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林第一神捕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暴雨梨花
    呜呜呜!

    一道奇异的笛声传来,作靡靡之音,忽远忽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韩明达听闻之后,脑中霎时一片空白,浑身开始某种有规律的颤抖,脸上作痛苦状。

    片刻后,见他一咬舌尖,一股剧痛感传遍周身,才从痛苦中挣脱出来。

    脸上,眼中,均是带着惊惧之色。

    “失神咒!”

    暗中随即传出一阵幽灵般的笑声,飘忽难测,闻者心中不知不觉便会升起一股悚然。

    “一个小小的青衣捕快,见识倒是可以。”

    笑声过后,一道红衣身影突兀出现,立在韩明达的前方两三丈处。

    红袍丝衣轻垂落地,一头长发束后,月光下清风拂过,漾起银白,细丝轻舞。

    然而,这人背对着韩明达,看不清面容。

    “你突然出现在此,想做什么!”

    韩明达不经意间后退两步,强忍着身上的伤势,看着此人的背影,沉声说道。

    “三星帮的那件东西,你见过了?”

    红袍身影声音尖细,随风轻飘,只是音色似男似女,让人难以分辨。

    韩明达心中一突。

    “什么东西,韩某不知阁下说些什么。”

    “你的情绪急剧波动,心跳的比平时要快,这是心虚说谎的表现。你确定,什么都不知道?”

    韩明达的内心,瞬间震骇。

    “说实话,我会让你死的痛快些。”

    韩明达的脸颊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脸色苍白,毫无血色。

    “我不知道,我连柳天霸的面都还未见过,哪里见过那件东西。”

    红袍身影似乎传来一声叹息。

    “既然什么都不知道,留你也无用处。”

    韩明达一听,眼中惊惧之色达到前所未有的地步,连忙大声喊道。

    “等等”

    笛声再次响起,这一次却是充满离奇诡异,笛声幽幽,韩明达瞪大着双眼,发觉自身难以动弹,全身经脉处产生撕裂般的剧痛,鲜血从眼睛、鼻子、耳朵、嘴里流出,浑身开始轻微颤抖,猛地发出一声凄厉惨叫。

    “一首安魂曲,埋葬江湖人。此行没有收获,只得另找他处了。”

    声音缥缈,回荡四周,待韩明达倒地身死的一刹那,红袍身影也随之消失了。

    待燕立行醒来之时,已经是天光大亮。

    从自家床上爬起,身上黏糊糊的难受之极,原来昨晚回来时实在太困了,倒在床上便睡死过去。

    索性起身洗个澡,也能清醒清醒头脑。

    完毕之后,果真感到浑身都神清气爽,精力充沛。

    待他抓起一身脏兮兮的衣物时,从中掉落出一本武功秘籍。

    有些疑惑的捡起来,燕立行一看,脸上才露出恍然之色。

    这是昨晚回家之时,裴进之给他的奖励,说是对于他的实力有些帮助。

    暴雨梨花!

    坐在院子内,燕立行翻看这本武功秘籍,里面记载的都是如何运用暗器。

    当日裴进之以四枚铜钱瞬间废掉两个黑衣老者的手段,他可是记忆犹新。若不是裴进之没有下杀手,两个黑衣老者怕是早就没命了。

    暴雨梨花中记载的暗器武功,自然是没有裴进之那般厉害的,还是要看个人的实力和运用。

    不过对于燕立行来说,仿佛是又打开一扇窗户。

    “获得精妙级武功暴雨梨花,是否学习?”

    不必多说,燕立行当然选择学习,因为武学修炼系统的原因,他比起一般的人学习武功可要简单许多倍,直接便有了5的熟练度,等于初步学成。后面的只需不断运用之下,在熟练度的不断增加的同时,达到更加精深的地步。

    学习了暴雨梨花,燕立行闭目沉思一会,随即睁开双眼,脸上闪过自信之色。

    随手捡了地上的一颗小石子,凝神看向对面墙壁上吊着的干玉米棒,依照暴雨梨花中记载的暗器手段,调动一丝丝内力,手腕抖动间,小石子瞬间飞射而出。

    啪!

    一根干玉米棒被小石子打落下来,燕立行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看来颇有成效,多多练习之下,这又是一种出其不意的手段。

    暴雨梨花有三重境界。

    第一重,见物射物。

    第二重,辩声射物。

    第三重,明心射物。

    其实真要说起来,不单是暴雨梨花,一切暗器手段都是如此,都可以按照这种境界划分。每一个境界之间的差距极大,燕立行不过是刚刚到了见物射物的第一重境界,如今最多只能在三丈内击中不小于玉米棒子的静态物体。三丈内用来打人的话,倒也可行。

    练习了一会儿暴雨梨花,燕立行又是练习其他武功,还有神足经心法。

    让他意外的是,运行神足经心法时,第四条经脉没有一丝阻碍迅速地打通了,经脉中的内力又增多不少,这个结果是燕立行也没有想到的。

    或许是他连番动用内力,更是几乎到了消耗殆尽的地步,所以重新恢复的话,比起原来的时候更为纯粹,且数量也是多了一些,因此冲击第四条经脉意外地顺利。

    于是乎,燕立行想着一鼓作气冲击第五条经脉。

    理想是美好的,但现实总有差距。

    第五条经脉冲击到一半,经脉之中没有后继之力,怏怏然之下只能作罢,此时腹中也传来一阵饥饿感,燕立行只好穿上衣服,出门找些吃的填肚子。

    因为帮助裴进之处理了三星帮这件事情,更是意外搜刮到十多万两的金银财宝,丁知县特意给他休了两天假,让他好好恢复精神再回衙门。

    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恐怕是昨晚裴进之与他说过的,处理三星帮的这个案子,他的功劳不显然足够让刚成为黑衣捕快不久的他更进一步,恐怕足以提升捕快职位,到达青衣捕快的等级,至于是否会升迁到其他地方,这个真不好猜测,还是等着六扇门上头的批文下来再说。

    燕立行在街道上走着,不知不觉已经路过运来客栈,当即停下脚步,转头望去。

    客栈依旧开门营业,且顾客不少,这情况让燕立行有些疑惑。

    原来的掌柜钱广昌已经被慕容情亲自抓走了,没有了掌柜,理应这个客栈暂时是开不下去的。

    只是如今的情况,运来客栈还开得好好的,这点就让燕立行比较费解了。

    想了想,他抬步走进了客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