他们就力有未逮了。所以他们不适合。”

    顿了顿,张昂继续道:“而你,你不一样,像是波兹坦城的这个任务,要是给他们去办,无非是自己动手,杀上索布人那边,或者犹太人那边,最多最多,也就杀的人多些,自己的损失小些,也就那样了。但你不同,你足够聪明,你懂得用计,懂得以势压人,懂得离间,懂得以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好的效果!这是领导最需要具备的才能!所以,这个位置唯你不可!”

    “可是,可是,我怕”希姆莱犹豫着,说不下去了。

    “我知道你在担心些什么,无非就是害怕自己不能服众罢了,害怕你那些同事们嫉妒你,不听号令,暗地里给你下绊子之类。”张昂盯着他,鼓励道:“不过你不要怕,等你当了这个分队长,你将直接率属于我,直接对我负责,我会支持你,帮助你,让你有足够的时间和条件,来建立威信的。”

    “那可以让我考虑考虑么?”希姆莱犹豫了一会,还是没有答应下来。

    “当然可以,不过,马上部门整改就要开始了,留给你的时间可不多哦。”张昂笑了笑,没难为他。

    “那,我可以离开了么?”希姆莱眼神有些躲闪的看着张昂。

    “当然,去吧。”想了想,张昂接了一句:“回去和银鹰大人好好商量商量也是应该的。”

    才刚站起来,准备离开,听到这句话,希姆莱如坠冰窟,全身上下都冒出冷汗来。

    “您知道了?”希姆莱的声音颤抖的有些发飘,里面全是恐惧。

    “哦,知道,从见到你的第一天,就知道了,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是么?”张昂和善的笑了笑:“好了好了,去吧去吧,别想那么多。

    希姆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总部,又怎么回到家的,但他现在躲在被子里,只感到全身发寒,没有一丝力气。

    他的脑子里一片混乱,无数的念头在里面生长,发酵,爆炸

    参谋长怎么知道我是宪兵队的人?

    他到底什么时候知道的?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是去总部送东西的时候,还是在城外农庄训练的时候?

    他为什么不杀我?一起的卧底叛徒可都被沉到河里去了啊?

    为什么他不怕宪兵队知道?为什么还叫我和银鹰大人商量?

    为什么明知道我是宪兵队的卧底,还重用我,让我当分队长?

    他和银鹰大人难道有什么关系?

    他背后的仪仗是什么?难道真的是教廷?

    对了,宪兵队之前的行动为什么突然取消?他们在宪兵队里有人?

    无数的问题冒出来,可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任何一个问题的答案。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了,要赶紧和宪兵队联络!要和银鹰大人联络!

    我身份被发现了!我不能做卧底了!我要退出!

    想到这里,希姆莱一下子掀开被子爬了起来,向着最近的那个秘密的联络点走去。

    他无暇化妆打扮,掩饰身形,也无暇顾忌身后是否有人跟踪,直直的向着联络点而去。

    发生紧急状况的信号,有重要情报需要报告的信号,需要紧急支援的信号,吸引马上联系银鹰大人的信号

    一个个平时很是用到的信号被他全部发了出去。

    然后,希姆莱有奔跑回家,重新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窗户和门,等待着上级的联络。

    从日暮黄昏,到明月中天。

    从月落星垂,到旭日东升。

    一整个晚上,银鹰大人没有来,联络的上级也没有来,没有一点消息传过来,仿佛他所发的那些信号全都不存在一般。

    希姆莱眼中布满了血丝,他的心愈加的冰冷。

    为什么还没来?

    为什么还不来?

    这两个问题在他心底翻滚了无数遍,直到阳光重新洒落在他脸上,将这两句话化作一声叹息。

    唉,果然,是被抛弃了啊。

    幽灵宪兵,帝国黑暗中的守卫者,无名的英雄。

    真是个好笑的笑话啊,真是太好笑了!

    希姆莱裹在被子里哈哈大笑,笑得前俯后仰,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终于,他的笑声停了,他再次呆呆的看着窗户。

    是的,他知道宪兵队的总部在哪,也知道那些宪兵队的高层住在哪里,更是对银鹰大人的办公室位置了如指掌。

    但他不敢去!

    幽灵宪兵是秘密的宪兵,是绝对不可以暴露身份的宪兵,在训练时,他就被告诫过无数遍,必须时时刻刻掩藏好身份,一旦暴露,就是死亡!

    可从没有人教导过他,暴露身份后没有死,又该怎么办。

    是回宪兵队总部报告?然后当一个普通宪兵?那个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再嚣张,也不会公然杀死一名正规宪兵吧。

    但是,我还回得去么?我的档案还在么?我能够放弃这次的任务么?我能转为一个普通宪兵么?

    这些希姆莱都不知道,但通过这一夜的等待,他也多少明白了一些。

    果然,小人物就是小人物,在大人物的面前,只有可利用或不可利用的区别,只有有用和没用的区别,自己这一次,是被当作弃子了啊。

    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发展了这么长时间,宪兵队里搜集到的各种不利证据想必也是很多,想动他们,找个借口嘴上容易不过了。但是,为什么都准备好了的行动,最后又取消了呢?

    是达成了什么协议?是两方合作了?是有更上层的关系?还是德意志民族社会主义党足够强大了,连宪兵队都不是对手了?

    无论是哪个可能,对希姆莱来讲,都绝不是什么好事。

    我已经无家可回了

    裹着杯子,希姆莱静静的思考着,他的头脑不再混乱,熬了一夜没有让他感到任何疲惫,他现在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思路都要清晰!

    卡特参谋长为什么知道了我的身份,还要重用我,提拔我呢?

    这肯定不是为了做戏给宪兵队看,也不会是想要玩弄我。排除掉所有的不可能,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

    那就是他确确实实,是欣赏我的才华,才要重用我!

    虽然有些不可思议,但这是唯一的可能!

    (未完待续。)

    本书最快更新网站请百度搜索:云/来/阁,或者直接访问网站<a href="yunige" target="_bnk">yunige</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