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阑珊汉魂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凤城府中
    一路无话,始见凤城城垣。

    玄鸣伸了个懒腰,拉了拉走麻的双腿,提起真气运行数周,以调节精神。

    他让自己把汉知会所发生的一切都暂时忘却,来面对武侯府的新工作。

    凤城的武侯府设在城北的城门边上,拥有一个庞大的校场。亏得凤城是南越郡郡内所辖土地最多的一个城池,这里常驻的武侯也众多。

    迈入府门,一队一队的武侯已在集结,唐立给玄鸣挥了挥手,就跑到了自己熟悉的人堆里去。在那一队人的最前头,周明面对着他们屹然地站着。

    凤城武侯府并不设游侯堂,长驻在这里的,只有一名负责游侯任务收发的分队长。

    兜兜转转地在武侯府的僻静处找到那位分队长,此时他所处的木棉树下,已零零散散站立了不少人。

    “哦?来了个带着腰牌的生面孔。”

    玄鸣躬身朝明显在议论他的那位大叔行了个礼。

    只见另一侧,一位青年随即迎着玄鸣走了过来。

    “嘿,新来的,我们练练?”

    他在距离玄鸣三步开外的地方站着,有意拦住了玄鸣前去跟分队长交谈的路径。

    玄鸣扫视了在场众人一眼,他们大多是抱着看热闹的神色往这边看,而木棉树下的那位分队,同样如此。

    ——————————————————

    任嚣城武侯府,游侯堂门口。

    游侯堂外没有任何显眼的标志,只有一株参天的英雄树,树下落英纷陈。既不褪色,也不萎靡的烽火木棉,如英雄般地道别着尘世。

    周明迈过石坎,从游侯堂里走了出来,递出了玄鸣的腰牌,可他似乎不太想松手。

    “其实,我挺不想你们加入这里的。”

    从小到大,都很少见到周明会像今天这般,把真挚直接摆在脸上。

    话语不多,手终究还是松开了,周明带着他绕着地上的烽火,走了一圈。

    许是感觉自己今天破天荒地营造了太沉重的气氛,临走完,周明笑了。

    “你可不要像这群家伙一样,”他伸出食指,指着地上青砖,避开了任何一朵木棉,“即便以命同守神州魂,也开得这般艳烈,易冷。”

    ——————————————————

    游侯堂强者为尊,而强者,往往都具有比他人更高的等级,如果是发放下来的组队任务。通常那临时小队,便选取众人之中等级最高的为首。若等级相同,则看真正实力,即阶位。

    刚刚粗略一扫,玄鸣已看出来了,在场除了在凤城加入的一级新人,就是任嚣城北上而来的二级老人,而挂着具有游侯这个客卿身份腰牌的,暂时唯他而已。

    “清虚派,玄鸣。”

    “凤涅营,凝眉。”

    以木棉为界,玄鸣与名为凝眉的青年拉开了十数步的距离。

    看着对面的青年一脸兴奋的样子,玄鸣暗笑,这家伙被人拿来当了参照物还这么兴奋。可惜,为了避免日后的麻烦,简称立威,道爷我只能速战速决呢。

    只是,玄鸣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对面这位名称有点女性化家伙,用的是什么奇奇怪怪的武器。

    只见凝眉接住了不远处同伴抛给他的长弓与数支箭后,整个人的气势顿时更加炽热,双眼睁大。

    对决已默默开启。

    说实话,这还是玄鸣第一次碰到以弓箭为主修武器的江湖游侠,他的心里,并没有表面上这么镇定。因为,不能输。

    这种一进来就被试探的情况,说明接下来游侯堂下发的,会是唯一并且只能组队参与的任务。

    而游侯堂规矩,高阶人员面对低阶人员的挑战,不能拒绝,也不能输,否则降级处理。若是放在些什么黑道魔教,这妥妥的就是一个血腥的升格之链啊。

    摒弃掉脑海中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玄鸣凝神以对,却感觉空落落地难受。眼前的弓者,即便你知道他的目标是你,可你在对峙的势中,怎么也感觉不到他的气机。

    而他的同伴则不同,玄鸣眸子微移,瞄了瞄拋弓给凝眉的那名男子。那名男子明显长了一对箭目,他此时即便没有持弓,双眼所向,仍好像引弦将射一般。

    就在玄鸣微微走神的这一瞬间,弓者动了。他的动,明明动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动完后,又好似从来没动。

    弦声清脆,箭如流火。

    玄鸣只感觉一道烈焰由远到近地在他的瞳孔中愈来愈大,似要燃人心魄。

    头微微侧了几寸,耳边刚好飞过的热浪,十分灼人。

    箭上无头,越过玄鸣钉在了后方屋子的砖石缝隙上,周围零零落落地响起了掌声。

    一箭无功,凝眉摊摊手,退了下去。

    他的同伴则为另一把弓上弦,提着它走了上来,顶替了他的位置。

    “恒信。”

    与凝眉相比,这位名为恒信的青年便又是另一个极端。空气中的气机能明显地告诉你,他在目标便是你,他似乎随时都会发箭,提醒着你要时刻保持专注。

    这次玄鸣并没有走神,弓者仍然动了。在重重压迫感中,他的动是如此的理所当然,理所当然到你以为他并没有动。

    弦声若无,箭入清风。

    他那随时都会发箭的压迫感还在压迫着你,箭已随着清风无声无息地飞至。

    玄鸣只来得及取剑往大致地来处仓促一挡,轻轻地咔一声,无头箭弹落地面。

    “好!”

    “看到如今的青年才俊,老夫感觉自己都活到了狗身上去了。”

    “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

    在众人一片喝彩声中,恒信耸耸肩,与凝眉一起走到玄鸣面前,同时躬身行礼。

    “凤涅营,清炎弓,凝眉。”

    “凤涅营,定风弓,恒信。”

    “多有得罪。”

    “承让,承让。”玄鸣连忙谦虚道,同时还朝四方重新见礼,目光所至,在场众人或平和或淡漠地报上了自己的名称。

    这一切俱在玄鸣的意料之中,通过了这个考验,只是说明别人初步认同了你的身份。

    那些淡漠的脸上怀疑的目光,还是因为他这个空降党年纪太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