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繁华斩 > 正文 第274章 生活法则
    云破月从伐木场出来后,四处漂荡。

    生活似乎又回到了原点。

    来这个城市之前他毕竟还有一卷行李,几件破衣服,一腔梦想,但现在却是两手攥拳一无所有了。

    面若菜色,头发蓬乱。

    走在大街上,和讨饭的乞丐没有差别。

    街道两旁的吃食很多油炸糕、馒头、千层饼,香喷喷气味芬芳的苹果香蕉桔子,折磨着他几近枯竭的肠胃。

    云破月闷头前行,不经意间,像所有的故事一样,他撞上一个女人。

    遇到一个女人。

    女人应该是所有情节齿轮的润滑剂。

    不可或缺。

    没有她,整部机器就会发热、尖叫、转速失常,最后沦为报废!

    所以在大多数的桥段设定中,其男女关系就如运行在宇宙太空里的陨石彗星,经常脱离轨道,不守规矩,噼里啪啦,撞个不休。

    不打不成交。

    不撞不成缘!

    柜中缘里的岳雷和刘玉莲,不就是凭借着一口破木箱子,机缘巧合,而成就一段千古佳话?

    看来云破月的好日子来了!

    他抬眼一望。

    这女子芳华二九,一身艳装,赤红色长发,长睫毛,描着蓝眼影。

    细腰丰臀,耳边垂着两只大金环。

    接下来的情节应该是

    云破月非常绅士,极有修养,道歉说“对不起!”

    女子启唇一笑,风情万种“没关系。”

    两人又对视一眼,女子想了想,恍然大悟,轻声叫道“原来是你?”

    云破月眨眨眼,搔着头发,发傻说“我们认识吗”

    “难道你忘了,上次在学校礼堂或者停车场、百货商场、游乐场、公园、街头、公共厕所或者随便什么莫名其妙的地方”

    “噢,我记起来了。是你?”

    然后爱情故事徐徐拉开帷幕。

    岂料那个女人胆大包天,擅自篡改剧本,却见她退后一步,横眉怒目,眼光上下扫了两下,张口骂道“哎,穷小子,你会不会走路?难道眼睛瞎了”

    由缠绵悱恻的情感大戏而忽然改为街斗,云破月也不觉勃然大怒,他握紧双拳“你骂谁?”

    “咋的,还想打人,臭要饭的、死不要脸”那女子并不害怕,凑近一步,挺起胸脯,说,“踩了人家脚,还想耍流氓?敢动我一手指头,立刻送你去官府?”

    “踩脚我可以赔礼,你为什么出口伤人?”云破月分辨。

    女人紧了紧鼻子,呸了一口“滚远点,臭烘烘的!”

    “你这个。”

    “你敢骂我,臭流氓、不要脸”女人状若癫狂,舞动两手,上来抓挠云破月。

    云破月连连后退。

    这时远处一个穿长衫的中年男子高喊“小桃红,你这蹄子,还买不买手镯项链。老子公事繁忙、可没功夫总陪你?”

    “好了,好了,这就来。”艳妆女人立刻满脸欢笑,娇声娇气。

    临走时,她又转向云破月,笑容顿敛,尖声尖气,说“乡巴佬,想发威风吗,有本事你去抓柳一刀。那是官府缉拿的罪犯,整整悬赏一千两白银。拿住他,要名有名要钱有钱,风光两天?不过我瞧你也没这两下子,这辈子都甭想要你的饭去吧?”

    言罢扭捏而去。

    少年云破月第九十八集第一场分镜头完毕。灯光、音响、同期录音,化妆师,道具师,暂时休息

    无缘无故挨了一顿抽,故事之外的云破月自然很生气。

    十分生气。

    但是光生气填不饱肚子。

    已经两天没开饭了,前心贴后背,肠胃剧烈地疼痛。在日落之前,如果再不想法找点东西来消化消化,他恐怕自己支撑不到明天旭日初升?

    然而令人无尽烦恼的是,这世上的一切包括吃食均要用金钱来交易。来交换。来消费。

    他云破月此时缺少的,不就是这玩艺吗?

    到哪儿去弄点银子?

    成为此时横亘在他心头的头等大事!

    随处捡钱的地方既然在现实中不存在,靠体力赚钱例如背木头又难于上青天,那么云破月至此已彻底迷路,他真的不晓得,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能拿到那些黄灿灿的铜钱?

    而刚才那个妖精一样的女人口中所说的一千两纹银。

    固然巍巍乎可畏、赫赫乎可象,极具诱惑。

    但云破月连想也没去想。

    根本不做指望。

    因为有了伐木场那十天经历,他心里清楚,如果那笔银子像路上的石头一样,白晃晃的散落一地,人们早已趋之若鹜、争相抢夺,只怕轮也轮不到他?

    一千两银子摆在那儿。

    没有人去拿。

    或者轻易拿不到手。

    足见必定有烫人之处!

    这是云破月走出乡村后学到的一条重要经验。

    趋利避害。

    而两天之后的夜晚他饿的发疯、奄奄待毙,为了二十八两银子,举刀杀人,则是人生为他开设的第二堂课

    有时候为了自己活,就必须要考虑让他人去死!

    弱肉强食。

    冷酷无情。

    在京城期间,云破月曾听朋友介绍说,最近京师流行一道名菜活吃猴脑。不但大热,而且大补。尤其壮阳。

    这对于那些眠花卧柳、妻妾成群的国公亲王,文武大臣不啻为雪中送炭。

    据说活吃猴脑的场面非常血腥。

    非常恐怖。

    然而这些惨无人道的吃客竟也能下得去手。他们穿着体面,谦恭有礼,围坐在桌子旁边,先用小铁锤敲开颅骨,开始动勺子去吃那红白相间的脑浆。一边品尝一边吧唧嘴。心满意足。猴子吱吱叫着,不住地扭动躯体。

    据说,当饭店身材魁梧的壮汉去圈里捉食料时,那些面临死亡的猴子惊恐万状,纷纷躲避。

    甚至下跪磕头作揖。

    一旦管理员选中了哪只,套上铁箍,群猴又跳下来,一拥而上、推推搡搡,争先恐后将它推出笼门。

    仿佛送走晦气。

    仿佛这样就一劳永逸,天下太平?

    那些可怜的猴子,智力仅止于此。它们或许不明白,只要有人想吃,有人肯大把大把出银子,笼子中的畜生就永远不得安生,永远面临无奈地选择?

    今天,明天,后天。

    每一天、每一时、每一刻都是炼狱。

    步步惊魂。

    心惊肉跳!

    幸好礼部在“帝王大厦”为云破月等人安排的这次酒宴还算文明,又或者级别不够,总之没有配备这道野蛮不堪的菜。

    这令他大大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