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繁华斩 > 正文 第78章 神奇宝藏
    秋白云觉得不耐烦,用手指弹了弹桌子,说“哎,老兄,醒醒。怎么一提起诗歌就像吃了那啥似的。我方才问的你究竟知不知道?”

    “什么……”大种马停住手脚,头眩眩、目昏昏,犹在梦中。

    “你们不是正在编写一本《英烈传》吗,我想知道一些有关于‘缪天王’这个人的事。”

    大种马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缓了好一阵,终于魂归故里。眼光好奇地盯着秋白云,似懂非懂,说“你问这干么,都是几十年前的往事了?”

    秋白云转身,拍了拍唐羽的肩膀“我这位小兄弟查案用得着。”

    “那可不行,这属于内部资料,不可外传。”大种马面露难色,“得有特别批示,然后到府库去查大内档案,很费事不说,还要付不少的咨询费?”

    秋白云轻颦浅笑,打断他的话“你别敲竹杠啊,我告诉你,这么办事没朋友。看来你的旅欧札记之三《田园之乡普罗旺斯》,之四《诺曼底随想》是不想跟我们书局合作了!再者说,我这位朋友在重案组工作,人家肚子里也有一堆奇闻怪事,绝对属于保密层次,像什么《绿色女尸》、《两双绣花鞋》、《半夜失踪的新娘》……”

    大种马脸色转青,望了一眼冷峻的秋白云,支吾道“让我想想,只要是太多了,几千万字的材料,根本记不住。”紧攒双眉,思索了一会,说“有了,你问的是不是曾活跃于滁州一带的乱世军头缪大亨?”

    “缪大亨,大概是吧。”

    “据《滁州府志》记载,这个缪大亨原本是张山深处三义庄人……”

    唐羽心里一紧“三义庄?”

    大种马瞥了他一下,并不理会,继续说“缪大亨身强体壮,性情刚烈。元至正十一年,韩山童、刘福通在颍州第一个举起了反抗元朝封建统治的大旗,一呼百应,不到一年的时间就有数百万人参加了起义军……”大种马踌躇满志,四下一望,见苏丹红此时正柔情蜜意盯着自己,不觉豪气顿生“于是缪大亨,这个彻彻头彻尾、彻里彻外的无产者,积极响应革命号召,在张山率众起义,凭着临时拼凑起来的几把菜刀冲进乡公所,杀死了那里的税务官——而后在横涧山这地方拉杆子树大旗,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居然聚拢三万之众!”

    “这一段我们念书时看过,叫《六把菜刀闹革命》。”秋白云添了一句。

    大种马停口不语,坐在椅子上。

    秋白云问“怎么不讲了?”

    “完了。”

    “完了?”秋白云扬了扬眉毛,“不能这么简单吧,再说也没有这么说故事的,戛然而止?总得有个结尾吗。我说,你可别敷衍我?”

    大种马架起二郎腿,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慢慢说“接下来就是乱斗了,群雄割据,农民战争吗,差不多都会搞成这样子。今天你打我、明天我打你,后天合起伙来跟元朝军队干。大后天弄掰了再搞单挑……”

    “也是,乱世风云嘛?”

    秋白云瞅了瞅唐羽,一双细长的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低头小声说“大概情况也就是这样,在滁州,为了编那套《英烈传》,大概也只有他们肯于钻故纸堆。种马兄应该是对那段历史最熟悉的人,既然他说不出所以,那可能真的就没有什么……不知道你满不满意?”

    唐羽无奈,只好说“谢谢诸位帮忙,不管有没有收获,你们的盛情高义我是铭记在心的。”

    起身待要告辞,大种马摆了下手,迟疑了好一会,才说“这里还有一条记录,不知对你们有没有用?当初编纂《英烈传》时,大家曾在一起讨论过,均认为这个记载颇为离奇,又没有别的资料从旁佐证,故此没有采用……”

    秋白云忍不住,说“你讲,怕什么,讲错了也没人割你舌头。”

    “是这样,我们在清理府库旧档时,发现了一本小册子,名叫《伴虎行》,作者署名为了此残生。”大种马顿了下,回想说,“从文字上看,作书的人应该是一个不得志的秀才,显然他曾经被缪大亨的农民军强行掳掠,随军而行,在帐下作了一名记事文书。后来缪大亨遭遇对手,全军溃败,这个了此残生趁机逃回家乡。痛定思痛,才写下这本《伴虎行》。”

    苏丹红过来,用胳膊肘杵了一下大种马“行了,别铺张了,赶快进入内容吧。你不急大家都急了……”

    “答案岂能轻易揭晓。尤其对于女人,如果没有了神秘感、她们也许连一会儿都不愿在你的身边待下去。”大种马顾盼自得。

    苏丹红瞟了他一眼,轻咬嘴唇“熊样。”

    “停住,公共场合禁止放电。”秋白云一脸端肃之色,“打情骂俏你们还是留到自己家里去吧。”

    大种马将身子正了正,提高嗓音“要是《伴虎行》这书上的记载可靠的话,那很有可能涉及到一笔失踪已久的大宝藏?”

    “宝藏?”屋里的几个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得一愣。

    还是秋白云先缓过了神,连声问“这,这怎么平白无故又牵扯出了什么宝藏呢?”

    大种马说“在元朝末年,农民战争这把火已成燎原之势,大元帝国江山糜烂,狼烟四起。而当时在滁州府库,却囤积了一大批准备运往山东地界治理黄河的工程款项,计有黄金八万,白银三百六十万两……”

    苏丹红瞠目结舌,不停地用纤纤小手抚弄着胸口“天,这么的多钱,如果归了一个人,那恐怕几辈子都花不完?”

    “鉴于时局动荡,坐镇滁州的大丞相脱脱当机立断,就地抓了几千个壮丁,又加派五千名蒙古铁骑押运,准备将这批金银连夜秘密运往京城。”大种马取出一方丝巾,颇有绅士风度的擦拭着额头脸上,说,“但是当队伍走到横涧山这个地方时,天晓得发生了什么事,一夜之间,仿佛人间蒸发,这些金银和运送的大队人马竟平空消失得一干二净!”

    “难道是缪大亨这些人设计夺得了这笔巨款?”唐羽渐渐听出事情的端倪。

    大种马把丝巾放回自己的衣袖,摇头说“当时也是议论纷纷,有不少人认为这笔金银落入了缪大亨的囊中。但是后来先皇朱元璋率部消灭了他,遍翻营中,却搜不到一两银子。于是有人猜测说,是缪大亨将之分给了属下……还有人私下传言,说其实是另一个盐枭张士诚获取了这宗宝藏?”