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林第一神捕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意外 迷离
    天色已经漆黑下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县衙后门区域,火光明亮,喝声乍起。

    李昆、姚喜二人一路突围,围堵的官兵和捕快,以及全力纠缠的燕立行,都未能将他们死死拖住,眼瞧着就要出了县衙后门。

    而一旦出了后门,以他们的身手就可逃出这里,燕立行的计划便会泡汤。

    所以,燕立行可谓使尽全力,手中斩铁剑挥舞如风,拼命死缠二人。

    饶是如此,也不过是紧紧拖住一个姚喜,其他的捕快和官兵,却是拖不住李昆。

    只见李昆再度杀翻几人,已是到了县衙后门。转身一望,姚喜还深陷燕立行和捕快的围堵之中。

    他的脸上有焦急之色,没有趁机脱身。

    “糟了,那幅字画在姚喜身上,此刻他未脱身,我若是走了,也完成不了大人的任务”

    李昆有些悔恨,早知将那幅字画藏于自己身上了。

    至于姚喜的安危,他是没有多么在乎的,他们二人都是裴进之的心腹,一切都以裴进之交待的事情为主,忠诚得很。

    那边,燕立行注意到李昆迟疑未走,眼神不时望向这边,没有脱身独自离去的意思。心中想了想,看了看眼前与他纠缠的姚喜,眼中闪过一丝恍然。

    看来,那件东西应该就在姚喜的身上了,他被自己死死拖住,试问李昆又如何敢独自离去,为了那幅字画,两人可以直接与他撕破脸皮,可想而知其重要性。

    “你们全力拦住李昆,尽量拖延不要让他靠近!”

    燕立行朝周围的人下了命令,一脸冷然的面对着此刻正在咬牙切齿的姚喜,丝毫没有留手。

    为此,他还夺来一柄长刀,刀剑合击之下,越发让姚喜难以适应招架。

    不知是何原因,燕立行极为热衷于刀剑合击,他没有修炼过类似的武功,皆是由自己摸索而来。一经上手,对于刀剑合击之术的掌握进步飞速,也不知与前世惯用了双手不同的短兵刃有没有联系,亦或是他本就对此有非凡的悟性,难以解释。

    燕立行心神渐渐圆融,脑中冷静的可怕,连呼吸都带着一种特殊的规律,一手握剑一手握刀,剑刺刀削,刀刺剑劈,此刻显出一种融会贯通的纯熟感,中间几乎没有一丝生硬晦涩的错误,似乎是进入了某种奇怪的状态。

    “这小子,怎么突然武功变得这般可怕!”

    姚喜在燕立行的攻势下越发吃力,方才还是势均力敌的他们,转眼变得如此。身上,已经留下了一些细微的创伤,都是被燕立行刚刚留下的。

    注意力转向其他地方,李昆正朝他过来,要帮助他解围。

    不过,一时半会却是过不来的。收到命令的那些官兵和捕快,一个个都不要命的拖住。

    见此情形,姚喜脸色变了数变,不断招架抵挡燕立行的同时,另一只手迅速摸向身后腰际,燕立行也是注意到他的动作,眼中精光一闪。

    “嗯?”

    正杀出一条路极速赶来的李昆,也是见到了姚喜的动作,左手已经从身后腰际抽出一小小的卷轴,也就是寻常字画所卷起的模样。

    “李昆,接住先走,尽快送到大人手中!”

    李昆咬牙一狠,手中长剑硬接燕立行一记剑砍,终于是不堪重负崩断了,一声闷哼之下,扭身左手将卷轴朝着李昆高高扔去,只见李昆高高跃起,探手朝着空中的卷轴抓去。

    见此一幕,燕立行的目光一凝,想摆脱眼前的姚喜,然而对方拼着受创,反将他死死拖住。

    不得已,燕立行只能高声一喊。

    “拦住李昆,别让他拿到那个卷轴!”

    喊出这话的时候,他还趁机将一手的长刀猛地甩出,朝着跃起的李昆刺去。

    然而对方及时察觉,险之又险的避开了,不过却也受到了一点阻碍。

    一击无果,燕立行面色阴沉,眼看着李昆就要得手了,心中也有了几分焦急。

    “哈哈!”

    拿到卷轴的李昆翻身落地,脸上有着难以掩饰的喜色。

    却在这时,其身后的捕快中,一个黑衣捕快突然掠出,速度快得如一阵风吹过,刹那间便到了李昆的身后,一抹寒光出现在手,直接扎入李昆的后心。

    脸上喜色未褪的李昆,骤然身体一颤,双眼猛地瞪大。

    就连其他人,包括燕立行,都是始料未及,被这一幕给惊讶了。

    突然被袭的李昆,还未来得及转头,还未来得及反应,身后所插的一柄匕首,在一只手上猛地一转一抽,身躯再度抽搐几下,浑身都是没有了力气,卷轴也从手中滑落。

    这黑衣捕快身影一闪,一只手便将卷轴拿在手中,二话不说转身便走,身影一跃,便是翻过了衙门的院墙,没了踪迹。

    再看那李昆,已经倒在了地上,后心位置鲜血汩汩而出,已经是活不了了。

    “怎么变成这样!”

    燕立行反应过来,这样的转变太快了,李昆在一瞬间就被人杀了,还有那个身着黑色捕快服的人,有这种身手的人绝不是黑衣捕快,肯定是他人假扮的。

    这人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这幅字画,先前字画卷轴还未出现,所以隐藏暗处迟迟未出手。姚喜将计划卷轴抛出,便是抓住机会,杀了李昆,夺走计划卷轴,瞬间脱身远去。

    这一切,都是早早计划好的,才能如此顺利。

    只是,从方才的手段来看,这人的武功极高,要夺字画卷轴直接出手便可,又为何大费周章的隐藏身份面貌呢。

    这些想法在燕立行的脑海中闪过后,便又是全力对付眼前的姚喜。

    对方因为李昆的突然死去,似乎心身受到了一些影响,动作稍慢,被他抓住机会又是在身上留下两道伤口,鲜血已经染红了身前一片区域,已是一脸疲惫之色。

    燕立行因为神足经的原因,与姚喜实力虽然相差不大,但气力和内力明显要超过他,倒没显得如何疲惫。

    数招之下,姚喜一截断剑终是不敌燕立行,斩铁剑划破他的手腕,随即便是架在他的脖子上。

    “抓起来!”

    燕立行冷声一句,周围的那些捕快走了上来,将姚喜牢牢按住。

    “李昆死了,字画被夺,燕立行你好算计,跟我们玩这么一出戏!”

    被死死按住不得动弹的姚喜,脸色狰狞,冷声怒道。

    “我实话告诉你,那幅字画是裴大人亲自开口要的东西!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就等着裴大人的怒火吧!你的小命,活不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