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武林第一神捕 > 正文 第六十八章 联手应敌
    “嘿,先天奇脉境,恐怕还保不了这个小子。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那黑影稳住身形,嘿嘿笑了几声,再度出手,这一次却是朝着燕立行冲了过去。

    他这次的命令,便是杀了这个小子。

    既然灵蛊控尸之法没能奏效,也就只有亲自出手了,再说,灵蛊控尸之法也不是完全没有奏效,燕立行的做法固然有些用处,但却没有杀死那条操控的灵蛊,如今,那些还在衙门的家伙,恐怕要倒霉了。

    果真。

    衙门,那些留下来处理尸体的官兵捕快,刚将一具具无首尸体全部拿草席麻布之类的整个裹住,也因为夜晚的原因,虽有月光照耀,却丝毫没有注意到尸体伤口处爬出来的一条条手指粗细的蠕动蛊虫。

    那些蛊虫看似粗笨,实则灵活异常。

    自伤口处爬出后,便是朝着那些捕快官兵的身上跳去,有些甚至直接跳到脸上,从七窍中飞快爬进去。

    “啊,什么鬼东西!”

    那些官兵捕快忙得双手扫过脸颊,将那些扑上来的鬼东西清理掉。

    然而有些蛊虫,已经是趁机钻入了那些官兵捕快的体内,那些被蛊虫钻入体内的,立时变得狂躁不已,倒在地上浑身抽搐,大喊救命。

    “怎么回事!”

    剩余的官兵捕快见到这些倒地抽搐的人,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方才他们都是扫开了那些蛊虫,幸免于难的,猛地看到了在地上蠕动的蛊虫,都是吓了一跳。

    “哪里来的虫子,太恶心了。”

    这些蛊虫掉落到地上,移动起来非常缓慢,一旦接近人体的时候,就会变了一副样子,移动非常之快。

    那些未曾中招的,都是以刀剑挑开,将落地的蛊虫斩断成两截,彻底将它们弄死。因为他们都看到了中招的官兵捕快,倒在地上生不如死的样子,实在难以想象被这些恶心的虫子钻入体内所忍受的那种痛苦。

    片刻之后,那些被蛊虫钻入体内的官兵捕快,都是七窍流血,面容惨烈,已经是一动不动了。

    正在其余官兵捕快感伤之时,想要将这些同僚尸体一便处理了,却是见到这些刚刚死去的同僚,一个个居然又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开始朝着活着的官兵捕快扑了过去

    衡水县郊外,月色笼罩下,一道黑影刚刚临近燕立行身前,一爪探手抓来,正对着燕立行的喉咙位置,若是被抓实了,绝对要因此一命呜呼。

    身侧,小童面色微沉,飞速赶来,正要帮助燕立行阻挡,不过他的速度要差上一点。

    势必,这一击是阻拦不及了,只能依靠燕立行自己阻拦。

    “嘿,后天境的小子,乖乖受死。”

    黑影的面孔满是皱纹,如同一张树皮,嘴角冷笑起来,弯起一道极深的沟壑,借着月色看去比那些尸体更为可怖。

    燕立行眉宇间满是凝重,面对来临攻势,只能咬牙强硬出手。

    虽然实力差距摆在那里,但这些困境没有人能一直帮他,一切终要他自己去面对。

    提气运劲,沉喝一声,斩铁剑猛地出鞘,迅速在身前掠过一道弧度,刺向攻来的一爪。

    铿锵一声!

    两道攻势相撞,让黑影略微一愣,轻咦一声,这一招居然让燕立行给拦下了,虽然被震退了数步,但事实上却是被拦下了。

    噗!

    燕立行喷出一口血,面容带着几分痛苦之色,整条右臂都是发麻,握剑的手微微颤抖着,显然是受创了。

    只是区区一招,便让他受伤了。

    先天境界与后天境界的差距,果真不是一般的大,这还是他身负神足经的原因,否则方才一招,便足以将他震死。

    “根基不错,居然能接下我一招。”

    黑影阴沉一句,却是没有留手,继续朝着燕立行攻去,然而这时小童已经是拦在身前,又是与之硬拼在一起。

    “又是你,滚开!”

    “想要他的性命,没有那么简单。”

    小童与那道黑影再度纠缠到一起,两人交手激烈,身影闪动,燕立行趁机脱离开战局。

    这时候,他才注意到一直在树梢上观望的另一道黑影。

    那道黑影的眼睛,正在望着他。

    似乎,淡漠之间带着复杂。

    此人,便是用笛声相助的那个人。

    燕立行看不清对方的面容,即便他将心如止水的状态也施展出来,仍是看不清对方,笼罩在黑纱之下的神秘。

    那道黑影似乎察觉到燕立行的眼神,抬手拿起一根玉笛,放到嘴边吹奏起来。

    笛声没有先前那般诡异,而是悠扬飘远,空灵悠长,如淙淙流水淌过心田,让心情宁静,精神舒畅,所受的伤痛也得到缓解。

    不知不觉,燕立行体内的神足经运转起来,那第七条经脉,似乎在这种情况下被一股内力快速冲击,不过十多息的时间,就已经是打通了,连燕立行本身都觉得十分惊讶。

    他身上方才所受的伤势,也因为这笛声的缘故,迅速恢复着。

    听在与小童交手的黑影耳中,却引起了他的极度不满。

    “清心普善曲!又坏我好事!”

    见他突然强势爆发,双手内力缭绕,两道黄色爪力猛地探出,爪劲犀利无比,登时与小童的双拳相击碰撞,瞬间将小童震退数步,身影侧身一闪,一只手高高举起,如龙爪探渊,朝着燕立行当头抓来。

    “我看这一次,谁能救你!”

    他的语气,已经是愤怒不已,非要置燕立行于死地不可。

    正在快速恢复的燕立行,因为树梢上那道黑影的笛声,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心如止水的状态下感应到了当头袭来的危险,斩铁剑如一抹银光乍泄,游龙般斜刺而上,燕立行拼了全身内力的一剑,最为强势的一剑,与那道凌空爪劲碰撞。

    燕立行的双肩,猛地一沉,嘴角又是溢出一丝血迹。

    与此同时,树梢上的黑影笛声一转,淙淙流水化作湍流奔袭,这一次却是对下方出手的黑影,干扰他对燕立行下手。

    小童一见如此,眼中精芒乍起,催动内力快速冲向黑影的身后,双拳如龙捣出,直击他的腰肋部位。

    “暗中偷袭,你们卑鄙无耻!”

    黑影察觉到他们的举动,不禁破口大骂道。

    原本落向燕立行的攻势减弱了不少,燕立行大喝一声,双眼前所未有的明亮,似乎听得一声剑啸,居然将那凌空爪劲给破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